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436章 请假奏折,诛三族的警告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朱瞻基的庄子比方家庄还大些,看着那些在收拾家产的庄户,方醒有些不忍的道:他们可有妥善的安排?

    小弟用人的地方不少,这些都是可靠人,当然有去处。

    朱瞻基坦然的道,这些人都相当于是他的家生子,他可舍不得给方醒。

    不过德华兄。朱瞻基有些纳闷的道:怎地你突然想到开书院了?

    方醒的眼中闪过一丝利芒:你可别忘了,当时我是怎么去的台州府!

    朱瞻基默然。方醒当时是在干翻郑亨后,引发了金陵官场的一些私下交易,然后弹劾如潮水般的涌向了朱棣,最后朱棣都只能让他暂时出去避避风头。

    有仇必报方德华啊!

    不是我吹,在综合教育上,我这家书院保证在大明首屈一指!

    方醒傲然道:十年,可能还不需要十年,你就能看到跟咱们理念相近的一批学生走出来!

    好!

    朱瞻基兴奋的道:德华兄,小弟真希望那一天早日到来!

    经过方醒的各种熏陶后,朱瞻基觉得目前很多官员的理念太过陈旧,眼光狭窄。

    方醒摸着下巴玩味的道:希望不会有人半夜来泼粪吧!

    回到家,方醒就修书一封,让徐方达尽快赶来金陵。

    淑慧,家中的银钱可够建书院?

    地方是朱瞻基提供的,那么修建费用当然得方醒出。

    张淑慧随口问道:夫君,多大的书院。

    先来五六十人吧,那些宿舍课堂烧饭的地方,最重要的是种些花草树木,平整地面。

    张淑慧一听就有些懵了,夫君,妾身也不懂营造呀!

    那我问谁去?

    最后方醒还是让方五和方杰伦一起去找有经验的工匠问问,结果回来的答案吓了他一跳。

    老爷,最少五千两!

    方杰伦把一张纸递给方醒,上面画有一张草图,各种建筑都标注了,每一项的造价也在边上注明。

    移植花草树木要花费那么多?

    看着上面的数字,方醒不禁想起了红楼梦中修建大观园的描述。

    罢了,花草就随便种种。

    方醒拿起笔,三两下就修改了造价图纸,最后看着两千多两的数字,满意的道:就这样,多问几家。

    哎!真是麻烦啊!

    方醒不喜欢麻烦,所以干脆叫来了黄钟,把这摊子事情交给他去处理。

    节约为本,咱们不是在修造花园,除了道路之外,其它地方都不平整了,浪费耕地。买些种子种下去,等几年过去,肯定是鸟语花香。

    今天是正月十四,小白回来就说今晚午门外有灯会,连张淑慧都动心了。

    方醒也有些意动,毕竟这是一年中最欢快的时刻。

    少爷,有灯山呢!

    小白说完就想起方醒还在禁足期,不禁有些怅然。

    方醒看到妻妾都极力的装作平淡之色,就豪爽的道:且等为夫的手段。

    回到书房,方醒想了想,然后就写了份奏折,命辛老七赶紧送给朱瞻基。

    坐牢也有放风的时间,可禁足只能在朱瞻基的陪同下到隔壁去视察未来的书院。

    这日子没法过了!

    等奏折被送到朱棣的手里时,已经是午饭后了。

    这竖子又想折腾什么东西?

    朱棣把奏折拿远些,慢慢看去。

    臣闻有生而知之者,然多类仲永。

    有点意思,朱棣继续看下去。

    我朝重开科举,取流水不腐之意

    科举本就是用于打破世家垄断知识和官职的重要举措,这种模式放之四海上下千年皆准。

    我朝科举取士,下则外放牧民,上则留待馆阁修书观政而日后登高位,调和阴阳,辅佐君王者大多出自此辈。

    此时的大明还算是好些,那些辅政大臣多是朱棣亲自简拔,要是到了以后

    ——非进士不入翰林!

    ——非翰林不入内阁!

    朱棣看到这里,不禁微微点头,其实他心中已经有了些这种想法。

    目前的辅政大臣们,都是朱棣亲手选出来的,而且还带着他们亲历战阵。

    以其说这些人是天才,还不如说大明目前是在修生养息期间,无为而治。

    臣以为,辅佐君王者,当非高居庙堂,夸夸其谈之辈。

    朱棣终于看到了火药味,不过他只是抚须微笑。

    大太监有些惊骇的发现,朱棣刚才居然露出了恶作剧般的笑意。

    尼玛这真是见鬼了!

    此辈案牍劳形,满嘴之乎者也,然民生黎庶一知半解。若此等人窃居庙堂,必是

    大太监看到朱棣的脸色有些凝重,急忙就对门外的朱瞻基摆手,示意他稍等再进来。

    臣大胆,冒死言之:立于中枢者,当循县府布政司,然后方能立足于朝堂之上,以供君王任选。

    朱棣良久才放下奏折,淡淡的道:竖子安敢大言!

    正准备把奏折放进木盒子中,可朱棣恍惚看到了两行小字。他把奏折凑近一看,差点就维持不住自己的形象了。

    ——万水千山总是情。

    ——出门看灯行不行?

    惫懒的竖子!

    朱棣笑了笑,然后吩咐道:令人传话,兴和伯今明两日可解除禁足。

    大太监终于松了一口气,随即就吩咐人去传话。

    朱瞻基听到后,终于是放心了。

    瞻基,你以为翰林院如何?

    朱瞻基一怔,然后就正色道:皇爷爷,孙儿以为,翰林院乃培育国材之地,然闭门造车终究不美,当徐徐改之。

    朱棣的脸颊动了一下问道:如何改?

    躬身!

    朱瞻基的语气铿锵有力:若是翰林院出来的都是五谷不分,四体不勤之辈,我大明的将来还能指望谁?

    朱棣的脸猛的涨了一下,正准备呵斥,可当看到朱瞻基那英气逼人的脸,他不禁摆手道:罢了,你且去吧。

    朱瞻基没注意到朱棣的神色,就行礼告辞。他准备带着婉婉去找方醒,晚上一起去看花灯。

    大太监把朱瞻基送到门口回来,就看到朱棣的身体突然有些

    如出一辙啊!

    朱棣的面色百变,看的边上的大太监缩了缩脖子。

    稍缓,朱棣拿出木盒中的那份奏折,亲自打火点燃,烧为灰烬。然后他淡淡的道:今日瞻基之话若是泄出,死!诛三族!

    大太监急忙跪下道:陛下,老奴不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