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890章 恐吓使者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等汉王叔回来再看看。”

    朱瞻基野炊的目的就是想让朱权放开谨慎,此时的朱权已经醺醺然,正是时候。

    “海外若是可为,以后的藩王愿意的、有这个能力的,都可以出去。”

    朱瞻基说完就摆摆手,两名强壮的太监过来,目视朱权。

    朱权恍然起身,张嘴欲言又止,然后点点头,跟着两个太监回去了。

    若论能力,朱权虽然远远不及朱棣,可能甩现在的藩王们几条街。

    “你又在想着分化藩王了?”

    方醒看到朱瞻基找到了最后一只鸡腰子,顿时就有些忍不住想抢。

    鸡腰子口感嫩,还糯,据说还有些不可描述的功效,对于拥有三个妻妾的方醒来说是个好东西。

    朱瞻基品味着鸡腰子的味道,缓缓的说道:“方政在缅甸令土人开路,已经接近了暹罗。”

    “暹罗人先动手了?”

    方醒只觉得热血渐渐上涌,不禁拎起酒壶畅饮。

    朱瞻基的眼中也多了些兴奋,“方政他们偃旗息鼓,暹罗人的探子被抓了一批又一批……”

    暹罗人对那块土地早就垂涎三尺,可他们的探子却遇上了有土人配合的大明斥候。

    双方不断在纠缠着,暹罗斥候开头占了不少便宜,渐渐的大明斥候也适应了丛林作战,双方的态势渐渐偏转,暹罗人死伤惨重,不得寸进。

    其后方政依旧不动声色,而暹罗人恼羞成怒之下,就派了一支三千余人的军队进入,随后被方政给一锅端了。

    方政可不是在蛰伏,他等的就是这个时机,于是他果断尽起大军,逼近暹罗。

    目前明军已经进入了暹罗境内,小规模作战很是频繁。

    ……

    就在方醒畅想着能否尽收暹罗之地,把两边的出海口连成一片时,信使来了,同时还带来了一个倒霉鬼般的家伙。

    “张大人,兴和伯,这是暹罗使者。”

    礼部的一个小吏带着个黑瘦的男子来到了兵部。

    方醒正和兵部尚书张本说着暹罗的事,见到男子就双双冷笑。

    张本冷冷的道:“可会大明话?”

    使者熟练的拱手道:“会。”

    “那暹罗为何大军越境?”

    礼部的小吏在边上冲着方醒挤眉弄眼的,示意张本说话有些过了。

    天可怜见,三千余人的军队,对于大明来说就是个哨探,连前锋都算不上的规模,张本居然用上了大军这个称呼,实在是让人无语。

    方醒对此视而不见,使者呐呐的道:“那是叛逆,鄙国已经拿了那些逃回来的叛逆,人头就在城外。”

    我曰!

    方醒暗自骂了句粗口,而张本也有些失望,就说道:“此事错在暹罗,只此赔罪吗?”

    使者愕然道:“叛逆的人头就在城外,鄙国国主的请罪文书已经上达陛下……”

    “这不够!”

    方醒摇摇头,在使者的绝望眼神中说道:“那里是大明的地方,你们的斥候多次深入,然后大军突袭,这不是叛逆。叛逆也没那么大的胆子!”

    张本六十岁了,看着就是个小老头,他抚须赞道:“兴和伯所言不差,大明的地方若是任由外人侵入,那以后谁还把大明放在眼里?!”

    使者用哀求的目光看着礼部的小吏,小吏干咳道:“那位是兴和伯。”

    “兴和伯?”

    使者绝望的脱口而出道:“可是那个魔神……”

    才说完使者就后悔了。

    张本佯怒对方醒说道:“你在外杀戮过甚,引得外邦惊恐,这不好。”

    能做兵部尚书的哪会这般软弱!

    方醒微笑道:“想不到方某的匪号倒是不胫而走,贵使受惊了。”

    使者强笑道:“鄙国国主……”

    “此事没有商议的余地,贵使且等着朝中的决议吧。”

    朱瞻基让人把使者带到张本这里来,本就是想先把事情的性质搞严重些。

    张本板着脸送客,使者几乎是想跪下了,可礼部的小吏死死地拉住他,然后叫了兵部的人帮忙,总算是把人给拉出去了。

    “兴和伯,陆路进击不是法子。”

    张本为官清廉,清廉到令人发指,人送外号‘穷张’。

    方醒点头道:“是,陆路进攻的话,要付出的代价太大,旷日持久,补给线太长。”

    张本诧异道:“本官在金陵时和兴和伯缘悭一面,却听闻你跋扈,最近外间还说你夫人也很厉害,没想到今日一见,却是平和,可见传言多不可信。”

    这位老大人连朱棣都赞不绝口,朱高炽也是多番赞扬,及至朱瞻基更是委以重任,可见品性之好。

    方醒无奈的道:“张大人,许多事情你平和了没法办啊!就说上次在金陵,那些商人闹腾,若是平和了,威信何在?”

    张本起身道:“兴和伯,马上要用饭了,你家大业大,本官请不起啊!”

    这人居然下逐客令?

    方醒虽然恶名远播,可好歹没几个人敢逐客,今儿张本这算是开先河了。

    可看看张本袖子里露出的里衣居然有补丁,方醒就厚着脸皮道:“张大人,既然你说方某家大业大,想来吃不垮,要不中午方某请客?”

    张本板着脸道:“多谢兴和伯的好意,本官心领了。”

    方醒灰溜溜的出了兵部,这才想起一个传言。

    据说张本去宫中赴宴,朱棣在每个人的面前都放了银杯,直言宴后可以带回家,只有张本的身前却是一个陶杯。大家愕然,朱棣却解释说张本清贫,拿了银器也无用。

    皇帝赏赐的东西不能拿去换钱,这便是对张本最大的褒奖。

    方醒在外面吃了一顿锅贴,然后又进了宫。

    宫中此刻文武俱在,朱瞻基令人在把一幅地图挂在木架上,放在大殿中间。

    “都没吃午饭呢?”

    方醒进来时下意识就问了一句,收获了不少鄙夷,金幼孜更是讥诮的道:“兴和伯嘴边有油,可见午饭不错啊!”

    朱瞻基皱眉说道:“有事说事!”

    金幼孜拱手请罪,方醒笑呵呵的进来。

    此时地图边已经被围了一圈人,朱勇正在慷慨陈词。

    “陛下,只需五万人,若是臣拿不下暹罗,就投海自尽!”

    朱勇立功心切,甚至都把张辅挤到了边上。他用粗壮的手指头指着缅甸和暹罗的交界处,自信的道:“这边只要打通,臣率领骑兵就能一路打到他们的国都,然后生擒他们的国主,剩下的地方即可传檄而定!”

    张辅不好争抢,他瞥了孟瑛一眼,孟瑛就说道:“成国公,那边可不是那么好打的,弄不好就会深陷泥沼,到时候就是第二个交趾。”

    朱勇一拍挂地图的架子,瞪着眼,一副谁敢和我抢功我就干掉谁的架势,说道:“什么交趾?交趾现在可是大明的一个布政使司!”

    这时一直没发声的方醒说道:“那里不好打,而且打下来治理会很难。”

    在兵部他和张本可以恐吓使者,可在进宫的一路上,方醒就仔细回想着暹罗这个地方,然后想起了那漫长的补给线。

    在那些武勋愤怒的眼神中,方醒的手指头从云南经过缅甸,再到暹罗划过,然后说道:“缅甸新定,自身都得要靠着云南那边来补给,就算是打下了暹罗,从哪补给?”

    这一盆冷水从立功心切的武勋们的头上浇下去,朱瞻基看到几个武勋的眼中渐渐黯然。

    “水师呢?”

    朱勇不甘心放弃这次机会,他觉得自己已经闲的浑身长毛了,再不出去厮杀,整个人就会颓废。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