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998章 用情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些商人和伙计没敢动,他们看着那阵列渐渐加速,火光照在刺刀上,闪烁着让人心悸的寒芒。

    几百人狼奔豕突,顺利的从商人中间穿过,朝着远方的黑暗奔去。

    吴跃止步,厉声道:“一半人追击,一半人救火!组织起来,所有人,全部去救火!”

    良好的操练让吴跃部马上就一分为二。

    早就等着的水车被拉了出来,水柱马上喷射出去。

    “救火!”

    那些商人这才醒悟过来,也顾不得担心后面的追责,带着自家的伙计,也不分是不是自家的店铺,从别处打水接力过来。

    “少了十余家啊!”

    于谦看着火势渐渐被压了下去,不禁惋惜的说道。

    亏得前几天多是阴雨天气,所以这些屋子都有些潮湿,所以火势才没有快速蔓延。

    这时远处那些读书人又跑了回来,于谦愕然,然后摇头道:“下官于用兵之道不甚知晓,却低估了兴和伯的名将之姿。”

    他还在埋怨方醒,觉得方醒太残忍了。

    “这是国事,大势之下,我唯有这般选择。”

    方醒想起了历史上这位力排众议坚守京城的经历,想必少不了摧毁不少地方来抵御瓦剌人,那时的他是怎么想的?

    被赶回来的读书人被拦在在长街中间,两边的阵列减缓了速度,慢慢挤压过来。

    吴跃掀开面甲,喝道:“跪下!”

    “跪下!”

    整齐的声音回荡在长街上,火势也应景的为之一滞。

    随着阵列的逼近,有人喊道:“别杀我!别杀我!”

    就像是多米诺骨牌般的,这群人渐渐矮了一截。

    ……

    “先生,怎么办?那方醒早有准备,那些人大概是凶多吉少了。”

    杨彦没有逃,他第一时间来找到了锦衣男子。

    “哦!”

    锦衣男子站在院子里,看着远处被火焰映红的天空,漫不经心的道:“这不是我的主意。”

    杨彦只觉得心脏冷成了一坨冰块,他跪在地上,仰头道:“先生,可您是知道的啊!”

    这个恍然熟悉的场景让锦衣男子有些不自在,他退后一步,皱眉道:“我经常会走神,谁知道你当时说了什么。”

    他的面色一变,恍然大悟道:“你莫不是准备攀诬我?好大的狗胆,来人!”

    “公子!”

    两个大汉走过来,锦衣男子挥挥手道:“赶出去!”

    ……

    “我就像是一只老鼠!”

    站在外面,杨彦拍拍刚才摔倒后弄脏的衣服,眼中闪过厉色,喃喃的道:“你们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随即他就消失在夜色之中。

    今夜的济南城因为混乱,导致夜禁在某些地段几乎是形同虚设。

    杨彦顺利的摸到了大明湖畔,找到了那艘画舫……

    夜晚的大明湖,远处渐渐弱小的火光,在湖面上荡起一片微光,如鱼鳞片片,闪烁飘动。

    画舫停靠在岸边,静静的,只余一道灯火在上面。明暗间,显得格外弱小,却让人心中温暖。

    杨彦想起了上面的雀舌,她此刻应该是在看话本吧。

    傻乎乎的女人,那些话本都是哄人的啊!

    他走到画舫边,上面传来一声轻笑。

    是小猫吧?

    杨彦的心中火热,大脑中却莫名其妙的飘过了妻儿的身影。

    妻儿就像是他刚不小心踢进湖里的小石头,那涟漪随即消散。

    “谁?”

    船上有人低喝一声,然后有一盏灯亮起,渐渐朝着边上移动过来。

    船夫走到船舷边上,用手挡住微风,探头看了看,讶然道:“杨公子?”

    杨彦只觉得心中的那团火在熊熊燃烧着,他低喝道:“架上板子。”

    船夫不屑的嘀咕着,这么近的距离,孩子都能跳过来,偏偏杨彦要讲究什么翩翩风度。

    杨彦悄然到了上面。

    卧室的门没关好,一缕光线透了出来,照亮了杨彦那张潮红的脸。

    他猛地推开房门。

    “谁?”

    雀舌靠在床头,一头秀发披散在肩头,她愕然抬头,然后笑容渐渐从嘴角开始逸开。

    她的手一松,话本落在被子上。

    “秀屿……”

    “雀舌!”

    两个身影静静地拥抱在一起,烛光摇曳,喘息声传到了下面。

    “姑娘今日身子不方便呢!”

    小猫的声音传来,床上的两人身体一僵,杨彦颓然翻身躺在边上,喘息声渐渐平息。

    雀舌的脸红彤彤的,她缓缓爬上来,杨彦随手一搂,把她搂在怀里,可温香软玉在怀也无法让他的眼中多一些神彩,看着呆呆的。

    雀舌压在他的身上,玉手缓缓摸在他的脸上,眼中的深情几乎能淹没一个正常的男人。

    “秀屿,你有心事……”

    陷入热恋的女人总是单纯的,眼中的这个男人什么都好,哪怕是皱一下眉头,就能让她去揣摩半天。

    杨彦嗯了一声,眼神微动,说道:“雀舌,我记得你……”

    他有些欲言又止,雀舌噗嗤一声笑了,如鲜花般的的灿烂,然后用额头顶着他的额头,在他的嘴唇上轻轻的啄了一下。

    “秀屿,你上次说禀告家中的父母……”

    烛光下,娇羞的雀舌就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女孩,脸蛋绯红,眼眸低垂……

    杨彦漫不经心的道:“我……”

    他的眸色一动,然后搂紧了雀舌,把嗓音压得低沉,眼中也多了欢喜,说道:“我准备明日就回乡去禀告父母咱们的事,然后马上就迎娶你进门。”

    “秀屿……”

    雀舌的眼中多了泪水,水光盈盈,她就像是一个虔诚的信徒,用尽全身力气抱紧了杨彦。

    杨彦轻抚着她的后背,低声道:“只是我最近和官府有些龌龊,我记得你……”

    雀舌惶然抬头,解释道:“秀屿,自从认识你之后,我就与他断了,哪怕是被官吏敲诈我也未曾去找过他……”

    “我知道,我知道……”

    杨彦亲了她一口,安慰道:“我知道你的忠贞,只是……我此刻想出城,我迫不及待的想娶你,一天都不想等下去……”

    雀舌茫然的看着床头,那里,蜡烛在燃烧着,烛泪流淌出了一条痕迹。

    一只飞虫在蜡烛边上绕了几圈,一头冲了进去。蜡烛爆出一声响,烛光闪动了一下。

    杨彦重新把她拉在自己的怀里,歉然道:“雀舌,我这是魔怔了,不用了,不用……”

    玉手压在他的嘴上,雀舌低头看着他,坚定的道:“我去……”

    杨彦感动的抱着她,低声道:“我们会好的,我们会生几个孩子,然后……”

    ……

    “谁?”

    “小女有夜行牌子。”

    雀舌连夜进了城中的一处宅子,待了半个时辰,再出来时身形踉跄,脸上有巴掌印。

    “滚!”

    身后大门关上,雀舌回身,泪水滚落。

    “小猫……”

    来时除去轿夫,还有小猫。回时却只余雀舌。

    “雀舌。”

    回到画舫,杨彦欢喜的问道:“拿到了吗?”

    雀舌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痛,她从怀中拿出一封书信,说道:“秀屿,你可拿着这封书信,明日去找那家商队出城,没人……会查。”

    杨彦接过书信,欢喜的在烛光下仔细看着。

    雀舌摸了摸脸,想起了刚才小猫得意的坐在那人膝上的模样,不禁微微发怔。

    “秀屿,我没从他……”

    她摸着脸颊喃喃的道。

    “哦,好。”

    杨彦在看信,随口应了一声。

    烛泪流动,那只小虫被包裹在里面,缓缓淌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