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972章 核算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明的皇权仅仅到县,至于下面的乡村基本上就是自治。

    自治靠的是什么?

    乡老,里甲制度,而在此之上的是士绅。

    至于有人说里长这类属于皇权下乡的明证,那真是扯淡。

    士绅和官府熟稔,所以在乡村有很大的话语权,几乎就是土皇帝。

    “前几年有件事,一位乡绅在河道上建了座桥,然后派了家丁守着收钱,后来被告到了陛下那里……”

    黄禄看来有些八卦的趋势,对这等类似于‘趣事’的八卦了如指掌。

    “人说回报乡里,最好的法子就是修桥铺路,这倒是让人觉得新奇。”

    黄禄想探知皇帝对此的看法和后续应对手段,可方醒却只当是笑话。

    ……

    “死了三人,两人被当街斩杀,另一人被石头砸死。”

    室内檀香阵阵,十七先生刚午睡起来,看着精神不大好。

    杨彦说完后就看到了一抹怒色在十七先生的脸上聚集。

    原本慵懒的脸色变成了铁青,十七先生面无表情的问道:“不是说晚上吗,为何白天动手?”

    杨彦呐呐的道:“先生,当时都已经清空了巡街的人,那些人认为机会难得,至于晚上,兴和伯的麾下全是虎狼,他们不敢……”

    十七先生的胡须突然翘了一下,他本是在盯着香炉上渺渺升起的烟雾,此刻缓缓的转过头来,盯住了杨彦。

    刻薄的话瞬间就喷薄而出:“老夫看你是被那雀舌给迷得神魂颠倒,语无伦次了。”

    杨彦身体一抖,束手站好。

    十七先生微微抬头,说道:“你等若是想自行其是,那还来问老夫作甚?”

    “我等不敢。”

    杨彦垂首请罪,他只是个举人,说句难听的,那家人看门的都比他尊贵,何况十七先生乃是负责外事的管事,几乎就是那家人的代表。

    十七先生鄙夷的道:“手无缚鸡之力也就罢了,胆子还小,指望你们能成什么事?”

    见杨彦更害怕了,十七先生才缓和了语气:“不管是谁坐在那张椅子上,不管是哪朝哪代,我家的地位都超然,此次也是老夫静极思动,背着家里人,想出来看看那位宽宏大量是何成色……”

    “不要惧怕什么,这等紧要关头,风声都已经散播到了大明各处,方醒就算是杀机再盛,可也只能暗自筹谋,不会悍然动手,否则天下震动,谁能饶过他?”

    杨彦松了一口气,赶紧说道:“是,清查田亩本就让人郁郁,乃至于愤怒,方醒若是再敢拿我等动手,那就是迫害,就是打压,为科学开路,到时候天下谁能忍?怕是京城也要闹翻天了。”

    十七先生满意的点点头,说道:“雀舌之事老夫已经差不多办妥了,事后你自然可以和她长相厮守。”

    杨彦喜上眉梢,深深的躬身,“多谢先生。”

    ……

    于谦在等待着。

    夜色渐渐降临,方醒下午开了个玩笑,让他晚上睡觉睁着只眼睛,免得脑袋被人割掉了都不知道。

    看似玩笑,可于谦知道有这个可能。

    对方若是发狂,下杀手又如何。

    皇帝要追究吗?

    没问题,大家闹腾开,各地的读书人马上会声援,声势浩大的能让紫禁城里的那位颤抖。

    关键是士绅们掌握着乡村的话事权,一旦逼迫过甚,揭竿而起,遍地烽烟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为何做事那么难呢?

    于谦站在庭院里,仰头看着满天星辰,想起了方醒说的出世入世。

    ——出世入世都是假,一颗心能定,能少些恶念,那就是出世,这不以你身在何处为标准。

    于谦觉得自己的恶念少,可一颗心却无法安定,总是会想着各种事务。

    这时他心思纯净,突然冒出了个念头。

    ——若是他们杀了我,那取消读书人的优待能否就成了呢?

    舍生取义,这是于谦的偶像文天祥证道的精髓所在。

    月华如水,倾斜在庭院的石板上。

    方醒在乘凉,王贺在边上说着十七先生身边聚拢的那些人。

    “……那个杨彦是第一得用的,还有就是邓珐和何山,这三人招拢那些读书人,不知道从哪弄了钱钞,把城里的客栈差不多都包下来了,让那些外地来的读书人住着,隔几日就弄个聚会,给他们打气。”

    “此事不足为奇,他们必然不甘心,所以现在才是开头,大家相互试探一二,然后再过过手。不过等核算完毕,报到京城去,那些重臣们可就没了躲闪的余地,都要表态……”

    王贺用手背擦去额头上的汗,说道:“那可是君臣对决啊!兴和伯,咱家担心陛下会被他们给压住。”

    方醒喝了一口冷茶,说道:“不会,此事陛下占理,他们不会直接反对,所以很有趣。”

    王贺暗自嘀咕着,他觉得方醒居然不担心皇帝,真是太自大了。

    远处的黑暗中走来辛老七,他近前禀告道:“老爷,今日常宇和姜旭泽吵了一架。”

    方醒动了一下,椅子吱呀作响,“为何吵架?”

    “姜旭泽反对。”

    “知道了。”

    方醒对此并未意外,“毕竟那是他们的道,道之所在……义无反顾。”

    王贺怒道:“食君之禄,为君分忧,那姜旭泽这是站哪一边的?”

    “不管他。”

    方醒把焐热的毛巾从脑门上揭开,起身道:“现在就等着,让人盯紧了核算那边,别让人一把火给烧了。”

    核算是在布政使司衙门里进行,方醒派了一个百户所在那里轮流盯着。

    ……

    布政使司衙门里,此刻依旧灯火通明。

    一排厢房里,算盘声不绝于耳。

    “十五顷地。”

    “等等,这里还有一份地契。”

    “加三十二亩。”

    “……”

    一个小吏就站在门外,他摇动着扇子,盯着左右的动静。

    没过多久,一队军士巡逻过来,两边点点头,然后军士继续巡逻。

    这只是明面,暗地里还有三组暗哨在盯着这里。

    这是武力威慑,一旦有人入侵,排枪会将他们打成马蜂窝,然后被丢在衙门的外面,以展示兴和伯的决心。

    今天那三个男子被当场干掉,据旁观者的说法,方醒的家丁压根就没有抓活口的意思。

    这是示威!

    你们不是要来吗?那就来吧,大家看看谁的手段更高明,看看谁更狠。

    所以十七先生生气的也就在这个狠字上,他觉得自己被方醒比下去了。

    这时候他忘记了方醒是大明伯爵,大明帝师,在他的眼中,这天下也就是他家的徒子徒孙在治理着,

    “李家,李殿臣家,这里加五十七亩地。”

    “还有啊!”

    “还没完呢!这边还有他家的十余份地契。”

    “啧啧!这真是一朝中举,鸡犬升天啊!”

    “这算什么,他家还不是最高的,那个谁家,从家里出了个进士做官之后,那可真是生发了,如今算是济南府赫赫有名的耕读人家,家中奴仆成群啊!”

    “哎……”

    一声长长的叹息之后,算盘声掩盖了一切……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