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928章 震惊,陈默的觐见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是什么?”

    当远远看见京城的城墙时,巴斯蒂安眨眨眼睛,后来还觉得不够,又揉揉眼睛。

    “哦!这究竟是什么?城墙?那么高大……和宽广。”

    高大的城墙,左右一眼看不到边。

    城外那些排列整齐的民居让使团的人想到了法兰克。

    “这里是天堂吗?”

    有人呆呆的说道:“很整洁,放在泰西,这就是天堂。”

    “对,这就是……天堂!”

    巴斯蒂安已经看呆了,他的注意力全在城墙上。随着距离的拉近,城墙越发的清晰了,他的情绪也跟着越发的低沉。

    “明人在京城修建城墙,这是时刻在准备着和外敌作战,可怕!”

    城门处进出的百姓秩序井然,穿着虽然不华丽,可看着却平和。

    法兰克处于战争状态,粮食的供给有些问题,所以在看过这些百姓的面色后,巴斯蒂安失望之极。

    “明人能让百姓吃饱穿暖,这不是个好消息。”

    等进了城门之后,这些议论都不见了。

    “都看呆了,果真是乡下人!”

    王贺不屑的道:“兴和伯,这些人不会是骗子吧?”

    “不会,因为他们拿不到赏赐。”

    目前没人敢冒充泰西使团,因为大明对泰西的态度比较谨慎,他们拿不到太多的好处。和这一路的艰辛付出比起来,那点东西得不偿失。

    王贺回身看了一眼,看到使团的人把脑袋探出马车,近乎于呆滞和贪婪的看着京城里的繁华,不禁觉得自豪感油然而生。

    “兴和伯,大明是上国。”

    “是。”方醒肯定的道:“永远都是!”

    “伯爷,使团的人想现在就去觐见陛下。”

    后面有人近前禀告道,方醒冷笑了一下,王贺却喝道:“他们臭烘烘的,身上的衣服都没法看了,熏到陛下怎么办?礼部的人马上会来,到时候交给他们。”

    等礼部的人迎来后,方醒直接交代道:“这些人来自于泰西的法兰克,要盯紧,看好他们,不该让他们接触的,一律不许,否则本伯会直接在半路干掉他们。”

    礼部来接人的是闫大建,他被方醒的威胁弄楞了一下,然后苦笑道:“兴和伯,这话可不能对外人说,否则就是朝野震荡。”

    干掉对方的使团,这种行径几乎就代表着不死不休的战争。

    方醒随意的道:“震荡就震荡,可和被他们侦知大明的虚实和某些机密相比,本伯会选择干掉他们,所以礼部要留心,本伯这就进宫。”

    闫大建唯有苦笑拱手,然后过去和使者说话。

    “本官礼部左侍郎闫大建,诸位来自于遥远的泰西,风尘仆仆,还请跟着去洗漱沐浴。”

    ……

    方醒一路到了宫外请见,少顷就被引了进去。

    他这一路洗澡的次数屈指可数,等到了大殿后,几位辅政学士看到他的黑脸,不禁暗自乐了。

    朱瞻基见方醒被晒的黑不溜秋的,脸上的皮肤也粗糙了许多,就说道:“兴和伯此行辛苦。”

    君臣之间客套了几句,方醒开始禀告此行的成果。

    “……苏门答腊国内混乱,国主被逆贼所杀,汉王殿下率军破敌,抓获逆贼。”

    “爪哇依旧在混乱中,民不聊生,臣见状不忍,就灭了几股作恶最多的势力……”

    群臣都齐齐挑眉,心想这厮的话绝对不可信,什么民不聊生,还不忍,多半是当搅屎棍去了。

    爪哇何其无辜啊!

    “有法兰克使团前来觐见陛下,臣一路带着他们回京,目前礼部已经接手。”

    “法兰克?”

    “是的陛下,来自于泰西,算是大国。”

    “泰西……”

    气氛马上就热烈起来,不但是群臣,连朱瞻基都想看看泰西人是什么样,泰西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方醒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情况,当说到法兰克正在和自己海峡对岸的邻居大打出手,而且已经被揍的差点生活不能自理时,群臣明显的失去了兴趣,以为这只是个和以前的朝鲜差不多的国家。

    “法兰克不可小觑,这是个对区域影响很大的国家,并不缺乏斗志,所以臣以为可以谈谈,不过不能坦诚。”

    呃!

    这个不大好吧?

    杨荣觉得方醒不该当着大家的面说这话,让人有些为难。

    方醒没多解释,然后正色道:“陛下,黄金麓船队已经归来。”

    “哦!”

    朱瞻基想了想,才想起了黄金麓船队是什么东西,然后就问道:“东西可找到了?”

    帝王只问结果,至于伤亡,那只是结果之后的事。

    “已经取回了橡胶树种子,而且还有惊喜。”

    方醒朗声道:“陛下,他们不但带回了橡胶种子,还带回了一种新的粮食种子。”

    朱瞻基一听是粮食就按捺不住心情,问道:“什么样的粮食?出产可多?”

    “多!”

    方醒觉得大明以后要想闹饥荒怕是很难了,所以他也喜气洋洋的道:“陛下,这东西臣叫做玉米,看着小,可臣以为可以通过培育,慢慢的改良种子。”

    哎!

    本来欢喜的群臣马上就偃旗息鼓了。

    可出于对方醒的信任,让朱瞻基马上就吩咐道:“去传了他们来。”

    这个可是好大的体面,所以当黄金麓三人走在宫中时,几乎是目不斜视,心跳速度大抵比新婚第一夜还要快。

    当进了大殿之后,三人都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更遑论去偷瞥皇帝一眼。

    “黄金麓……”

    “陛下,小的在。”

    黄金麓还能保持镇定,可身边的陈默已经如筛糠般的在颤抖着,甚至都听见了他牙齿磕碰的声音。

    朱瞻基赞许道:“你能改邪归正,能为国出力,不错。”

    这可是来自于皇帝的夸赞啊!

    黄金麓也扛不住了,颤抖着谢恩。

    这种小人物的反应再正常不过了,也是能让君王放心的反应,所以朱瞻基点点头,然后又夸了刘明几句,最后问道:“陈默是谁?”

    “陛下……”

    陈默爆发式的喊了一嗓子,边上的侍卫们都差点想扑过来,幸而方醒走过去喝骂。

    “惊扰陛下,该当何罪!”

    陈默赶紧请罪道:“陛下,小的是慌了,心慌。”

    那张肥胖的黑脸看着有些惶然,在外人的眼中却很好笑。

    朱瞻基忍住笑意,问道:“听闻你在海外多有立功,可是武勇超人?”

    陈默愕然,看看方醒,方醒知道他的光辉事迹,就脸颊抽搐着转过头去,不想看这张充满悲剧的胖脸。

    陈默也觉得自己就是个悲剧,他的‘丰功伟绩’要是说出来,那功劳还算吗?

    是的,这厮根本就不在意什么脸面,在意的只是好处。

    黄金麓和刘明在忍笑,忍的很辛苦,于是有些失仪,边上有人干咳了一声,两人急忙垂首,心中后怕不已。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