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872章 家国(为盟主:‘0怒火冲天0’贺,加更!)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公主。”

    婉婉坐在梳妆台前,皱眉看着自己唇上的胭脂,突然拿起手绢,一下下的把胭脂给抹去了。

    “公主,该去太后娘娘那里了。”

    婉婉起来回身,对青叶说道:“大嫂去了吗?”

    青叶点头道:“皇后娘娘已经去了。”

    ……

    自从得知皇后和孙贵妃有孕之后,太后的心情就越发的好了。她接过宫务之后,找了由头发了不少东西,本质还是想为那两个孩子祈福一番,却得了宫中上下的欢呼。

    “这人就是这样,有了好处就高兴……这宫中一下要多了两个孩子,谁高兴?谁忧愁?这些本宫都知道,不过任由她们瞪眼罢了。”

    太后讥讽道:“那些人眼睛发绿,可却忘记了只有皇后之子方能继承大统,一个个急匆匆的在路上堵皇帝,哪有半点进宫时夸赞的矜持。”

    她讥讽的是最近后宫中的那些嫔妃去围堵朱瞻基的举动,最后化为一声叹息。

    “娘娘,皇后娘娘来了。”

    “她来做什么?”

    太后皱眉道:“赶紧扶进来,小心些。”

    可胡善祥进来的模样却是步履矫健,丝毫没有怀孕后要小心的自觉。

    “这时节你还来作甚?好生养胎才是正理。”

    太后皱眉看着胡善祥行礼,就抬抬手,有人过去扶住了她。

    胡善祥坚持屈膝福身,然后才被扶着去边上坐着。

    “可能吃吗?”

    皇后审视着胡善祥问道。

    胡善祥微笑道:“能吃,臣妾每日还和以前一般,只是分做五餐,说是对大人和孩子都好。”

    太后点点头,说道:“听说你还在散步?”

    胡善祥点头道:“是。母后,兴和伯家的都是这样,怀孕的时候,除去开始歇息几日,以后和平常一样,只要不干重活就没事。”

    太后愕然问道:“你怀端端时就是这样?”

    胡善祥点点头,太后笑道:“罢了,宫中有人怀胎,太医院怕担责,恨不能让人整日就躺着别起来,那可是遭罪啊!”

    “娘娘,公主来了。”

    俩婆媳还没聊几句,太后一听就乐了,笑道:“这小姑子倒是知道护着自己的大嫂,快让她进来吧。”

    “娘娘,孙贵妃请见。”

    婉婉才将进来,外面又来了孙贵妃。

    太后握着婉婉的手,正在问她可吃了刚做的月饼,闻言就淡淡的道:“请她进来。”

    孙氏被两名宫女搀扶着进来,看着弱不禁风。

    行礼之后,太后指指自己的右边,然后说道:“有身孕了就要小心,别到处跑。”

    孙氏坐下后笑道:“娘娘这里的茶格外的香,让臣妾忍不住想多来几次呢!”

    太后淡淡的道:“福建建宁府的茶,每年宫中都有分派,本宫这里倒是有些,只是你们怀胎要少喝茶,且等以后。”

    气氛有些尴尬,孙氏却微笑着,自然从容。

    婉婉问道:“大嫂,端端呢?”

    这宫中也只有胡善祥能当得起她这一声大嫂,所以哪怕是于礼不合,胡善祥依旧是温婉的说道:“陛下今日歇息,就把端端带到了前面,大概是要疯玩一阵。”

    太后笑道:“皇帝劳累,有端端在他也能松松,你们也照顾好自己,以后宫中的孩子多了,也热闹些……好了,都各自回去好生养着。晚上也别拜什么月了,免得受寒。”

    婉婉起身道:“母后,我想去看端端。”

    今日中秋,太后爽快的道:“去吧去吧,别太闹腾就是了。”

    等人一走,太后靠在椅背上,一个宫女过来帮她按摩着肩部。

    太后苦笑道:“这宫中何时才能不用动心眼呢?”

    ……

    乾清宫外,端端手中提着个小灯笼在疯跑着,身后一溜的宫女嬷嬷。

    朱瞻基就站在台阶上看着,身边却是孙祥。

    “陛下,权大人大清早就出了城,半路遇到了兴和伯,还吃了一顿锅贴……出城后还吟了范文正公的一首渔家傲。”

    朱瞻基摸着栏杆,喃喃的道:“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他想说什么?大潮之下,何人能当之?我不进则敌进,千百年的道理,为何这么多人都看不明白呢?”

    朱瞻基的话孙祥不敢接,他知道自己只是一个过渡,为了在下台后有个好结果,他最近很少沾东厂的事,大多交给了安纶。

    朱瞻基摆摆手,孙祥告退。

    端端难得这等撒欢的机会,在殿前疯跑了许久,然后满头大汗的站在台阶下嚷道:“父皇,要吃月饼。”

    朱瞻基皱眉,假装不高兴的说道:“你胖了,不能吃月饼。”

    端端低头看看自己的小短腿,不服气的道:“父皇,我还没有无忧胖。”

    朱瞻基仔细看着女儿,突然发现自己好像疏忽了许多,包括女儿成长的过程。他微笑道:“宫中的月饼还在做,晚上才能吃。”

    其实宫中的月饼在早上就做了,而且也分发了下去,只是皇帝这边的月饼要晚上才送来。

    端端气极,仰头嚷道:“无忧昨天就吃上月饼了。”

    作为皇帝目前唯一的女儿,端端深受太后的喜爱,所以也养成了活泼的个性,不怎么畏惧皇帝。

    “你怎么知道的?”

    朱瞻基缓缓走下来,逗弄着女儿。

    端端抱着他的大腿,仰头道:“前几日无忧跟着进宫说的,她说今天他们家就能吃月饼了,父皇,咱们家很穷吗?还没无忧家有钱。”

    朱瞻基无奈的低头道:“是规矩而不是没钱。”

    端端遗憾的叹息一声,小大人般的说道:“父皇,那我就省些花用吧?给您多吃些肉。”

    童言稚语可笑,但却真诚。朱瞻基心中柔软,摸着她的头顶说道:“父皇有钱,不用端端节省。”

    父女俩在那里低声说话,俞佳疾步过来,禀告道:“陛下,兴和伯夫人送来了不少东西。”

    “月饼!”

    端端顿时就欢呼起来,然后拉着朱瞻基的手央求道:“父皇,吃月饼,吃月饼。”

    朱瞻基被她摇拽着手,只能无奈的道:“去吧去吧,少吃些。”

    他担心自己的闺女最后吃成了个胖子。而在皇后和太后的眼中,能吃能蹦跳的端端就是个开心果。

    端端被带去了后宫,朱瞻基负手在殿前踱步,宋老实照例夹着扫帚跟在后面。

    “你家中秋吃什么?”

    朱瞻基招手让他过来,问了一下家中的情况。

    作为宫中待遇最特殊的太监,宋老实最近红得发紫,居然能一个月见一次老娘。

    宋老实板着手指头说道:“陛下,奴婢家中过中秋要杀一只鸡,还要做有馅的面饼,我爹还要打酒,晚上一家人坐在院子里慢慢吃。”

    朱瞻基见他有些垂涎欲滴的模样就说道:“宫中晚上也让你们松散一番,不过当值的不许饮酒。”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