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870章 没了血性(今天要加加加......更!)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定国公府宴客当然是分餐制,大家一人一个小几,而且还附庸作雅的没有椅子。

    方醒盘腿坐在垫子上,目光扫过众人,举杯道:“斟酒!”

    秦红巧笑倩兮,暗香盈袖间,酒液满杯。

    方醒举杯道:“明算明经……都是偏颇,你们想试探方某让书院全面介入朝堂的决心吗?对不住,让你们失望了,书院依旧会保持目前的规模。”

    书院肆意扩张的那一天,就是和儒家彻底翻脸的日子,双方再无转圜的余地,各种明争暗斗将会成为朝政的主流,可大明是什么?

    到了那个时候,道统才是王道,失去了道统,大明算个屁!

    所以方醒很清醒,哪怕蹇义暂时低头他依旧没有得意。

    书院每次招生的规模就是那么多,说句实话,还比不上一个府学的规模,差远了。

    而这也是当今儒家一直容忍着书院的原因所在,如若不然,大家就刀子见红吧!

    “明算……”方醒微笑道:“那只是去考账房先生,至于那可笑的推算月食……恕我直言,明算只能是一位学生所学的一部分,专门为此去设立一科,可见那些儒人倨傲到了何等程度,对算术不屑一顾,以为凭着经书就能治国,我还是那句话……治治痔疮给本伯看看?!”

    方醒把酒杯搁在小几上,身体微微后仰,对徐景昌说道:“定国公今日莫不是要摆鸿门宴?”

    徐景昌干笑道:“你太尖锐了,大家有话好说嘛!”

    徐敏在微笑,杨进有些若有所思,方醒见两人的神色,就随意道:“书院的学生一起出仕了,我就说怎么外面的反应那么安静,合着是在这等着我呢。大哥今日所为何来?”

    张辅意态闲适的说道:“喝酒。”

    方醒微微一笑,又对朱勇点点头,朱勇说道:“听闻今日有人要说一番振聋发聩的话,所以朱某来了,话在哪?”

    徐景昌尴尬的道:“只是两边说好罢了,我这里听了之后觉着是个和好的就会,要不我找了这些女人来作甚?”

    徐敏和杨进心中惊骇:方醒随意问了一句话,这三位国公居然都纷纷表态,而且还不敢和他站在对立面。

    这是多大的威势?

    秦红暗自心动,身体不禁就又偏了过去些,软玉温香一怀。

    方醒顺手一挡,就把秦红挡住了,不顾她幽怨的眼神,说道:“儒家高高在上,如何肯和我这等山野村夫和好?今日这不算是鸿门宴,不过却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想试探就明说,何必浪费大家的时间,无趣!”

    “兴和伯……”

    杨进起身,怒道:“这些学生出仕,小吏罢了,若是想使坏,学生二人何须来此。”

    “因为你们害怕了!”

    方醒目光俾睨的看着他,说道:“本伯人称宽宏大量,多少人倒在了这四个字之下,尔等胆小惜身,何人敢来一战?谁?!”

    杨进气势一滞,然后喝道:“学生本心不乱,若是眼见丑恶,如何不敢?!”

    方醒注视着他,目光淡漠。半响之后见他依旧眼神不乱,就点点头,然后仰头看向徐敏,说道:“你一直在旁观,不想出头,这是投机。我不讨厌投机的人,可在面对我这么一位凶名赫赫的伯爵时,杨进敢不退,这值得夸赞,而你……兴许以后你会成为一位仕途顺畅的人,可必定对家国无益。”

    方醒的这番话几乎就决定了这两人未来的仕途。

    杨进得到夸奖,以后多半会被压住。而徐敏被批评,以后肯定会有人追捧。

    能让方醒恶心的事,就有那么一群人喜欢去做。

    “兴和伯……”

    徐景昌作为主人,觉得气氛实在是太尴尬了,就示意了一下。

    方醒拱手表示歉意以及领情,然后却不肯饶人。

    “回去告诉让你们来的人,方某做事干干净净,不针对人,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

    方醒微笑着,目光转动,看了在坐的人一眼。秦红一脸心醉的看着他的侧脸,只觉得这个男人高大的仿佛是充斥着天地间,只是一个眼神,就能让人臣服。

    徐敏面色如常,方醒点点头说道:“你的面皮够厚,颇有唾面自干的风采,这就是成功的先决条件,方某看好你。”

    徐敏无辜的看着徐景昌,说道:“兴和伯,学生没说什么啊!”

    张辅眼皮微抬,淡淡的道:“有时候不说就是表态,你已经表态了。”

    朱勇皱眉道:“年轻人不要学了那些老家伙躲避,只想着在后面捡好处,你以为自己是皇亲国戚吗?”

    文人看不起武勋,可武勋却觉得自己是靠着祖辈一刀一枪拼杀出来的爵位,当然也看不起勋戚。

    所以朱勇直接把勋戚拎出来讥讽人,若是传出去,少不得会有些人在背后诅咒他。

    徐景昌干咳一声道:“好了,喝酒喝酒。”

    他现在就是国戚,所以很尴尬。

    方醒举杯,发现几个女人都坐直了身体,不时面色红红的偷瞟自己一眼,就有些纳闷的一饮而尽。

    他不知道在秦红的眼中,在坐的三位国公堪称是跺跺脚就能让京城颤几下的角色。而他刚才目中无人、肆无忌惮的当着他们的面嬉笑怒骂……

    要知道这三位里可是有两位平日里是以儒家子弟自居的。

    朱勇不渝的道:“气氛不对,哪来的酒兴?换个地方吧。”

    虽然国子监的两人来意暧昧,不过徐景昌的好意方醒是领了,所以他抬手道:“何必这般,我等自得其乐即可。”

    可终究心中有隙,接下来的气氛自然不和谐。不过是几巡酒之后,那两人就起身告罪,说是不胜酒力。

    可开口的居然是杨进,而不是被方醒一番话怼的应该无地自容的徐敏。

    等两人走了之后,徐景昌说道:“你那动静太大了,蹇义必然是被陛下压着,这才出了公文,所以我想着缓和一二,这才牵了线,早知道他们是来试探的,老子一脚就踢了出去,还想喝酒抱美人?”

    徐景昌搂着身边的女子,得意的道:“回家抱枕头去!”

    空出来两个女子,徐景昌就令她们献舞,一时间佩环声清脆,香风阵阵袭来。

    “那些学生大张旗鼓的出仕,以后你的事情可就多了。”

    张辅低声道:“那些人自然会用学生们的仕途来撩拨你,等你疲于奔命时,上下皆厌,到时候谁还肯帮你?”

    “那就弄死他们!”

    方醒微笑着,说出的话让身边的秦红浑身发寒,不禁坐直了身体,不敢靠近,只恨刚才没听到才好。

    张辅愕然,方醒说道:“这天下哪有那么多为别人效死之人?多杀几个,杀鸡儆猴,自然就消停了。”

    张辅微微摇头,觉得方醒这种处置方式太过霸道,终究不可持久。

    朱勇在边上举杯道:“兴和伯此言正和我的意,喝一杯。”

    方醒微笑道:“快意恩仇本就是血性,武人没了血性,那还尸位素餐作甚?待在家中搓卵子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