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881章 我为你做主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沈阳交接完之后就再也忍耐不住了,他先去见赛哈智。

    本官老了,时日不多,以后你多看着锦衣卫。

    赛哈智难得不打瞌睡,而且还面带笑容,让人如沐春风。

    可沈阳知道这是假象,如果他认为眼前这位老人是一头无害的绵羊,那么这头绵羊迟早会化身为虎,一口吞下他。

    沈阳躬身道:下官多谢大人的栽培。

    他是朱瞻基以前的老人,如果不犯错的话,他现在也能堂堂正正的站在赛哈智的面前。

    至于栽培,栽培他的是朱瞻基,而帮助他的是方醒。

    所以他昂首走出去,目光所到之处,无人敢和他对视。

    锦衣卫的天,就要变了!

    沈阳认为自己从不缺乏血性,所以他马上就去了钱家,悄然去的。

    他站在巷子中间,秋风卷着落叶,打着旋的起起落落,就像是他现在的心情。

    不用回头,这条巷子已经被他的人给封住了两头,无人能看到他现在在干的事。

    熟练的翻过围墙,熟练的避开了钱家后院的丫鬟,沈阳来到了主院。

    太阳照在院子里,也照在了站在树下的那个女人身上。

    沈阳看到了那个女人,他就躲在厢房的侧面,痴痴的看着。

    夫人,老爷回来了。

    女人在院子里晒着太阳,她摸着树干,缓缓回身,看着进来的钱亮,福身,淡淡的道:老爷辛苦。

    钱亮的脸色很难看,他走到女人的身前,冷冰冰的道:你的老情人升官了。

    女人木然的道:妾身没有什么老情人。

    钱亮气咻咻的举起手,沈阳的眼中多了冷意,他发誓,只要钱亮敢打下去,他会让这人生不如死。

    女人麻木的仰起头,钱亮一跺脚,骂道:他现在是指挥同知了,老子早知道是这样,当初哪会娶了你这个丧门星!

    女人冷漠的道:妾身并未羞辱钱家的门楣,从未有!

    秋风吹着女人的裙摆,露出了一截光洁的脚腕。

    钱亮咬牙道:那人是指挥同知了,下一步就是锦衣卫指挥使,老子哪能得罪他?赶紧进屋,玛德!多久没碰你了?赶紧给老子生个孩子。

    钱亮当先进屋,女人看看大树,两行泪滑落。

    沈阳的手在抠着墙壁,他没带刀进来,但他相信自己一只手就能让钱亮死无葬身之地。

    可他不能这样现身,那是私闯民宅。

    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回身就跑。

    老爷!

    就在沈阳跑到后院的围墙前时,就在女人走到屋前时,一个丫鬟慌乱的跑进来,对女人视而不见的冲了进去。

    钱亮已经脱光了,见到丫鬟进来就喝骂道:滚出去!

    丫鬟见到了赤身果体的钱亮,就尖叫一声跑了出去,然后想起事情,就喊道:老爷,有人在前院,说是让您赶紧出去。

    谁?

    钱亮一身火气正无处发泄,气呼呼的问道。

    丫鬟说道:那人说一炷香不出来,回头老爷您就准备根绳子赶紧吊死自己,免得被一刀两段。

    卧槽!

    钱亮的怒火刚升起,瞬间又滑落下去。

    等他穿好衣服,出来看到木然的女人时,就说道:赶紧沐浴,等我回来。

    女人目送着他出去,然后又站在大树下晒太阳。

    她的肌肤白皙,有些病态的苍白,在阳光下才有那么一点儿红晕。

    钱亮一路带着怒火到了前厅,当看到前厅外站着两个男子时,他就不耐烦的问道:哪家的?

    商人有钱的第一件事就是买护院,也就是聘请。

    这个世界对商人不大友好,不但有官吏作祟,还有强人在觊觎,若是没有护院,哪天死了都不知道。

    左边一个男子指指里面,说道:你还差十息。

    钱亮冷笑着走进前厅,就看到一个青衫男子坐在主位上,手中拿着个怪异的瓶子,喝着不知名的东西。

    你来了?

    男子微笑着点点头,钱亮不知怎地,一下就有些心慌,他拱手道:敢问尊客何人?

    男子微笑道:本人方醒。

    钱亮的脚一软,一个踉跄,然后惶然跪下道:小的钱亮,见过伯爷。

    你不够聪明啊钱亮!

    方醒的话让钱亮不禁大汗淋漓,他俯首道:伯爷,小的不知自己所犯何事,恳请伯爷指点。

    商人的眼力你倒是不缺乏,就凭着两个家丁就判定本伯的身份,你不傻啊!

    钱亮不知道方醒这是夸他还是损他,只是傻笑。

    嘭!

    就在方醒准备敲打这货时,大门处一声巨响,接着两扇门就飞了进来。

    谁?

    方醒的到来已经让钱亮两股战战,可有方醒在,他却不怕什么仇家。

    打上门来,这在华夏的传统中属于屈辱,不打个半死不作数。

    灰尘漫天中,沈阳一脸狰狞的走进来,目光转动间,却看到了坐在前厅中的方醒。

    滚!

    方醒把茶杯扔了出来,落在台阶下粉碎。他面色阴郁的道: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回去!

    沈阳躬身道:下官

    滚!

    沈阳拱拱手,带着人出了钱家。

    方醒不想让他的前途再次毁于一旦,所以就抢先一步来到了这里。沈阳心中感激,就留下了一个手下在这里,以备咨询。

    是沈阳!钱亮早就偷偷的去看过了,所以刚才在沈阳进来时,他几乎吓尿了裤子。

    他后悔了,他以商人的头脑回想了一下这事,不禁浑身战栗。

    这分明就是发现他想去招惹燕回,这才打上门来的啊!

    家里有锦衣卫的人!

    这个‘发现’让钱亮恨不能阉掉自己的家伙事。

    我特么有钱还怕找不到女人吗?这京城有多少女人希望攀上有钱人家?

    浑身都悔青了的钱亮虔诚的忏悔道:伯爷,小的以为沈大人对那个女人再无兴趣,所以不然小的早就把那女人赶出家门了。

    这是个聪明的家伙!

    方醒手中少了茶杯,他屈指叩击着桌子说道:你和燕回的事本伯都清楚,你想怎么做?

    钱亮一惊,然后又释然道:燕回在小的家里呆板,小的并未碰过她几次,早就想和离了。

    他大胆的抬头,见到方醒笑吟吟的,就以为是不满意,就赶紧补充道:伯爷,和离之后,小的还有些钱钞送上,好歹也算是了结了这段不该有的姻缘。

    说完他忐忑的等待着,就怕方醒一声令下,然后门口那两个看着面色不善的家丁会让他消失的无声无息的。

    别怀疑,方醒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方醒没说话,一直等他汗流浃背时,才慢悠悠的道:那你还在等什么?去,让燕回过来,本伯问话。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手机版网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