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963章 兴和伯,开始了(为新盟主‘子木莫’贺)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犬儒?有趣。”

    方醒有些想家人了,他想起了自己出门时哭的就像是生离死别的无忧,恨不能马上飞回家里。

    北方的太阳和南方的不同,晒起来感觉就是铺天盖地,无孔不入。

    南方……

    朱瞻基本来是有意把试点选在南方,可最后还是慑于南方士绅的力量太强大,最后还是选择了方醒提出的济南。

    他坚持着看了一会儿蔚蓝色的天空,然后眼睛酸涩的几乎就像是瞎了一般的难受。

    他揉揉眼睛,问道:“那个潘松是什么意思?”

    沈石头作为随行人员,担负着‘保护’方醒的重任。

    按照皇帝的交代,若是形势不妙,他可以直接把方醒打晕,一路带回北平。

    “伯爷,那就是个小人,他想拉线,然后借机走上仕途。”

    沈石头觉得潘松就是个小人,可方醒却不以为然。

    “是人就有私心杂念,科学不可能改造人性,不过他倒是给本伯弄了个难题……”

    “那些学生还在闹腾吗?”

    “是的伯爷,他们在布政司的衙门外面站着,也不说话,就站着。”

    “这是示威,却不敢来本伯这里,可见都是善于谋身之辈。”

    方醒站在屋檐下,伸手出去,让阳光晒在自己的手上,感受着那份灼热。

    “此事首要是清理田亩,追本溯源,可这需要常宇的配合。”

    “大明湖上,他并未应承什么,但本伯相信他肯定会照做,可……也仅仅是照做。”

    方醒觉得此时的济南就像是一个菜市场,大家都停住了脚步,在静静的看着自己。

    “让常宇来。”

    不论是官阶还是身份,方醒都有让常宇来的资本。

    常宇到时,方醒已经打了个盹,精神不错。

    “本伯要清查田亩。”

    常宇木然的道:“好,本官会配合。”

    “我要认真的清查田亩。”

    “本官一定认真。”

    方醒笑了笑,说道:“此事关系到大明国运,常大人站在哪一边?”

    常宇呆板的道:“本官当然站在陛下这一边。”

    “好吧,我总是喜欢军中的纯粹,杀戮的简单,有人说我是九转大肠,可和你们一比,我就成了小白花。”

    方醒觉得这世上的人总是会先站在自己的立场,站在自己一方的立场去看待问题,罕有能抛开利益去看待问题的人。

    常宇的眼神活络了些,说道:“此事是另一种杀戮,兴和伯,成则升天,败则死无葬身之地,本官不知你为何要执拗如此,不过该做的本官一定去做,不会含糊。”

    “兴和伯,你文武皆能名留青史,三代帝王的信重更是足以立传,你这般甘冒风险……是想要什么?”

    常宇问的认真,方醒回答的也很认真。

    “我只是看到了错误,想到这个错误会导致大明衰败,所以我就来了。”

    常宇无言以对,躬身告退。

    “本官自惭形秽。”

    常宇唏嘘道:“那兴和伯的眼神很认真,本官知道他不屑于用假话来敷衍我,所以他真是想改变这个局面。”

    右布政使姜旭泽低声道:“大人,从消息传到山东以来,群情激昂啊!他要来火中取栗,咱们没办法,可咱们不能也跟着赔进去吧?”

    常宇的眼神微变,问道:“那家人来找过你了?”

    姜旭泽苦笑道:“那人都到了济南,那家人如何能坐得住?您别忘了,当年围墙倒塌……外界都说是那人做的手脚,这是仇人相见啊!”

    常宇轻轻拍打着桌子,说道:“别见了。”

    “大人……”

    左右布政使级别都一样,姜旭泽要是梗着脖子不同意,常宇也只能把官司打到御前。

    但常宇却没有犹豫,“这是陛下的旨意,朝中的那些重臣都同意了,而你却和那家人在暗地里沟通,难怪兴和伯说咱们是圣人家的官,不,是挂着圣人招牌的官。”

    姜旭泽目光冰冷的道:“大人,此事犹如下油锅捞铁链,锅底就是熊熊烈火,本官还是那句话,咱们不能为他火中取栗。”

    常宇的目光越过他的肩部,淡淡的道:“随你。”

    姜旭泽起身告退。

    左右布政使不和,如果是在往常会是个大问题,可常宇却没有丝毫挽留的意思。

    姜旭泽出了布政使司衙门,看着对面已经换了一茬的读书人,微微点头,然后往左边去了。

    “好晒啊!到屋檐下躲躲。”

    “不能去,去了就弱了势头,咱们就这样站着,半个时辰后就有人来换了。”

    “有人晕过去了……”

    姜旭泽一路来到了一座豪宅,豪宅很大,可他却无心欣赏。

    “他们要核查田亩。”

    “谁?方醒吗?”

    “不,常宇已经答应了方醒,马上就会开始清查。本官的判断,清查之后,方醒会逐步开始清理,那些投献的土地怕是保不住了。”

    “那人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书房里,一个锦衣男子负手而立,他一直在看着挂在墙上的一幅字画,此刻回身,矜持的道:“去了免税,去了土地,谁还读书?”

    姜旭泽点头道:“正是如此,本官觉得方醒那人是不是还想为他的科学造势,一旦没了这些优容,会不会有更多的人去学他的科学……”

    锦衣男子赞许道:“姜大人眼光独到。”

    姜旭泽谦逊道:“十七先生过奖了,此事狼子野心,昭然若揭,本官只是冷眼旁观罢了。”

    锦衣男子微笑道:“对,旁观,我们需要旁观,看看倒行逆施者会是什么结局。”

    姜旭泽拱手告辞,锦衣男子把他送到书房外面,然后目视着他离去。

    “先生,这人看着也是个利欲熏心的。”

    书房里正在收拾笔墨的书童嘟囔着发表了对姜旭泽的看法。

    十七先生微笑道:“我家只是个招牌,想用的人很多,从帝王将相,到平头百姓,不过招牌就是招牌,想用吗?那就拿出诚意来……”

    ……

    诚意是个很珍贵的东西,通常必须要用行动来表示。

    常宇就开始展现自己的诚意。

    就在方醒到的第三天,济南知府黄禄就来到了方醒的驻地求见。

    “兴和伯,开始了。”

    方醒仰头看着屋顶,说道:“可有为难之处?”

    “有。”

    “下面的小吏去清查田亩,地方上的里甲粮长怕是会阳奉阴违。弄不好会见血。”

    这人有些见识啊!

    方醒低头看了他一眼,说道:“粮长不是希望治下能纳粮的人越多越好吗?那么此举对他们只有好处,为何要阳奉阴违?”

    黄禄说道:“地方粮长最怕的就是编户离散,还有的隐瞒田亩,最不怕的反而是投献。”

    方醒一听就明白了,问道:“那些投献导致一方赋税减少,上下都会习以为常,可对?”

    黄禄点点头道:“是这样,粮长喜欢自己管理的地方有投献,这样他就能以此去搪塞上面,而上面对此也无可奈何,大明都是如此,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让他过了。”

    “也就是说……取得了免税特权的读书人,实际上就是粮长的靠山,双方甚至会勾搭在一起牟利……”

    “是这样。”

    黄禄无奈的道:“粮长要是逆了他的意,那读书人自然有百般的手段可以去收拾他……”

    方醒想起了自己刚到大明时,那个粮长居然上门来收税,不禁微笑道:“好,既然如此,且去看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