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862章 步步紧逼(本月最后一天,求月票。)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臣有罪。”

    吏治糜烂,首当其冲的就是蹇义!

    朱瞻基冷冷的看着他,说道:“作为吏部尚书,首先想着的应当是大明,而不是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朕时常在想,你们究竟是谁的臣子,朕的?大明的?怕都不是吧!你们只是自己的臣子!”

    无人回答这话,也没人去反思自己是否真如皇帝所说的那样。

    人性本私,无私的多半会光耀千古。

    所谓的养浩然正气,实际上不过是熏陶罢了,可人性本贪,能熏陶出几个?

    “本朝可能出一个文天祥?”

    朱瞻基缓缓吟哦着:“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朕知道你们都以为如今的大明是盛世,可朕要告诉你们,盛极而危!”

    “陛下,臣愿为大明的文山先生!”

    朱瞻基循声看去,见到是于谦,就说道:“听闻你平日以文山先生为榜样,好生去做。”

    杨荣终于出班了,他躬身道:“陛下,书院的学生臣尽知之,臣以为他们不为国效力太过可惜。”

    作为首辅,杨荣此时的和稀泥是再恰当不过了。

    朱瞻基微笑道:“顺天府缺了府丞,朕看那陈嘉辉就不错。”

    说着他盯住了蹇义,眼神温和。

    可大家都知道,这是蹇义最后一次机会,错过就得准备回家养老。

    蹇义眸色黯淡,他想起了为林卜说好话的李芬。

    那信誓旦旦的模样还在脑海中,蹇义却只希望李芬没有收受贿赂。

    年轻的帝王有些兴奋了,他觉得自己成功的压住了群臣。

    群臣沉默着,朱瞻基迫不及待的说道:“顺天府府丞出缺,通判陈嘉辉兢兢业业多年,就由他接任。”

    蹇义有些神思恍惚,他还在想着李芬,他在担心着,担心在吏部号称是自己心腹的李芬犯下大错。

    ……

    按照往日讨论补缺的程序,此时的蹇义应该已经回到了吏部。

    延迟了半个时辰之后,申时中,蹇义姗姗来迟。他疲惫的模样让李芬心中一个咯噔。

    “大人,可是有纷争了?”

    吏部推举官员,大家一起审议,这个是正常流程。

    可有皇帝坐镇,一般很少会出现纷争。

    蹇义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问道:“林卜之事你可知手尾?”

    李芬诧异道:“大人,林卜的履历出色,下官看了就觉得他接王岳的缺再恰当不过了。”

    蹇义肚子里憋着一团火,可却不动声色的继续问道:“你和他可相识?”

    李芬摇头道:“臣与他从未谋面。”

    蹇义点点头,说道:“下次注意。”

    作为吏部尚书,基本的担当他还是有的,不会迁怒于李芬。

    李芬应了,然后问道:“大人,可是那林卜出了事?”

    蹇义从那微变的语气里察觉到了些异常,他反手就是一耳光。

    啪!

    李芬捂着脸退后一步,却没有愕然,只是低头。

    蹇义森然道:“你干了什么?说!”

    李芬垂首不语,蹇义气急而笑,说道:“要锦衣卫的人来吗?”

    “大人救我……”

    ……

    就在李芬跪在蹇义的身前时,辛老七也独自来到了城西的一个小院外。

    小巷深深,秋风下,落叶缤纷。马上就是中秋,小巷里多了不少孩子的欢笑。

    “小宝,回家吃饭!”

    “娘,是什么好吃了?”

    “回家就知道了。”

    “来了来了!”

    孩子欢喜的从辛老七的身后跑了过去,在美食的诱惑下,对辛老七这个陌生人根本就没多看一眼。

    等孩子跑过之后,辛老七轻轻一跃就抓住了墙头,然后悄无声息的翻了进去。

    前院有些脏,辛老七从侧面慢慢朝着厢房而去。

    厢房里,一个男子独自在喝茶,边上的床榻下遗落着一件红色的肚兜,系带散乱,别有诱惑之意。

    “洗好了没有?别让老子等着。”

    男子把茶杯放下,不耐烦的冲着里面喊道。

    一阵水声之后,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小女才将从另一处来,不洗干净……那就怠慢了。”

    男子骂道:“装什么装?都是千人骑万人……谁?”

    男子突然猛地起身,正准备回头时,身后一个声音冷冷的传来:“你若是敢跑,我会将你的双腿打断。你可以试试。”

    ……

    “确定就是那处吗?”

    “是的老爷,锦衣卫的人很厉害,只是没能动手,那些人有些不高兴。”

    小刀侧耳听到了迎亲队伍传来的敲打声,就急促的说道:“沈大人训斥了那些人,然后七哥独自去了。”

    方醒点点头,说道:“此事能查到就是承情了,那些人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以为此事查出来是功劳,所以无需理会。”

    “老爷,蹇义刚回到了吏部。”

    方醒点点头,“那李芬极力为林卜说好话,蹇义不可能不怀疑,那么现在他会怎么办?”

    ……

    “多少?”

    蹇义低声喝问道:“你拿了林卜多少好处?”

    李芬跪在地上,仰头哽咽道:“大人,没多少,才一千一百贯。”

    蹇义一脚就踢翻了他,指着他喝骂道:“一千多贯还没多少?太祖高皇帝时足够你全家剥皮实草了!”

    “大人救我,下官以后唯大人之命是从!”

    李芬翻身膝行过来,抱住蹇义的腿,仰头道:“大人,此刻吏部不能出事啊!否则下官何惜此身,抄家灭族也在所不惜……”

    蹇义低头,看到李芬一脸的鼻涕眼泪,眼中却是掩饰不住的有恃无恐,就厌恶的道:“锦衣卫的沈阳和方醒交好,东厂更是在监察百官,今日之后,吏部就会是他们的眼中钉,你哪里能躲过去?”

    李芬吸吸鼻子,眼泪神奇的消失了,他说道:“大人,下官收钱的时候没经手,林卜送钱的人也不认识收钱的人。”

    蹇义瞬间就犹豫了,他不想姑息养奸,可在这个敏感时期,吏部爆出右侍郎收受官员钱财的丑闻,那对吏部就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他不怕朱瞻基换掉自己,因为他无私心!

    他只怕新来的是皇帝的心腹,那大明的官场……

    “大人,下官的钱钞并未放在家中,他们找不到证据……”

    ……

    “嘭!”

    厢房的男子被一脚踢撞在床柱上,整个床架都被撞塌了。

    “啊……”

    里面出来一个女子,见到男子倒在床上呻吟,不禁就尖叫了一声。

    “不想死就忘记今日的事,滚!”

    一个私娼还不足以让辛老七出手,他指指门外,女子急匆匆的就往外跑,跑到一半时又回身捡起了那件肚兜,然后堆笑道:“大哥放心,小女还想长命百岁,必然不敢乱说。”

    辛老七冷冷的看着她出门,然后过去,一把拎起男子,问道:“李芬的钱物放在哪了?”

    “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