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2126章 联手求情,夜间围捕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徐鑫慌了。

    在方醒和徐景昌带着人马出城之后他就有些慌了。

    朱勇主动回京显得忠心满满,却格外的愚蠢。

    皇帝会发怒,这是毫无疑问的。

    不说徐鑫这个百户官,在民间议论中,大家都说皇帝肯定要降下雷霆,不说轰垮济南城,可涉事的那些家伙一个都别想跑。

    方醒在军中威望很高,朱勇统率的军队拦不住他,无人敢拦。

    在布政司衙门传出了方醒悬赏百贯,要拿住穆棋后,徐鑫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了。

    营地里气氛有些紧张,特别是梁平带回来的那个千户所,人人面如死灰。

    “谁叫放箭的?是谁让放箭的?!”

    副千户毕久波召集了百户官们来议事,首先就盯住了徐鑫,问道:“本官记得你们是……第一还是第二个放箭的百户,说吧,谁下的令?”

    徐鑫茫然到:“大人,下官当初在叫别动手,许多人都听见了……”

    毕久波冷冷的盯着他,说道:“本官自然回去查证,若是有假……”

    他拖着话盯着徐鑫,徐鑫苦笑道:“大人,下官也想揪出那个人来,这样好歹能还梁大人一个公道。”

    毕久波点点头,看向其他人,说道:“当时到处都在混乱,本官被放出来,这便是陛下对咱们的信任,所以揪出来,把那些叛逆揪出来!”

    稍后各自散去,徐鑫回到自己的房间,听着外面不断有人被叫去谈话,心脏一阵阵的抽搐着。

    按照他的推算,方醒等人今天肯定是会回来的,所以他必须要尽早离开。

    当然,他还有另一个选择,那就是灭口,把那日接受他的指令,去怂恿造势的两个心腹灭口。

    可那两人从哪天开始就喜欢呆在一起,这分明就是在防备着他这一招。

    若是平安无事度过这一关,那什么都好说。

    要是过不去了……

    ……

    “这年头爹亲娘亲都特么的没自己的老命亲啊!”

    就在营地的外面,一队巡逻的军士感慨着今天有人崩溃的事。

    就在下午,一个被问话的总旗官被查到证据,承认自己下令动手。虽然只说了动手,他的麾下也只是长枪列阵,可却是被第一个挖出来的。

    这是一个好开头,毕久波就如同打了鸡血般的兴奋起来,晚饭都不吃,连续叫人去问话。

    而徐鑫的房间里,被窝中间拱起,就像是躺着个人。再结合他先前说病了的话,监视他的人只是隔一会儿就从窗户往里看看。

    天黑了。

    从营中顺利摸出去的徐鑫已经换了一身平民的衣服,脚下匆匆的走在小巷中。

    夜禁开始了,他仿佛知道哪里能避开巡城军士,脚下轻快的在小巷中转来转去。

    半个时辰后,他来到了一处宅子的外面,然后翻了进去。

    当他找遍整个院子都没见到人时,不禁仰头无声的咆哮着。

    啊……

    四周静谧,渐渐的却多了动静。

    沙沙的脚步声从四处传来,徐鑫环视一周,看着那人影幢幢,他绝望的道:“朱勇杀了我弟弟!我的亲弟弟!”

    他缓缓跪在地上,嘶吼道:“我弟弟只是酒后说了几句话,被他撞到就令人责打……死了!死了!”

    周围的脚步声一滞,一人出来,影影绰绰间,问道:“谁让你干的?”

    这个声音并不熟悉,徐鑫抬头,看着周围被围的死死的,就问道:“你是谁?”

    那人再上前一步,说道:“本伯方醒!”

    “伯爷……”

    “是穆棋!是他!”

    ……

    “我一直不知道他们究竟是为何?”

    方醒站在巷子里,身后灯火通明,许多军士正在那宅子里进出,清查东西。

    他觉得有些冷,就握紧了拳头,然后放开,说道:“冲击军阵是大罪,杀之,梁平等人就算是有罪,也不过是流放,弄不好勘察之后会定为降职,所以我真是不明白。”

    徐景昌的面色有些难看,“朱勇也是个蠢货,军士犯事也要亲自令人责罚,这是哪家的统军之道?”

    “徐鑫的话应该不假,那么现在想要知道原因就得抓到穆棋,可怎么抓?他真要躲起来,咱们怎么抓?”

    “他酒后胡言乱语,还出外饮酒,被人听到了,然后就怂恿了几句,仇恨的种子就被埋下了,等德平城外一相遇,那便是金风玉露……艹!”

    方醒的牢骚对徐景昌无用,他揪着胡须说道:“德华,那日不是徐鑫所部先动的手啊!”

    方醒冷冷的道:“那群蠢货,喝多了就以为自己无所不能,结果抓烂了多少军士的脸,特么的!那是军士,血勇犹在的军士!”

    徐景昌轻嘶一声,问道:“你想为那些将士求情?”

    方醒侧身看着他,认真的道:“不行吗?他们是被逼的,当时前面的脸都被抓烂了,梁平那个蠢货却没有做出应对,那些军士已经很能忍了,所以……你来不来?”

    徐景昌苦着脸道:“你就喜欢拉哥哥我下水……好吧,我在济南坐镇期间出了这事,责无旁贷。”

    徐景昌加上方醒一起为那些将士求情,应该能让大家正视其中的猫腻和无奈。

    “找到穆棋,悬赏加倍,两百贯!”

    两百贯算得上是一笔巨款,徐景昌咋舌道:“那他肯定跑不了。”

    方醒点点头,说道:“我觉得他应该在济南城里,因为这里最安全。”

    徐景昌打个呵呵,没有继续装傻,说道:“小地方不好隐藏,人口少了,容易被发现。济南城里确实是最安全。”

    ……

    “今夜必须要抓住他,否则他明日逃出去就麻烦了。”

    方醒坐在白天最繁华的大街上,身前的小几上有个热气腾腾的火锅。

    两根大烛在燃烧着,照的光亮。

    两边都是商铺,白天热闹非凡,此刻却连灯火也无,偶尔有咳嗽声,也是非常压抑,很快消失。

    徐景昌已经回去了,方醒一人吃喝却也不觉寂寞。

    一队队骑兵不断来回,带来最新的消息。

    城中各处都在敲门,不管是青皮还是什么,一律被揪出来问话,然后画押。

    说了谎话的,那就等死吧。

    “伯爷,抓到两个翻墙偷东西的贼人。”

    方醒无奈的摇头:“叫他们自己接手。”

    夜色渐渐的深了,根据十多条有价值的线索,那些军士渐渐缩小了范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