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441章 解救,愤怒,出发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閱讀。

    杀人了

    当屋里传来了一声尖叫时,方醒喝道:冲进去!

    嘭!嘭!嘭!

    房门纷纷被踢开,随即里面一阵杂乱的打斗声,喝骂声,片刻即停。

    一个个男女被提溜了出来,方醒带人进去一看,只见地上都铺着一层稻草,稻草上躺满了孩子。

    这些孩子大多在三岁到五六岁之间,此时双目紧闭,刚才那么大的声音都没吵醒。

    叫大夫来!

    方醒的脸颊颤动几下,转身出去。

    外面的院子里跪了一地的男女,其中一个男子被拎在最前方。

    老爷,刚才就是此人叫嚣。

    方五垂下火把,让方醒看清了男子的脸。

    五官端正,甚至还能看到一丝正气,算得上是一个英俊的男人。

    现在你出来了,你觉得我会怎么处置你?

    方醒伸手接过那根铁棍,就在男子面露哀求之色时,用力的抽打出去。

    饶命

    噗!

    男子被一棍抽打在脸颊上,嘴巴一张,一口血水混合着几颗大牙喷了出来。

    方醒丢掉铁棍,坐在辛老七找来的椅子上,沉声道:马上讯问,我要知道以往那些被拐的孩子被卖到哪去了!

    伯爷,这人就是冯先生。

    这时两名军士把那个儒衫男子带来了。

    跪下!

    两名军士在冯先生的腿后一踢,先前被踢断的膝盖部位强行弯曲,冯先生顿时就惨嚎起来。

    啊

    伴随着院子里那些被拷问的男女惨叫,朱瞻基也来了。

    德华兄,可有什么收获?

    方醒皱眉道:且等他们叫完了再说。

    这些拐子大多都是人精,知道大明对待拐子的态度历来都很严惩,所以都拼命的在为自己开脱。

    大老爷,小的只是做饭的啊!这些事小的都没沾过手

    是他们逼着小的去拐孩子,小的誓死不从,后来被打的受不住了,这才冤枉啊!

    就在这些辩解声中,方五拿出一个布包,打开后,里面都是些小巧的刑具。

    冯先生,我家老爷忙碌,咱们就别浪费时间了成不?

    小刀已经带人护送着张淑慧和小白回家了,所以方五得到了单独展示自己用刑功力的机会。

    冯先生痛的不住嘶吼,可他知道,说出来是死,而且死的很惨。

    看来冯先生是不准备说了?

    方五笑眯眯的拿出一把小钩子,顺着他被踢断的膝盖就挖了进去

    啊

    婉婉怎么样?

    方醒被惨叫弄得耳朵都在嗡嗡响,他起身和朱瞻基去了外面。

    朱瞻基笑道:婉婉现在的胆子大了,刚睡着,我去看了一下,睡的挺沉的。

    方醒莞尔道:这是好事。

    这时大夫也来了,进去后没多久,里面就传来了孩子们的哭喊声。

    额滴神啊!

    方醒愁眉苦脸的道:早知道就叫些宫女嬷嬷一起来就好了。

    一群大老爷们怎么会哄孩子,结果闹得一塌糊涂。

    殿下,伯爷,是醉心花。

    大夫的结论没有出乎方醒的预料。

    醉心花也就是曼陀罗,能让人无梦昏睡。

    但是小孩子被曼陀罗花麻醉,身体差的会出现痉挛等现象。

    伯爷,冯先生说了,在扬州。

    扬州?

    方醒想起了那句诗:烟花三月下扬州。

    这时候应该没有什么瘦马吧?

    朱瞻基看到方醒有些沉吟,就说道:扬州当年靠着开中法出了不少盐商,运河开通在即,扬州以后怕是会成为我大明的一个重镇!

    饱暖思嘛!

    方醒的话里带着些冷意。

    梁中夹夹腿,愤怒的道:果真是毫无人性!该死!

    方醒嗤笑道:商人,特别是没有管束的商人,他们就像是一群贪婪的蛀虫,恨不能把整个世界都吞噬进去,但是抑商不是一个好主意,反而会让某些人从中获利。

    此时朝中已经有了抑商的声音,不过不是主流。

    朱瞻基看着那些被带出来的拐子道:当年禁止民间出海经商,怕的就是里外勾结。

    这话只说了一半,其实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皇权对于打开国门的恐惧。

    回家睡觉。

    方醒看到那些孩子哭哭啼啼的被抱出来,心中终于是安稳了。

    回到家中,张淑慧和小白问了拐子和孩子的事,方醒交代了些事情的结果,引得两个女人叹息不已。

    那些人怎地这般的歹毒!

    小白单纯的认为都是拐子的错,可方醒却觉得问题出在买方。

    没有买卖就没有这些事情,一句话,市场决定供需关系。

    方醒不管她们听没听懂,总结道:而官府的纵容就是在同流合污!

    这个道理朱棣当然是知道的,所以他怒不可遏的又砸烂了一个镇纸,然后喝道:马上令人去,拿了那些人来!

    今夜出了这事,几位辅政大臣都来了,杨荣就问道:陛下,何不如急令扬州府拿人呢?

    朱棣气咻咻的喝道:扬州府!扬州府!蛇鼠一窝!

    令

    谕旨一下,下面的人都面面相觑,心想诸卫今晚的表现太差,大概又要来一番人事震动吧!

    老爷,宫中有人来了!

    方醒正睡得迷迷糊糊的,听到喊声猛的坐起来。

    卧槽!不会是老朱要跟我算账吧!

    不就是说了陛下驾到,这人怎么能这样呢?

    方醒起身,把手枪别在后腰,就去了前院。

    等到了前院,方醒看到只是来了个太监和十多名侍卫,就把心放下来了。

    奉天承运皇帝

    方醒呆呆的接过圣旨问道:为何要我去扬州?

    整个金陵城那么多人,你老朱揪着我不放是啥意思啊?

    想起明天的假期没了,这让已经规划好了明日游玩行程的方醒郁闷不已。

    匆匆告别家人,方醒就去了聚宝山卫。

    此时聚宝山卫已经接到了消息,营中灯火通明,所有人都在有条不紊的准备着。

    从金陵到扬州府距离不近,朱棣又要求尽快赶到,所以方醒准备先带骑兵过去,步卒在后面跟上。

    方五的斥候百户,还有另一个骑兵百户,两百多人,加上那个被绑在马背上的冯先生,总算是齐活了。

    出发!手机用户请浏览,更优质的体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