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993章 强援,大敌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皇帝的旨意来了,那么就说明朝中已经形成了共识。

    不,是勉强形成了共识,表面上的共识。

    现在大义就在方醒的手中,他就是正义的化身!

    除非是否定君王,否则你无法抗拒他的杀机。

    常宇拱手道:“兴和伯,此事急促,肯定要见血……”

    “那就让鲜血流淌,滋润这块经常干旱的土地。”

    方醒的眼神凌厉,悍然道:“本伯阅历了无数革新,只记得史书上有一行字。”

    “刀枪!”

    “没了刀枪,一切都是虚妄!”

    常宇仿佛看到了血流成河,他有些恍惚的起身道:“本官这就去安排,兴和伯,少造些杀孽吧……”

    他脚步僵硬的走出驻地,抬头看看天空,叹道:“这是何苦来哉啊!”

    回到衙门,他召集了人来议事。

    “济南府各处官吏都要给本官打起精神来,清理!把投献的田地都正本清源,该是谁的就是谁的。”

    旨意里并未提到山东布政司的官员,姜旭泽觉得自己逃过了一劫。

    人总是这样,在大难不死之后,认为自己依旧能再来一次。

    他的头部不动,眼珠子往左右微微动了动,然后说道:“大人,若是发生了争执……”

    常宇肚子里一团火气,闻言就没好气的道:“那就拿下!”

    姜旭泽的头部依旧不动,缓缓露出一个微笑,说道:“那就是……要动手了吗?”

    常宇缓缓侧脸,看着坐在自己边上的姜旭泽,认真的道:“没有什么动手,有的只是抗法!你若是想不明白,那就回家歇息,等想通了再回来。”

    姜旭泽微微垂眸,带着微笑道:“大人,本官是右布政使……”

    常宇冷笑道:“那你就上奏章弹劾本官吧!”

    两位大佬之间火星四溅,其他人都默默的看着自己的鞋子,仿佛上面有着颜如玉,黄金屋。

    姜旭泽继续微笑着,就此偃旗息鼓。

    常宇看着下面的官员,沉声道:“本官知晓你等多有自己的心思,不过此事关系重大,有什么心思都给本官收起来,否则律法无情,兴和伯可是一直在等着拿人开刀!”

    这是最严厉的警告!

    “那边已经在清点了,你等下去要督促他们,千万别玩什么疏忽,不然以后闹腾起来,不管你们那时是知府还是首辅,都得倒霉!”

    “去吧!”

    常宇起身,看着官员们一一出了大堂,这才疲惫的吩咐道:“告诉兴和伯,要开始了。”

    ……

    “春江潮水连海平。”

    “……”

    “海上明月共潮生。”

    “哇……”

    胡善祥无奈的对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端端说道:“玉米还小,你且等他三四岁时再教吧。”

    端端看着在胡善祥怀里嚎哭的玉米,像个小大人般的叹息道:“母后,弟弟爱哭,不好。”

    胡善祥噗嗤一下就笑了,她一边哄着玉米,一边说道:“你当年也爱哭,哭起来一宫的人都没法睡了。”

    哄了半晌,玉米打个哈欠,然后沉沉睡去。

    胡善祥小心翼翼的把孩子交给奶娘,然后问怡安:“济南那边如何?”

    朱瞻基最近经常来这里看孩子,时不时有人来禀告事情,胡善祥多多少少听到了些济南的事。

    怡安一直和太后那边有联系,所以消息灵通。

    “娘娘,兴和伯……”

    胡善祥看到她面带难色,不时瞅一眼端端,就说道:“端端先去你皇祖母那里。”

    端端乖巧的应了,然后被人带着过去。

    “说吧。”

    胡善祥走到殿外,怡安跟在后面,低声道:“兴和伯在济南大开杀戒,那些士绅逼迫,兴和伯动用了军队,据说差点就火拼起来了,老天爷,几百口人啊!要是全杀了,济南城怕是要血流成河了。”

    胡善祥忧郁的看着女儿远去的身影,说道:“陛下……这是惩罚吗?让兴和伯去干这等得罪人的事,弄不好就是身败名裂。”

    怡安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说了她从太后那边听到的话:“娘娘,此事是兴和伯一力主张,他自荐去的济南,却是和陛下不相干。”

    方醒就是皇后在宫外的强援,以前胡善祥安然,随遇而安,不在意这些。

    可现在玉米,不,是朱祁钰出生了,为母则强,她知道自己母子已经身处漩涡之中,不挣扎就得被卷进去。

    所以她在渐渐的,努力的学习坚强!

    胡善祥有些难过的偏过头去,说道:“为了本宫之事,倒是让兴和伯为难了。”

    怡安被吓了一跳,然后说道:“娘娘,兴和伯和陛下还是有说有笑的,再说殿下还等着兴和伯教呢,您可千万别……”

    胡善祥的心肠软,怡安就担心她一旦觉得自己拖累了方醒,就干脆再次静默下来,那可真是白瞎了方醒的一番努力。

    “玉米……”

    一提到孩子,胡善祥总能找到继续奋斗的动力。

    而孙氏也恢复了正常,她抱着女儿,看着那张脸在发怔。

    王振在皇后产子后颇为心灰意冷了一番,不过他毕竟是读过书的,所以很快就重新振作起来。

    “娘娘,陛下为公主取名明月,这就是看重啊!”

    明月!

    孙氏把女儿交给奶娘,活动了一下手腕,说道:“天渐渐冷了,要注意月儿,别吹了冷风。”

    奶娘赶紧应了。

    孙氏看看外面,说道:“陛下差不多要来了吧,这天渐渐的燥了,叫人弄些药茶来,好歹润润。”

    产后的她看着丰盈了不少,微微一笑多了不少风情。

    “陛下来了!”

    外面有宫女喊道,孙氏皱眉道:“还有没有规矩了?”

    王振走出去,很快就传来了啪的一声。

    “去躲着,让陛下看到小心自己的小命!”

    王振的低喝听着格外的狠厉,孙氏却微微点头。

    要是让朱瞻基看到一个脸上带着巴掌印的宫女在,指不定会让他觉得孙氏的面目可憎。

    “见过陛下。”

    外面一阵声音,孙氏缓缓走出来,福身道:“陛下辛苦。”

    朱瞻基面带疲色的扶着她,说道:“小月儿如何了?”

    孙氏起身,扶着朱瞻基笑道:“月儿好些了,御医都说这孩子的身体底子好。”

    她以前给朱瞻基说过,这一胎的孩子身体肯定健壮……

    王振趁着机会,悄然找上了朱瞻基身边的一个太监。

    “听说济南杀人了?”

    王振有些紧张的模样让那太监不屑的挑眉道:“兴和伯出去哪有不杀人的。”

    王振叹息道:“公主小,娘娘就想着少些杀孽,给孩子积些福报……”

    皇帝身边的太监自然是自视甚高,他不屑的道:“旨意都下了,以后会杀的更多,这是国家大事,皇后娘娘那边都没忌讳,就你们这里事多。”

    从玉米出生之后,宫中原先吹捧孙氏的人少了许多,不然这个太监也不敢说出这番话来。

    王振惶恐的拱拱手谢罪。

    朱瞻基走后,这番话就传到了孙氏的耳中。

    “杀戮啊……”

    孙氏面带忧色,叹息道:“那些可都是读书种子!”

    王振低声道:“谁说不是呢!而且那些人不少啊!满朝文官,谁不是从读书人转过来的。”

    孙氏端坐着,目光幽幽,良久说道:“月儿大些后,记得要勤学……”

    王振欢喜的道:“睿智不过娘娘……”

    秋风吹动了窗棂,后面传来了孩子的啼哭,孙氏起身,腰板挺直的说道:“要静,谨!”

    “是,娘娘。”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