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867章 留住魂魄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祝书友们元宵节快乐!今年都顺顺利利的,万事如意!

    ......

    “那些哈烈人在警惕着咱们,他们经常会派出斥候来窥探,想看看大明是否想大举进攻。”

    张羽在喝酒,哈烈人远遁,兴和堡已经安全了,他的日子也好过了许多。

    钟定夹了片羊肉吃了,然后喝了口酒,被辣的皱眉。

    “他们被文皇帝打断了脊梁骨,除非是找到大靠山,否则哪敢再来挑衅?”

    钟定眉飞色舞的道:“以后这边就是塞外江南啊!张大人,以后这边肯定会扩军,到时候你也会升官,咱们一起携手,好生把这里变成大明在塞外的江南。”

    张羽叹息道:“没人怎么办?每日看到的都是军户和俘虏,还有那些鞑靼人。阿台一心想去北平过太平日子,说再也不愿意吹塞外的风。没有足够的移民,以后这里究竟是谁的?”

    钟定微笑道:“上次本官给兴和伯去信问过此事,他说要条件,朝中会给移民塞外的百姓提供更好的条件,保证他们在塞外比在关内的日子要好许多。”

    张羽欢喜的道:“那就好,移民的日子好过了,咱们的日子也不会难过。”

    钟定点点头,摸摸脸上粗糙的皮肤,说道:“岁月催促,你我都变老了。”

    两人在塞外携手多年,钟定的话勾起了张羽的回忆,他举杯道:“该来的我不推,老了就老了,不过每当看到那个大京观,我就觉着自己还是个毛头小子,还能再杀敌一百年。”

    两人相对一笑,这时外面有人大抵是喝多了,用嘶哑的嗓子大喊着。

    “……海日生残夜,江春……江春入旧年,家!家!家在哪?哈哈哈哈!”

    钟定把脸伏在双手中,然后用力的搓了搓,瓮声瓮气的道:“家在哪?”

    ……

    “家在哪?”

    蒋迪站在京观的前方,缓缓低头。

    那京观石上的狭长眼睛静静的看着他,眼瞳微红。

    陈弼站在他的身边,被这只诡异的眼睛吓了一跳。他退后一步说道:“蒋迪,这里真的有些邪性,我觉得冷的不行。这眼睛更是邪门,听说是兴和伯用来镇压京观所用……”

    “娘,我是小猪。”

    陈弼见到蒋迪居然跪在了京观石前,不禁一惊,然后就过去抓住他的肩膀,急道:“你疯魔了?”

    蒋迪低声道:“这是我娘的眼睛。”

    陈弼心中大骇,他转身看看四周,却没有人影。

    “你这是魔怔了?是什么鬼?赶紧滚!”

    “娘,我来看你了。”

    蒋迪看着那只狭长的眼睛,低声道:“娘,我去金陵祭拜过你,和爹一起去的。”

    陈弼松开手,退后一步,颤声道:“你……你是燕娘的儿子?”

    “是。”

    蒋迪抚摸着石碑,说道:“那时候我傻乎乎的,去了金陵祭拜我娘之后,回来我就觉得自己突然长大了。”

    “我爹从不许我在外面提及我娘的事……我觉得憋闷的慌,就跟着来了这里。”

    “你娘葬在金陵,你为何不去那边祭拜?”

    “那边住宿吃饭很贵,上次我爹都是攒了许久的钱才能去一次。”

    蒋迪摸着石碑,低声道:“娘,金陵那边好贵,我以后来这边陪你好不好?我就在这里,每日来看看你,陪你说话……”

    “爹不答应,说我倔,等我十六之后就随我。娘,我要好生读书,然后让你每日都能见到我。”

    陈弼听到了哽咽声,他黯然退后,想起了以往同窗之间谈及家人时,这个说母亲经常做好吃的,那个说母亲会偷偷给他钱花,只有蒋迪,他从不说自己的母亲。

    “娘,家里多了个弟弟,他们说以后我也会有孩子,娘,我不知道这些,没人教我……”

    稚嫩的蒋迪在石碑前低声说着,比他大两岁的陈弼缓缓抬头,看着那些被土封住后又露出来的骸骨。

    夕阳只剩下半个圆还在地平线上,京观渐渐的阴森起来。

    那只眼睛在看着,在看着蒋迪。

    错眼间,陈弼恍惚看到那眼睛变得柔和了些。

    “娘,他们说没人祭祀的都是孤魂野鬼,以后会慢慢的散了……您别散,我会来陪着您,以后我的孩子也会来陪着您……”

    蒋迪打开这一路都背着的包袱,解开几层土布之后,从里面拿出一件没做完的小孩衣服。

    “娘,这是您给我做的衣服,爹给了我,还有兴和伯给的玉佩,我能留在这里,一定能……”

    …...

    “你们尽情的开荒种地,随便你们放牧,不收赋税,十年不收。”

    陕西的一处县衙外,一个小吏在声嘶力竭的冲着周围聚集的百姓喊着。

    “这一路过去也不花钱,吃饭住的都是官府管,过去就发耕牛,还给你们建好了房子,还等什么?”

    “咱们这边看着就是灰蒙蒙的,那边听说到处是草地,随便养几头羊就能养活一家子,现在不去,朝中可是说了,因为塞外有的地方不适合种地,等人满了就只能去别处了。”

    小吏说的嗓子眼发烫,他接过同事递来的碗,仰头喝了水,然后舒坦的擦擦嘴。

    下面一个老汉突然问道:“大人,别处是哪里?”

    小吏一怔,他也不知道是哪里,就胡诌道:“奴儿干都司,那边冬天撒尿得带着棍子,还有就是缅甸,那地方的蚊子有咱们的脑袋大,想去不?”

    那老汉把头摇的跟拨浪鼓般的道:“那被叮一口还不得死人?不去不去,大人,撒尿拎着棍子干啥?”

    小吏得意的显摆着:“那边冷的吓人,撒出去的尿马上就冻住了,你得拿棍子敲断,不然你就等着家伙事被冻成棍子吧!”

    老汉想了想,又问道:“大人,要是一家子过去,到那边正好是冬天,没粮食吃啊!”

    小吏轻嗤了一声,轻蔑的道:“都说了官府一路管着过去,到了那边会发口粮,一直发到你种的粮食收割了,或是你养的羊长大了,懂不懂?都是官府管着呢!”

    老汉点点头,说道:“陛下是个好皇帝,说话算话,那小的马上回家问问几个儿子,要去就趁早,免得好地都被人给抢光了。”

    老汉挤出人群,脚步匆匆的往城门方向去了。

    小吏跳下台阶说道:“都回去吧,愿意报名的就来这里登记,一旦登记了就回家去收拾东西,到时候看告示,等着一起出发。”

    人群渐渐开始散去,留下了十余人,小吏见状不动声色的说道:“走之前还能吃一顿好的。”

    一个穿着破烂衣裳的男子吸吸鼻子说道:“我家中的东西怕都只能当一顿好吃的,留在这里也是半死不活,去了!”

    有人带头就好办了,从众心态下,这十余人只有一人没来登记。

    等这些人回家去收拾东西之后,肯定会影响到不少人,到时候……

    登记完之后,小吏去了县衙的后门处。一出去就看到先前那个话最多的老汉在等着,就摸出一把铜钱,仔细数了一遍。

    “我喊了半晌嗓子都哑了,就留十个铜钱,剩下的就是大人给你的报酬,自己数数。”

    老汉双手捧着铜钱,然后蹲在地上数着,连数了三遍,这才把铜钱装进一个布做的钱袋里,起身堆笑道:“大人,小的还能多来几次。”

    小吏见他被扣了十个铜钱也懂事的没吭气,就想了想,说道:“你下次再来记得把脸上抹抹。”

    老汉欢天喜地的去了,等走远后,他自言自语的道:“再来几次,就带了老大去塞外,把这些铜钱都给留在家里的老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