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440章 突袭,混乱,顽抗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金陵城的各处城门街道全都站着手持刀枪的军士,每一个带着孩子的大人都会被仔细盘查,甚至有孩子睡着的,也必须要唤醒问话。

    若是唤不醒?

    那必是拐子无疑!

    可半个多时辰过去了,依然没有发现被拐的孩童,这让一心想戴罪立功的应天府府尹都急的上火了。

    噤声!聚宝山卫来了!

    当听到那整齐的脚步声时,带队的将领马上就站直了身体。

    黑暗中,从影影绰绰到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设卡的军士们都目光复杂的看着走来的阵列。

    兴和伯来了!

    伯爷万安!

    方醒刚从宫中出来,看到那些军士们行礼,就点头道:陛下的旨意你们该有了吧,打开关卡!

    是,伯爷!

    拒马挪开,在门口一直等待的阵列整齐进来。

    伯爷。

    带队前来的是林群安,他抱拳道:伯爷,两个百户所,一人不多,一人不少。

    方醒赞许的点点头,这种事情可不能出差错,不然被人揪住尾巴,麻烦的要命。

    目标止马营,出发!

    虽然午门外才将发生了混乱,可这依然无法影响到其他人的继续游玩。

    一年当中也只有为数不多的时间解除夜禁,就算是城墙塌了,他们依然会视若无睹,反而会凑过去看热闹。

    梁中今晚不但见到了朱棣,而且朱棣还令他跟着方醒,务必把那些拐子都一网打尽。

    人性都向往自由自在,这年头晚上又没什么娱乐,回家造人也造烦了,能有出游观灯的机会谁会放过!

    人潮看到这支沉默的队伍,都纷纷往两边走,让出了中间的通道。

    这是哪里的军伍?好重的煞气!

    你看那全身的盔甲,别是陛下的侍卫吧

    那是火铳!难道是神机营?

    神机营哪有这等森严,是聚宝山卫,当时小校场比武不是进过城吗!

    啧啧!这是太孙殿下的亲军啊!看着真威风,连我都想进去了。

    就你?人家操练有多苦你知道吗?

    他们这是去哪?

    止马营位于朝天宫西南边上,内秦淮河在这里和外秦淮河相通。

    水路可堵住了?

    方醒站在望仙桥上面,看着水门那边问道。

    伯爷,消息传来时,小的已经核查了水路。

    守水门的百户官躬身答道。

    周围有不少游人准备过桥去百病,方醒挥挥手,马上有人过去驱散了这些游人。

    前方是密集的民居,巷子小的马车进去都错不了车。

    带上来!

    两名军士提溜着脚不沾地的三角眼男子过来,方醒点点头,有人就撤掉了他嘴里的布巾。

    他们在哪?

    方醒负手问道,辛老七还拎着那根铁棍,虎视眈眈的就等着下手。

    男子咬牙忍着那股剧痛,指着小巷低嘶道:大人,就在巷子里的倒数第二家,门口有棵桃树大人,小的发誓改邪归正,此后绝呜呜呜

    方醒看着眼前的小巷,皱眉道好狡猾的拐子!此处民居密集,若是围堵不严实,随时都可以从四面逃窜。

    梁中指指水道说:那些拐子住在这里,估摸着是为了逃窜方便吧。

    今日不会有一个拐子逃脱。方醒的眉间全是冷肃和杀意。

    今天鳌灯的现场人多混乱,所以三角眼男子失踪应该不会引起那位冯先生的警觉。

    这时方五回来了,他画了个地形草图。

    左右和后面都是紧挨着邻居

    分人手进入那三家,不得惊动了拐子,出发吧!

    三个方向分去了一个百户所,方醒带着剩下的百户所就摸了进去。

    你们是

    噤声!

    一路上遇到了几个百姓,马上就被控制住了。

    让里长来辨认,是那家的就扣下来!

    等看到了那棵桃树时,方醒一招手,方五就带着两名斥候上了墙头。

    噗!

    里面传来了一声轻微的闷响,然后大门就无声无息的打开了。

    方五探出个头来,方醒就回头低喝道:要猛,一下就给我突击进去,最好是抓活的!

    梁中愕然提醒道:兴和伯不必如此,那些拐子万恶至极,死了便死了!

    方醒冷笑着喝道:冲进去!

    哔哔哔!

    尖利的哨音在静谧的小巷中传出很远,这就是四面一起动手的信号。

    杀!

    一队队的军士冲进了院子中,里面马上就传来了惊慌失措的叫喊。

    方醒缓步进去,边走边说道:我何尝不想把这些畜生千刀万剐!只是这个拐子团伙规模不小,以前肯定有不少孩童被拐走,我只要消息!

    趴下!

    都趴下!

    还敢反抗?

    方醒进入大堂时,就看到一个儒衫中年男子正握着把短刀在后退。

    打断他的腿!

    方醒随口吩咐道,然后看着大堂中趴在地上的二十多个男女问道:其他人呢?

    你等何人?为何强闯民宅

    那儒衫男子被军士逼到了角落里,挥舞着手中的短刀,色内厉荏的问道。

    杀!

    一名军士端着上有长刃的火枪虚刺,在男子格挡的时候,另一人直接一脚踹在他的膝盖上。

    咔嚓!

    嗷

    伯爷,后面有人带着孩童顽抗!

    林群安进来禀告道。

    去看看。

    这是个两进的院子,后面有水井,有七八间木屋。

    伯爷,他们就在这几间屋里。

    木屋看着有些朽烂,散发出一股子霉味,里面有烛光,映照着那些人影不断晃动。

    兴和伯,咋办?

    梁中有些头痛的道:要是强行进去,那些孩童怕是会被误伤啊!

    这时候没有什么不能误伤人质的说法,不过想到朱棣正等着消息,怎么着也得干漂亮点啊!

    方醒嗯了一声,仔细听听里面:没有孩子的哭声,看来药效还没过。

    梁中心道:就是这样才不好弄啊!

    等他看向方醒时,就见到方醒正在吸气。

    杂碎们,都给我听好了!

    方醒的肺活量不错,声音也不小。

    给你们二十息的时间,主动出来的能少受罪,不肯出来的,锦衣卫的酷刑在等着你们,还会带累家人!

    负隅顽抗者,家人全部流放苦寒之地!

    说完里面一阵寂静,接着有人喊道:去尼玛的!有本事你就进来!

    方醒回头道:记住这个声音。

    方五笑道:老爷放心,记住了。

    梁中在心中为这人默哀片刻,没等反应过来,里面就已经开打了。

    放我出去!我儿子才五岁,去了那种地方只能等死

    杀了他!杀了他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