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北行记事:张北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从鸡鸣驿出发,我们一路直奔张家口,准备在那里吃午饭。

    张家口,在明朝时只是一个堡,张家口堡。

    张家口堡原先的功能是武备,也就是防御。

    从地形上来看,这里确实是有一夫当关的险要。

    只是到了后期,张家口堡就渐渐的变了,变成了一个商贸小城,伴随着明末清初的阵痛,有人升天,有人钻草。

    曾经的堡垒,后来的商贾集中地,如今已经成了一座城市,出乎我预料大的城市。

    一路寻找,最终找到了一家面馆。

    面馆的名字很有趣,我叫了一碗臊子面。汤不错,所以我破例没加辣椒。

    从吃面就能看出一个人的生活态度。

    我是如同喝酒,一饮而尽般的,一口气不停歇,直接吃完了面条。雨姐也是这般,我想我们大抵是属于‘食物只是维系生命’论点的支持者吧。

    教主吃面条很慢,他更像是在享受生活,而不是美食。

    是维系生命好,还是享受生活好?我想这是个问题。

    肚中有粮,心中不慌。我们再次出发,一路轻松的到了草原天路。

    来之前我就听说过草原天路,本以为会是一片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象。

    “带你们来看看雪。”

    教主如是说,可现实却让我们的想法落空了。

    初春的北方很给我们一行人的面子,居然艳阳高照。

    风不算大,对于一个暂居沿海地区的人来说,这样的风只是寻常。

    可眼前的一片枯黄是咋回事?

    是的,入眼全是枯黄。

    南方已经是桃李芬芳,嫩草枝丫争相冒头的时节,这里却依旧是一幅寒冬景象。

    有些失望,不过既然来了,自然要走一走这条天路。

    长途开车很累人,于是这辆车就换了司机,雨姐休息,教主的闺女上位了。

    “驾照考了。”

    教主的介绍让我心中一凉,偷瞥了一眼新司机,发现……有些兴奋。

    雨姐老神在在的在后面坐着,只是说了一些这车的注意事项,然后开始休息。

    而我也被赶到了前面的副驾,教主调侃道:“为了我的安全着想,我就坐后面了。”

    起步有些慢,但至少没把油门当刹车,于是我也渐渐的安心了。

    天路很窄,一路都是枯黄,那些枯黄的草有的看着就像是麦草般的整齐。

    路上几乎没遇到过车,因为在入口处就写着:暂停营业。

    选了个地方,大家下车开始拍照。

    一行人大抵就我最不擅长拍照吧,叫摆个姿势都觉得别扭,于是就被批评了。

    右边是一个斜坡,拍完照,小白下去看了一眼,然后就说风景不错,于是我也跟着下去。

    土很松,很浮,我俯身捏了一下枯黄的草,粉碎!

    这就是北方!

    和小桥流水、细雨如丝,能让文人骚客们诗兴大发的南方不同,这边的自然环境显然要恶劣的多。

    而那些就像是被种植的草,我想应该就是用于固土的手段,否则大风一吹,那些浮土就会随风而去,化为尘霾。

    斜坡在前方的一个悬崖处陡然而止。

    下面就像是凭空生出的一个大峡谷,不,也不能叫做峡谷。

    在归程时我问过教主,这种地形叫做坝下。

    从公路两侧你绝对看不到这等地形,就像是……一个盆地,下面山峦起伏,小河流淌。民居点缀于其间。

    第一印象就是震撼,截然不同的地貌带来的震撼。

    就像是你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新世界般的,让你想去探寻一番。

    我们在此盘桓良久,这才念念不舍的继续出发。

    因为枯黄占据了视线,所以我们决定去另一个地方。

    ——张北!

    张北的历史悠久,一直在游牧民族和中原之间的来回拉锯中变换着归属,曾是元朝的中都。

    明初,此处即为兴和府。然后经历了一次反扑,再次夺回,归于大明版图,成为了大明的兴和守御千户所。

    此处即是我们此行的最终点——书里的兴和堡!

    兴和堡自然无从得见,站在一个高坡上看着张北县城,下面是一条小河。

    结冰的小河看着是白色的,如果不是时间约束,我想我会下去看看,重新体验一把儿时在河边破冰的乐趣。

    坡顶上有风力发电的风车,巨大的扇叶被风吹动,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在这里自然是看不到任何古迹,除去县城里的一些建筑之外,四野茫茫。

    “兴和伯就在这里铸过京观,咱们也来一个吧。”

    教主提议,大家就用石头垒了一个石头堆,聊以**。

    只是提及燕娘的那只眼睛时,却无能为力,是8000还是小白在石头上刻了一只眼睛,于是大功告成。

    骑士开始直播,问雨姐:“爵士姐姐,你的下一本书是不是女频啊?”

    雨姐一本正经的答曰:“对,女频。”

    一群人笑的前仰后合。

    欢乐从来都不复杂,心里放松了,你所见到的都是美景,自然就快活。

    乘兴而来,兴尽而归!

    我想这就是出游的最高境界!

    我们开始返程,当进入一片丘陵地带时,我想这应该就是当年的野狐岭地区了。

    犹记得野狐岭的来历就是狐狸多。眼前山梁起伏,狐狸无踪,只是沉默。

    这里就是游牧和农耕的分界线,进了此地,就是农耕。

    当游牧强大时,这里就是南侵的入口。

    当中原强大时,这里就是出塞进击的出口。

    看着灰蒙蒙的山脉,见证了千年的兴衰,也见证了无数悲欢离合。

    一路回到张家口,这边已经订好了房间。

    最后一天总是有些不舍,然后教主又快活了,因为他发现自己丢了外衣,而且是中午午饭时丢的,丢在了那家面馆。

    外衣不担心,可里面的身份证却让人头痛。

    幸而运气不错,电话联系了一番,衣服在,身份证也在。

    喝酒,天南海北的闲聊,最后只剩下三人,持续到凌晨两点多。

    ……

    为了避开交通高峰期,第二天早上,天没亮我们就出发返京,就此结束此次北征之行。

    感谢教主和雨姐的筹备和招待。这是一次成功的聚会,也是一次欢乐的聚会,我想不管多久,都会被不时从记忆里翻找出来,慢慢回味……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