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2160章 胆大包天,拿人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叶落雪进了州衙,见到跪了一地的官吏,就冷冷的道:“自己交代,从宽。守口如瓶,从严!”

    然后他就把这些人丢给了手下,自己一路到了后面。

    “你很有种!”

    叶落雪到时,方醒正在‘夸赞’着杨二。

    “方家再怎么着也是有些底蕴,知道要熬过去,你以为自己能瞒过一辈子?说吧,究竟是为了什么。”

    叶落雪听到这个问题有些犹豫。他觉得方醒已经把整件事阴谋化了,从他到达涿州时,他就在想着阴谋。

    杨二垂首到:“伯爷,小的那时候穷。”

    “穷?”

    方醒冷笑道:“青皮兼州衙的帮闲,你穷什么?而且你还甘愿跑腿,可见你野心勃勃,杨二,告诉本伯,究竟是为了什么?”

    叶落雪身体一震,在猜测着方醒来涿州的目的。

    他一直在立功,一直在紧靠皇室,一直在不偏不倚,一直在帮扶着当今陛下……

    他从永乐年间一直忍到了宣德年!

    什么不知道……

    他究竟知不知道涿州方家的境遇?

    如果不知道,那什么都好说。

    可要是知道的话……

    这心胸真有山川之险啊!

    叶落雪认为方醒的目的就是为了方鸿渐报仇,寻找到当年坑了方鸿渐的那帮子人。

    方醒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也没避讳的抽了杨二一耳光,说道:“你受我大伯的委托,带着钱钞和信件去了金陵,若是我父亲真的倒霉了,那你藏匿了钱钞,回来说谎也就罢了,可我父亲只是丢了官职,你哪来的狗胆?!”

    叶落雪心中一惊,觉得这事有些不对。

    当年的方鸿渐可没被判刑,审讯结束之后就丢了官,然后被赶回原籍吃老米饭。

    方鸿渐的死因最多的可能是因为方醒的科举之路断绝,这对于方鸿渐来说,几乎是无法面对的难堪和悲伤。

    他甚至不敢和老家的人联系,就这么郁郁而终。

    杨二抬头,正色道:“伯爷,小的能得到什么?”

    方醒一怔,随即狞笑道:“你以为自己能在本伯的面前有说条件的余地?来人!”

    “老爷!”

    方五进来了,叶落雪摇摇头,知道这里面怕是会有些陈年旧事的瓜葛。

    方鸿渐那时候可是吏部主事,不是阿猫阿狗。

    当年他丢官归家,就说明他没犯事,或是犯的事无足轻重。

    而杨二当年的举动同样疑点颇多,胆子大的没边了。

    方醒就坐在正堂外面,看着家丁们在院子里给杨二用刑。

    叶落雪有些疑惑,就问道:“兴和伯,您这边随便弄弄,杨二肯定撑不住……”

    方醒惬意的道:“当年家父的事疑点颇多,只是我一直忙碌着,再加上科学一出,我得谨慎些,免得被人说是借机生事,这才忍到了今日。”

    “此事我和陛下交代过了,你无需多虑,至于杨二……”

    方醒笑了笑,白生生的牙齿闪烁着釉光:“这只是开始。”

    从朱棣去后他就在调查吏部,只是当年的事历时太久,许多线索都断了,只有些传言。

    等他想仔细调查时,朱高炽却不行了,于是他就一路忙碌到了现在,才有时间下来调查。

    至于方鸿中等人,他当时压根就没有亲戚这个概念,巴不得所有的亲戚都离的远远的才好,这才让他们被欺压至今。

    ……

    那个疯子又在涿州搞事了!

    斥候不断往来于京城和涿州之间,这是军中的渠道,而涿州那边不可能会有战事……

    稍后就有书信来了,有当地士绅向京城的朋友求援,直说方醒在涿州又开始了到处抓人,知州鲁云被拿下了,州衙多人被扣留,整个涿州几乎都瘫痪了,处于恐怖之中。

    京城顿时一惊,各处消息开始串联,宫中的动向被人盯着,就等着皇帝给出一个明确的意思。

    ——胆大包天!

    皇宫中传出来四个字,让人找不到来由。

    知情人不愿说,不知道的在胡说。

    “谁胆大包天?这是说那方醒呢!”

    “陛下这是……终于对他不满了?可喜可贺啊!”

    外界的反应让宫中的皇帝有些无语和愤怒,于是宫中再次传出几个字。

    ——拿人!

    这次伴随着的是锦衣卫和东厂的人马。

    马蹄声轰隆,奔赴各方。

    很快,京城某几家小权贵被拿下的消息就传出来了,据说被锦衣卫的人拖死狗般的拖了出来后,还在喊着什么‘不是窥探兴和伯行踪,只是担心家里的田地会被动’之类的话。

    大家这才知道了方醒动手和皇帝拿人的缘由。

    一群蠢货!

    这事瞬间成了笑柄,杨荣午饭后去散步时就听到不少议论。

    可他却没有半点笑的意思。

    这是皇帝的反击罢了,不管如何,当他觉得自己的威权受到了侵犯时,他就会做出反应。

    这就是雄主的雏形!

    转过屋角,前面就是杨溥,杨荣的眼神一冷,随即就微笑道:“天气不错。”

    今天的天气确实是不错,至少有太阳。

    杨溥拱手道:“大人的心情不错。”

    杨荣微笑道:“是不错,至少陛下没有铺开的意思。”

    杨溥知道他这话的意思,就转身和他同行。

    “方醒先去了涿州,据说是寻亲,那些人胆小,就派人去跟着,只是想看看方醒在弄什么……”

    杨溥难掩鄙夷之色,说道:“草木皆兵,那些人不问可知,大多是没脑子的,地位也不高,陛下拿他们祭旗,吓唬是足够了,只是有些人怕是会有些怨言……”

    杨荣赞同这个意见,他觉得皇帝太过强硬了些,缺乏手腕。

    不过对此他却只能苦笑:“当今陛下乃是文皇帝一手教出来的,已经很克制了。”

    杨溥无奈点头,如果是朱棣在,他不动手则以,一旦动手,那就是雷霆万钧,大家就自求多福吧。

    两人不算盟友,也不算是朋友,所以交浅言深几句之后,都换了轻松的话题。

    “.…..陛下好像有意要尚书兼辅政学士…….”

    “此事不好说,至少只是个想法,动静太大了,陛下也得深思,否则目前的人怎么安置?早着呢!”

    脚步声远去,一阵冷风吹过,一朵干枯的小花悄然落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