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2139章 雷厉风行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闫大建捂着鼻子,边上的小吏手中拿着毛巾。

    鲜血不停的滴,气氛有些诡异。

    闫大建才和方醒去了一趟山东,算是半个战友情谊。

    孟瑛他们和方醒的关系不远不近,有些生疏。

    方醒的鼻子抽抽,说道:“许久未曾上阵了,易怒,闻到血腥味就想拔刀捅人,所以还是先堵住吧。”

    闫大建接过毛巾捂住鼻孔,然后有人又弄了一块湿毛巾盖在他的后颈。

    郎中进来了,他先查看了一下闫大建的鼻梁骨,然后轻松的道:“骨头没断,小事情。”

    闫大建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给他处置伤口。

    胡濙是跟着方醒来的,他问了孟瑛:“保定侯,可是有什么深仇大恨?”

    这是反击。

    方醒说易怒,就是在为孟瑛开脱。

    而郎中检查的结果也让人沮丧,找不到猛烈攻击的借口。

    孟瑛板着脸道:“喋喋不休,拖拉。”

    胡濙诧异道:“这样是动手的缘由吗?”

    “当然!”

    方醒毫不犹豫的站队了,“换做是在军中,此等人已经被军法处置了,若是战时,可能会挨一刀,传首军中。”

    胡濙愕然,却知道方醒不会虚言。

    他看了闫大建一眼,心中也暗自埋怨。

    你说你拖着就是,等那些‘专家’慢慢的在故纸堆里翻找,反正最近没什么吉时,只要把决定权稳在礼部的手中,其它的随意就是。

    闫大建挑衅孟瑛的事他是知道的,只是闫大建是用学识来打击孟瑛,这在他,以及那些文官看来就是干得漂亮,谁会去阻止?

    可你今天还挑衅,这也太……那个得意忘形了吧?

    闫大建的鼻子被堵住了,他也不申辩,只是躬身,然后站在了边上。

    这便是有眼力,而且不给上官找麻烦。

    这等官场手段方醒觉得有些恶心人,他想坐下去,见椅子上全是闫大建喷出的鼻血,就指指椅子。

    有小吏进来更换椅子,借此时机,胡濙请了方醒出去谈话。

    胡濙在大家的眼中有些神秘,从文皇帝时的神龙见首不见尾,到后来在礼部安身,却不见峥嵘。

    这样的一个人,捉摸不透的话,没人敢惹。

    可在方醒的眼中却不存在什么神秘,若是有,文皇帝也会一刀把胡濙剁了,免得给子孙留麻烦。

    胡濙见方醒淡然,就说道:“此事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兴和伯……你知道此事只能在礼部。”

    方醒反问道:“谁给你出了这些主意?不,是谁在怂恿你?”

    胡濙没有丝毫犹豫的说道:“各部都有……兴和伯……”

    方醒抬头看向他,胡濙斟酌了一下,说道:“从武学开始,文武就开始对立了,及至忠烈祠,文官退让了。可……不能老是一方退让,天下没这个道理,所以仪式必须要由礼部拟定,胡某保证不会贬低……”

    他有些担忧方醒发飙。

    孟瑛不足为据,没几个武勋愿意为此出头。

    可方醒要是发飙的话,武勋们将会有了领头羊,然后火力十足的和礼部纠缠,弄不好就会上演全武行。

    方醒微微皱眉,仿佛是遇到了什么难事。

    “礼仪无需繁杂、繁琐,那只会让人昏昏欲睡。”

    胡濙不认同的道:“兴和伯,礼之大……”

    “一锅煮不下?”

    方醒面无表情的说道:“那就两锅!”

    “兴和伯……”

    胡濙和方醒有过几次交集,却没深交。

    此刻方醒翻脸,胡濙不禁无奈的道:“这不能意气用事啊!”

    方醒不以为然的道:“我这就进宫,这样吧,此事是武人的事,叫几个武勋进宫,方某提个建议,同意就弄,不同意方某就不管了。”

    ……

    礼部原本想拖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顺便找吉时。可方醒出马,纠集了张辅等人入宫面圣,不过是半个时辰就敲定了忠烈祠的礼仪。

    而闫大建被孟瑛暴打的消息也被传的沸沸扬扬的,武人跋扈的名头越发的响亮了。

    “就一拳?”

    安纶在烤火。

    天气有些冷,但穿着棉袍的话就足够暖和。

    他穿着棉袍,双手放在炭盆上,吸吸鼻子,叹息道:“保定侯鲁莽了呀!”

    来禀告的档头也是这么认为的,他说道:“公公,保定侯被陛下罚了爵禄呢!”

    安纶再次叹息一声,然后摆摆手。

    等档头走了之后,安纶到了那排柜子那里,然后取出一个卷宗,打开后,在里面修改了一笔。

    ——保定侯和庶兄不睦!

    而原本这里写着的是:保定侯和庶兄和睦!

    只是一笔,却消弭了孟瑛的一次危机。

    失踪许久的孟贤依旧阴魂不散,谋逆的名头依旧挂在他的头上,而孟瑛的头上就多了一顶‘庶兄涉嫌谋逆’的帽子。

    安纶把卷宗放回去,坐回炭盆边上,看着烧的红红的木炭,喃喃的道:“怎么没打断骨头呢?”

    ……

    “老爷,您这是在求什么呢?”

    回到家,闫大建的妻子见他的模样不禁就怒了。等问清楚后,就叫人去做些滋补的菜,自己就抱怨开了。

    “朝中的事有的是人去做,就说礼部吧,胡濙就是头老狐狸,从文皇帝在时就在偷奸耍滑,也不知道去找什么人,不知道找着了没有,可官升的比老爷您还快呢!可见这做官啊!还是得要皇帝喜欢才好……”

    闫大建麻木的任由妻子给自己脱掉衣服,然后清洗脸部。

    脸上的血痂被温水泡软,然后被一一揭去,再用力的搓洗。

    他的妻子搓了一阵,就抬头问道:“夫君,可疼吗?”

    闫大建的眼中波澜不惊,仿佛精神已经和**分离了的淡然。

    “准备水。”

    他觉得浑身发臭,需要洗个澡才能清除那股子味道。

    他的妻子很贤惠,少见的贤惠。

    木桶里装满了热水,热气蒸腾。

    闫大建泡在木桶里,水汽渐渐模糊了他的脸。

    他在笑,笑脸看着有些狰狞。

    他在笑,笑的很舒畅。

    “打的好!打得好啊!”

    他轻轻拍打着水面,舒坦的发出一声呻吟。

    他透过水雾,目光炯炯,哪有白日的木然。

    “打吧,这一拳就是老夫的青云,外面会夸赞老夫威武不能屈,陛下会觉得老夫知趣,没纠缠,不论在谁的眼中,老夫就是尽忠职守……”

    “被打了就要去诉委屈……那是傻子啊!陛下到时候被逼着处置了孟瑛又如何?徒然一时爽快罢了,智者不为!”

    水汽中,人脸狰狞,渐渐模糊,声音也渐渐模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