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2166章 书院扩招(被**了啊!最后三天,求月票)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辛建中午叫了外面的菜,结果吃了之后上吐下泻。

    郎中来了之后,在菜里扒拉几下,吃了一口,然后笃定的说这是被人下了药。

    吏部左侍郎被人下药,这事得通天啊!

    可辛建却说大概是弄错了,言辞凿凿,带着焦虑,让大家有些疑惑。

    等蹇义出来后,见状只是皱眉,并未安抚或是愤怒,只是说自己要出去一趟。

    大家都有些悟了。

    辛建这是惹到人了啊!

    而且这人他惹不起,连蹇义都忌惮。

    怪不得蹇义会把许多权利转给了郭璡,看来原因多半是这个。

    作死,做大死!

    辛建面如死灰,出了吏部的蹇义却是面色灰白。

    他站在外面想了许久,长街上不少人见了都拱手问好,他只是微微点头,好似倨傲。

    最后他还是转身回去。

    他觉得自己并没有立场去阻拦方醒,除非是走公家的渠道。

    可走公家……

    他回到值房后,面色惨白的辛建就来了。

    “大人,方醒这是想置下官于死地。”

    辛建咬牙切齿的道:“陛下再信重他,可这几乎与当街杀人无异,大人,难道朝中要袖手吗?”

    蹇义面无表情的道:“想想慈溪的由来。”

    辛建瞬间苍老了不止十岁,脸上的肌肤都垮了下来,身上的晦气连蹇义都察觉到了。

    ……

    “叔,慈溪是什么由来啊?”

    两个女娃排排坐在方醒的前面,双手托腮,一脸的求知。

    方醒干咳一声,说道:“慈溪,这个就要提到前汉的一个人物,叫做董黯,这董黯侍母至孝,可他的老母却被邻居姓王的羞辱打骂,没几月就去了……”

    两个女娃顿时就愁眉苦脸的怕了起来,方醒笑了笑,接着说道:“那董黯当时也没去报仇,等姓王的老母死了之后,这才去……咳咳!后来皇帝赦免了他,还让他出来做官,只是董黯却不肯,后来当地就把一条溪水的名字改叫做慈溪。”

    两个女娃一脸的震撼,方醒有些后悔自己教了她们这个,就吩咐道:“天气冷了不许多坐,出去玩吧,记得带一条狗。”

    无忧和珠珠起身出去,在外面喊了一声,两条大狗就欢喜的冲了过来,然后跟着出去。

    小白不知道方醒说这个故事的意思,张淑慧却再清楚不过了,她低声道:“夫君,要不还是直接些吧。”

    “你不忍心?”

    方醒问道,见张淑慧的眼圈渐渐的红了,就说道:“不是说这个,而是说女人的心太软。”

    张淑慧这才好受些,说道:“公公的仇怎么着也得报了,妾身只是担心夫君这般做的话,陛下那边会有些芥蒂。”

    方醒笑着拍拍她的手,说道:“你放心,若是我真想干掉辛建,这世上没谁能阻拦。况且陛下那边也不会阻拦,所以……多准备些礼物送到涿州去,咱们家这些年带累他们太多了。”

    张淑慧被他转移了注意力,有些难受的道:“是啊!十多年了,涿州那边一直在担惊受怕,妾身……礼物是一回事,夫君,方寅他们怎么办?”

    方醒沉吟道:“那几个孩子都被耽误了,不过……要看他们自己的想法,愿意科举出仕,那我会盯着他们的应试之路,谅那些人也不敢动手脚。若是科学……”

    “他们愿意进书院。”

    方醒想起了方寅他们的兴奋,不禁笑道:“不知天高地厚,以为悖逆潮流就是年轻人该干的,等以后碰了一头包才知道厉害。”

    张淑慧欢喜的道:“夫君,可他们还有锐气呢!”

    是啊!

    方醒点点头,然后起身道:“书院该动动了。”

    张淑慧见他出门,心中有些忧虑。

    书院一直在那些人的眼皮子底下生存,规模一直维持着原状。

    皇帝从来都不畏惧挑战,早就说把书院的规模扩大些,可方醒一直没同意。

    方醒一路到了书院,和解缙密议。

    “扩张多大?”

    解缙的眼珠子里都写满了‘早该如此’这四个字,顺带鄙夷了一番方醒的谨慎。

    方醒拿了一张纸,用炭笔勾画了一下,说道:“当初修建的时候教室就有多余的,就目前而言,两倍如何?然后后年再继续扩张。”

    “你想蚕食?”

    解缙有些不满的道:“扩招学生都要用上兵法,你这是怕了?”

    方醒摇摇头,说道:“没怕,只是我更想扎实些,骤然扩招太多,老师调配也有问题,管理也会有问题,所以解先生,一次两倍已经不少了,我还担心书院到时会乱套。”

    “觉得老夫不行了?”

    解缙气咻咻的说道:“老夫当年做首辅时你还在撒尿玩泥巴,老夫当年下属多少人?你这是瞧不起老夫?觉着老夫老了,不行了?”

    方醒无奈的道:“解先生,咱们书院要口碑,一步到位的话,学生会参差不齐,到时候败坏了名声咋办?”

    ……

    方醒顶着一脸的唾沫进了宫,灰头土脸的模样让朱瞻基也有些好奇。

    “解先生觉得应该一次招收千人以上……然后就喷了我一顿。”

    “书院?”

    方醒点头,朱瞻基说道:“你忍了许久,只是为了等待科学的子弟变多吗?”

    “是,没错。”

    方醒解释着自己的规划:“一座高楼,如果说下面那些自学的科学子弟是基础,那么顶楼就是书院,基础不牢,高楼就站不稳,绝对站不稳!”

    “多少?”

    朱瞻基觉得方醒在书院和科学上的谨慎几乎能和最老的老臣相比,而且固执,就像是自己的孩子般的呵护着。

    “三倍!”

    这是解缙喷了他一脸唾沫的成果。

    “一百五十人!”

    见朱瞻基一脸的嫌弃,方醒不爽的道:“还有金陵书院。”

    一年多两百人,这比科举都不少了。

    “需要更多的老师。”

    朱瞻基点中了要害,方醒赞同道:“而且底下的那些科学子弟越来越多,书院招生的生源也会变多,这就是小河水满。”

    “校舍是现成的,因为以前学生少,老师们都在过悠闲日子,这下算是一次报复,我很乐意。”

    方醒想报复一把解缙,可却担心把老爷子累坏了,于是就把怒火发在了解祯亮的身上。

    要扩招,那必然需要提前放出风声,好让有兴趣和有实力的人做好准备。

    于是解祯亮被逼着写了好多份招生通告,等他写的手都抽筋之后,才知道方醒早就令学生们在抄写了。

    也就是说他被方醒坑了一把。

    得意于父债子偿的方醒却不知道那些告示贴出去之后的反应……

    北平城的城门外都被贴上了告示,书院派来的学生站在下面,给那些围过来的人朗读和解释。

    “……明年年初招生,就过完元宵,这次招生一百五十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