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999章 正当防卫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布政司衙门里,常宇和钱晖一直在等待着。

    当看到方醒进来时,常宇迎上去问道:“兴和伯,可压住了?”

    方醒点点头,坐下后先喝了一杯茶,然后说了当时的情况。

    “疯了!”

    钱晖怒气勃发,“这是陛下的旨意,朝中的意思,那人自尽和百姓无关,那些人可是疯了吗?”

    方醒揉揉酸涩的眼角,说道:“自尽那人是家中的妻子和仆人私通,那人酒后大骂,骂天骂地,他的妻子和仆人一想是个机会,就趁机闷死了他,然后装作上吊的模样……”

    常宇无奈的摇头叹息着,说道:“这是……自作孽啊!”

    “兴和伯,那些人怎么处置?”

    “那些闹事的目前关在营中,马上报给京城,等待朝中的消息。”

    常宇试探着问道:“那些商人……”

    钱晖也盯住了方醒。

    方醒打个哈欠道:“正当防卫。”

    两双眼睛马上就瞪得大大的,不敢相信方醒居然会这般说。

    “兴和伯……”

    常宇眨巴着眼睛说道:“只处置那些读书人,外面会说不公啊!传到京城去,又是一场风波。”

    钱晖也觉得有些不妥,说道:“兴和伯,那些读书人被打的够惨,少说也得要处置些人来平息外面的物议……”

    “本伯说了,那是危急时刻的防卫。”

    方醒冷冷的道:“他们的店铺正在被打砸,被焚烧。他们正在被追打,头破血流……难道我们要要求他们停止抵抗,任由那些渣滓肆虐吗?”

    常宇和钱晖无言以对,甚至在苦笑着。

    在他们看来,商人只是工具,而工具自然是可以被利用的。

    直接拿下一批商人,今晚的事就能死死的扣住读书人们发狂的帽子,何乐而不为呢?

    “士农工商,如今士怕是要暂时站在大明的对立面了,至于农,以后要不断施行仁政,要不断减轻农户的负担,这才是藏富于民!”

    什么?

    士要站在大明的对立面?

    好吧,我们承认,读书人大抵会抱怨一阵子,可站在对立面……这个有些夸张了吧?

    “你们只看到了少部分人,只看到了自己。”

    方醒简单的解释道:“我们动了他们的粮仓,而他们的贪婪大抵是四民之中最无底线的,所以要抬起农户、商人、工匠,乃至于军户,抬起这些人来压住他们,至少要压制,不能让形势失控。”

    “商人必须要找到士绅作为后台,否则他们的生意会被侵吞,会被打压,这正常吗?不正常,可他们不敢反抗,今夜他们反抗了,这就是我要的。”

    方醒没有避讳自己的想法,他说道:“所以商人们今夜是在防卫,正当的防卫,无罪,等天亮本伯还要去抚慰一番。”

    一阵寂静。

    “去歇息吧。”

    夜色深沉,渐渐的冷了。

    方醒就裹着一件大氅打盹,天色微亮时他就用井水洗漱,然后带着人去了昨夜的地方。

    ……

    长街上满目疮痍,右边那一片被烧毁的店铺里有些人在翻找着值钱的东西,不时能听到叫骂声。

    见到方醒带着人过来,那些围观的人都默默散开。

    “都停停。”

    方醒招招手,等人群聚集起来后,忐忑的看着自己时,他沉痛的说道:“昨夜之事让人愤恨,幸而没有闹出人命。”

    大家不知道他的目的,所以继续沉默着。

    “损失惨重啊!”

    方醒指着边上的废墟说道:“这是无妄之灾。”

    是的!

    没错!

    商人的敏锐让大家都有些小喜悦。

    方醒察觉到了这些小喜悦,于是给了一个大喜悦。

    “要赔!他们必须要赔偿!”

    方醒慷慨激昂,义愤填膺的道:“来前陛下叮嘱要安稳,不要动乱,免得百姓蒙受损失……”

    商人们马上配合着哽咽出声,陛下万岁的呼喊声却有气无力。

    方醒的愤怒渐渐收敛了些,于是陛下万岁的呼喊声马上响彻长街,不少人闻声赶了过来。

    方醒满意的点点头,继续说道:“要记住陛下的恩情,回头本伯会让人来沟通,损失多少,赔偿多少。”

    “陛下万岁!”

    “陛下万岁!”

    呼喊声中,方醒拱拱手,然后带着人挤出人群。

    商人的效忠最不值得看重,朝夕变换,如同墙头的青草。

    不过方醒需要一个形式,一步步的把取消士绅优待这件事钉死。

    身后的呼喊渐渐远去,沈石头急匆匆的赶来,低声道:“邓珐和何山被抓,杨彦早上想出城,结果城门处盘查很严,又退了回去。”

    “他昨夜去求那家人,结果被赶了出来,后来就去了画舫,不知怎地说动了那个雀舌去找老相好求情……”

    “无耻!”

    于谦觉得这等人真是男人之耻!

    “去看看大明湖的风景。”

    一行人安步当车,等到了大明湖时,没吃早餐的方醒饿了,就叫人去弄了一碗面条,蹲在画舫不远处吃。

    一人吃面,周围站满了人,这个诡异的场景让路过的人都纷纷避开。

    “若是能在湖边修个院子,每日垂钓散步,想想都心旷神怡啊!”

    方醒把碗放下,起身看着画舫的上面探出一个脑袋,还是个女人。

    “老爷,是雀舌。”

    杨彦居然还不肯冒头,这让方醒有些不齿。

    ……

    “秀屿,外面有人,好些人,都带着刀。”

    杨彦坐在床边,边上就是包袱,那封书信被扔在地上,多了个脚印。

    他茫然抬头,没多看雀舌一眼,起身,悄然出去。

    雀舌悲哀的看着他偷偷摸摸的靠近窗边,飞快的往外看了一眼,然后一屁股坐在甲板上,浑身发抖。

    “杨彦,你是主犯,上天入地你都别想逃!”

    外面一声喊,杨彦的身体一震,他缓缓抬头,哀求的看着雀舌。

    雀舌只觉得心中一痛,她提着裙子,轻盈的走过去,蹲下。

    “秀屿,是兴和伯,他来了。”

    杨彦苦笑道:“是啊!他是不肯让我走掉的。”

    雀舌看着他,认真的说道:“秀屿,我会跟着你去,不管你被流放到哪,我都跟着你。”

    杨彦伸手摸着她嫩滑的脸,感动的道:“好。”

    雀舌心中一松,就起身走到窗户边,说道:“秀屿,你放心,我有不少积蓄呢,到时候不管是去交趾还是缅甸,咱们都不缺钱,然后咱们在那边好好的过日子,等有了孩子……秀屿!”

    满怀憧憬的雀舌回身,泪水马上盈眶。

    杨彦正在从包袱里拿出一个油纸包往怀里塞,他抬头,深情的道:“雀舌,你帮我拖住他们,等我安定下来之后,一定会来找你。”

    说完他起身就准备下楼梯,甚至都没想着和雀舌告别。

    雀舌疾步过去抱住他,悲声道:“秀屿,那是兴和伯,那是名将,你逃不了的。听我的,主动出去,流放就流放,我陪着你……啊!”

    雀舌松开手,她看着自己的左臂,那里渐渐涌出血色,然后开始喷涌……

    她抬头,面色惨白的看着杨彦,嘴唇在颤抖着,问道:“秀屿,为何……”

    杨彦握着一把短刀,恶狠狠的道:“你这个贱人,你这个千人骑的贱人,真当老子会看上你吗?”

    说完他转身就下了楼梯,脚步匆匆,别无留恋。

    “秀屿……”

    杨彦听到这声喊,不禁大恨,在船夫诧异的眼神中,他毫不犹豫的跑到了船舷边,还不忘回身威胁道:“不许说!”

    船夫下意识的点点头,然后就看到雀舌捂着左臂追了过来。

    “噗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