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878章 锦衣卫内的暗流(感谢“伏魔人”成为本书盟主)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陛下

    刘观很痛苦,一方面他对那名御史恨得牙痒痒;可另一方面,作为都查院的左都御史,他必须要承担着保护手下这帮子愣头青的责任。

    否则以后谁会听你的?

    散了吧!

    朱瞻基拂袖而去,目光冰冷。

    皇帝怒了!

    众人面面相觑,然后散去,只有杨荣留在后面,走到呆滞站在原地的刘观身侧,叹道:这也是好事,至少能让那些御史别把弹劾当做是玩笑。胡言乱语一番就想成名,刘大人,这种想法要不得啊!

    刘观拱拱手,和杨荣一起出去。

    走出大殿,看着空中的艳阳,刘观苦笑道:兴和伯怂恿陛下另开工坊,告示已经出来了,不是匠籍,而是契约雇佣,这下可是惹到大麻烦了。

    杨荣不动声色的道:试试嘛,不试怎么知道匠籍的好处和坏处?陛下和大明都如同朝阳初升,垂暮的想法最好少拿出来说。

    这是难得的心里话,刘观拱手,感激的道:多谢杨大人指点。

    杨荣抬眼见到前方的几位同僚频频回头,就微笑道:这道理大家都懂,只是都习惯了保守,难怪陛下会发火。

    首辅的位置很好,可眼馋的也不少。

    杨荣这是想和自己拉近关系!

    心知肚明的刘观拱拱手,低声道:杨大人,多谢了。

    这是初步有了个好感,就和男女之间的关系一样,从刚开始的试探接触,到慢慢的热络,总得要经过几次那个啥。

    当东厂的人赶到都查院,从里面拖出一个被打的面目青肿的官员时,大家这才想起,这位皇帝的手中还有东厂这个大杀器。

    赛哈智依旧在锦衣卫里打盹,他希望让自己致仕的旨意马上就到,可等了许久,依然没见来召自己进宫的人。

    他一心想平安致仕,可在锦衣卫的人的眼中,这却是占着茅坑不拉屎。

    锦衣卫的人对此很是愤慨,于是就有人去怂恿沈阳,让他去皇帝那里吐一下苦水。

    我吐什么苦水?

    沈阳走近城门,见到告示下围了不少人,就凑过去看了看。

    不入匠籍,就如同是店里的伙计一般,签订契约之后,根据你的手艺给报酬,报酬谈不拢,那你可以不做

    好啊!这个好!

    一个书院的学生站在告示下面,对这些百姓大声的说道:只有一条,契约签订之后,若是谁敢把工坊里的东西泄露出去,那就等同于里通外藩,后果不必说,自己挨一刀,家眷都跟着流放,所以大家想清楚,工坊优先招聘学过科学的年轻人,只要能进去,别的不说,养活一家三口没问题!

    沈阳笑了笑,脸上的刀疤让他的周围空无一人。

    他缓缓走出城门,耳边听着关于工坊的议论,嘴角微微翘起。

    大人。

    手下牵来马匹,沈阳上马,一路往方家庄去了。

    而方醒此时却在大市场的外面吃春卷,一边吃一边问杜海林生意如何。

    不够辣。

    方醒吃了一口就觉得味道有些不对,皱眉道:别怕客人喊辣,越是喊辣的越喜欢吃,还有,你糖放少了些,多放些,甜咸辣混杂才是王道。

    杜海林堆笑道:伯爷,这边的人就好这么吃,上次放多了辣椒,那刘掌柜差点掀了摊子。

    方醒几口吃了春卷,问道:那他第二天可还来?

    来啊!

    杜海林脱口道,旋即有些明悟:难道他是后悔了?

    不行你就弄个大碗,想多放辣椒的就单独搅拌一番咦,你怎么来这里?

    方醒和杜海林聊的嗨皮,没注意沈阳已经到了身边。

    伯爷,那御史

    他就是方醒?

    是。

    杜谦和好友,光禄寺寺丞陈相就在大市场的里面,看着方醒和沈阳说话。

    陈相艳羡的道:你现在可是大理寺左少卿,再进一步就是正三品,也能去一窥尚书之职,不过我建议你最好是进内阁辅政。看目前的模样,以后内阁的权利会越发的重了,首辅几乎和丞相差不离,好地方啊!

    杜谦点点头,忧郁的道:人都说我是陛下的心腹,潜邸出来的心腹,可大理寺却不是上进之道啊!

    陈相嗨的一声道:你不是心腹谁是心腹?如今六部尚书都满了,暂时还看不出谁会下来,只有辅政学士会出缺。

    杜谦看到方醒指指摊子,杜海林就开始做春卷,不禁唏嘘道:你看看他,从文皇帝时就挂着兴和伯的爵位逍遥至今,无人能敌,这比什么学士都强。

    陈相目光微转,幽幽的道:他终究不是文官啊!

    杜谦没有理解错他的意思,轻声道:不是又如何?陛下信重他,连太后都召见过他几次,你说说这是什么?

    陈相微笑道:这是宠信,可宠信最不长久,红颜易逝恩断。

    别拿这个玩笑!

    杜谦侧身,眼神严肃的道:陛下当年受过他的教导,说是半个帝师也使得。你这话要是被人听到了,就算是陛下宽容,方醒也会让你生不如死。

    陈相还是微笑道:那么厉害?我好歹是光禄寺的寺丞,可不是那些小吏。

    杜谦见方醒上马,就转身道:吕震怎么死的?

    陈相愕然道:不是喝酒醉死的吗?难道是他?

    杜谦摇摇头:不是他,不过和他却有些关系。

    吕震和他冲突多次,这让他失了陛下的看重,不然一个给事中的官职,难道吕震的儿子真的不能做吗?

    杜谦缓缓走在大市场里,看着那些繁华,眼神凝重的道:宦海无涯苦做舟,吕震失了陛下的信重,心中郁郁

    杀人了!

    这时身后一阵喧哗,杜谦回身,就看到一抹刀光闪过。

    刀出人倒,沈阳走过去,一脚踩在倒在地上惨叫的男子说道:鬼鬼祟祟的跟着我们干什么?

    他刚才用的是刀背,不然男子现在已经少了一条腿。

    方醒确定不是跟踪自己的,就想起了锦衣卫的现状,在马背上俯身说道:应该是你上面的人,此事不容小觑,你马上弄走他审讯,有结果立刻就去禀告陛下,记住

    方醒盯着沈阳说道:别告诉其他人,此事你自己操作。

    沈阳悚然而惊,方醒低声道:别担心,陛下早有动动锦衣卫的心思。

    沈阳点点头,旋即他的随从就跟了来,他吩咐道:带到咱们的地方去。

    方醒点点头,然后冲着那边的杜谦拱拱手,驱马而去,方向却是进城。

    杜谦尴尬的拱拱手,从立场上来说,他和方醒应该是一伙的,可两人之间却一直有些疏离,对此朱瞻基就当是没看到,更没有让他们结交一番的心思。

    那人是锦衣卫的沈阳,这是被人给跟踪了?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手机版网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