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965章 常宇落泪,动手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明官方允许的借贷利息是三成,可宋仁借的却是六成。

    而且逾期不还没有延期,也没有什么利滚利。

    “……田地被官府收了,卖了,小的欠债还不上,一家子都成了佃户……”

    “兴和伯,一旦认定是逃了,原有的田地就会被卖掉。”

    常宇有些唏嘘,方醒却很冷静,问道:“一般都卖给谁?”

    “当地的……”

    这个问题几乎不用回答,看马荣的脸色就知道了。

    王英觉得这是自己的机会,就说道:“伯爷,大人,这叫做卖荒送荒,都是本地的士绅买了去,其实也没什么钱。”

    半卖半送……

    王英知道今天将会是颠覆性的一天,所以大胆的道:“后来朝中有恩旨,免去遭灾地方的税赋,可……那些佃农照旧是要交租的。”

    皇帝怜惜百姓,就下旨免除赋税,富人免了,佃农依旧在交租,交给地主。

    常宇面带苦涩的道:“你继续说。”

    他觉得自己有些高高在上了,民间疾苦几乎不知。

    王英退后了一步,说道:“本地粮长里长手段厉害,那些农户交不起摊派,只能去借贷,越发贫困,小的这些年见了少说上百户因此致贫的……”

    “摊派?”

    方醒郁郁的问道。

    王英尴尬的道:“伯爷,就是巧立名目……找名目收钱……但最怕的还是科买。”

    这人是豁出去了,方醒点点头,常宇马上说道:“尽数道来,本官保你。”

    常宇堪称是封疆大吏,这样一位大人物说保他,王英顿时激动的不行,马上就把那些手段数落了出来。

    各种耗费的名目,各种辛苦费茶钱,各种收粮时的把戏……

    “......科买最怕人,上面要某些东西,就给钱让人去和买,可那些人又转给了青皮,青皮就去百姓家榨取,最后一文不花,甚至还会多收许多,全都被那些人给分了……”

    常宇眨巴着眼睛,渐渐的有泪水盈眶。

    方醒只是仰头看天。

    “……百姓不但是怕赋税之外的榨取,更怕的是役使,也就是杂役,什么名头都有,最怕的就是承接官差伙食,几乎一年可破家。还有各色差使,上面一声令,百姓就得出人出钱……”

    “苦啊!”

    方醒以为会是宋仁叫苦,可没想到居然是常宇。

    常宇以手捂面,哽咽道:“本官早不察觉百姓之苦,渎职!这是渎职!”

    宋仁茫然的看着自己的脚,:一双草鞋黑乎乎的,脚趾皴裂,大拇指的指甲甚至都翻了起来,边上能看到流脓的痕迹。

    方醒想咆哮,想发怒,可最后都化为一声叹息。

    “这是从根子上烂掉了,必须要有割掉腐肉的勇气和决心,否则大明必定会积重难返!”

    方醒看着周围的百姓,看着那个马荣堆笑着走过来。

    “伯爷,当初宋仁一家揭不开锅了,学生就借了银钱给他使唤,后来他举家远遁,学生也没想过报官追捕,只是可怜他,等他回来之后,就让他一家子种地,也好养活……”

    这是一双厚颜无耻的眼睛,这是一张无耻的嘴……

    方醒挥手!

    啪!

    就在马荣应声倒地时,常宇的巴掌才从他刚站立的地方划过。

    常宇鼻息咻咻的冲过去,抬脚就踢。

    谁见过布政使踢人?

    马荣被踢的在地上翻滚着,嚎叫着,一身青衫上全是尘土,脸上也被擦破多处……

    “畜生!畜生!

    常宇气喘吁吁的踢打着,最后被两个官员给死死的抱住。

    马荣已经起不来了,他伏在地上惨嚎着,可方醒凭着丰富的经验就断定他的骨头没断。

    “此事不是一个马荣,而是千万个马荣,常大人,下定决心了吗?”

    常宇点点头,转身挥手,旋即随行的衙役就如狼似虎的过去提起了马荣,然后一路往村里去了。

    小刀终于在妇人的帮助下把三个孩子叫了过来,然后分了糖。

    甜甜的糖让那三张脏兮兮的脸蛋上浮起了欢笑。

    “爹,甜,甜……”

    小女娃跑到宋仁的身前,蹦跳着,把从嘴里吐出来的糖递给他。

    “爹,你吃,你吃……”

    宋仁刚从一直压在自己头顶上的马荣被收拾的震惊中清醒过来,闻言低头,看到女儿那张欢快的脸,泪水不禁扑簌簌的跌落下来。

    “哎!”

    农人的哭泣有多种,可这种蹲在地上,抱着头的无声抽噎最为感伤。

    小女娃缓缓蹲下,然后看着自己的父亲,抹着眼泪道:“爹,吃糖……”

    无声的抽噎变成了大哭,宋仁就像是个孩子般的跪在地上,双手撑着前方,用尽了全身的精气神在嚎啕大哭着……

    妇人也在哭,抱着两个孩子哭。

    融化了糖的唾液,粘稠的从孩子的下唇流淌下来。

    这是痛彻心扉的悲伤。

    来自于小民郁积半生的悲伤。

    那几个被拦在外围的读书人看到了马荣被踢打,看到他被人押解着进村,看到了宋仁一家的悲恸,也看到了常宇的落泪……

    这是怎么了?

    “兴和伯,本官要上奏章。”

    常宇唏嘘着说道:“本官有罪,治下紊乱,百姓煎熬,本官有罪……”

    方醒面色严峻的道:“这不是一地,而是整个大明都差不多,常大人,现在你该知晓为何要尝试取消士绅的特权了吧?”

    常宇点点头,说道:“不过是几十年,乡间已为这些人盘踞,百姓任由他们宰割,再延续下去,这大明是谁的?”

    这时村里一阵嘈杂,接着那些小吏拉着不少人出来,身后是几辆牛车,上面堆着不少东西。

    “大人,马荣家中多钱钞,还有金银,地契一堆,沟通官吏往来礼单多份……书信多封……”

    常宇摇摇头,拱手道:“兴和伯,本官要马上回去召集人,先告辞了。”

    方醒点点头,小刀在他的身后说道:“老爷,那几个读书人跑了。”

    方醒已经看到了,那几个读书人打马就跑,姿态仓皇。

    “伯爷,他们肯定是想回家去消灭罪证,小的愿意带路去追捕他们。”

    王英今天算是彻底下水了,小吏狠,一旦下水之后就不再考虑退路。

    方醒摇摇头,“不必了,什么罪证都没有多出的田地真实,大潮之下,这等小鱼虾没有退路,要么顺从清理田地,要么就联手……”

    “伯爷,他们不敢吧?”

    “他们敢的。”

    “大明只是他们的玩具,他们没有什么不敢做的。”

    方醒想起了金忠,想起了那些官员……

    “大明从不缺乏正直的官员,只是在目前这个大背景下,要么随波逐流,要么就只能木秀于林,曲高和寡,被主流排斥……”

    方醒冷冷的看着被扣押在牛车旁的马荣,看着那些缓缓走出村子的农户,说道:“这一切都会有意义。”

    王英知道自己已经攀上了常宇和方醒,心中火热的几乎想原地蹦跳几下。

    而方醒还在为争取到了常宇的支持而感到欣慰,他走到宋仁的身前安抚道:“你一家人的田地会重新分配,好生的过日子,以后肯定会越来越好,一定。”

    宋仁胆怯的道:“伯爷,以后……”

    “没有什么以后,以后赋税会越来越简单,超出这个范畴的,谁收谁全家倒霉。”

    “伯爷,真的吗?”

    宋仁面露憧憬之色,说道:“只要没了额外的钱粮,小的肯定能把日子过得红火起来。”

    “会的。”

    方醒已经在想着该怎么建议改动大明目前的赋税结构和收取方式,越想越激动,然后急匆匆的带人回城,准备写奏章。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