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784章 装疯,假硬(感谢‘Justin_yu’成为本书新盟主!)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ps:月初,有保底月票!恳请大家出手!求月票!

    ......

    太原城全城戒严了。

    晋王府的外面成了军营,军士们两班倒把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

    一队军士把门槛卸掉,然后赶着牛车进去送粮食。

    蒋密站在边上看着那些王府仆役在卸货,那些军士都冷冰冰的盯着他们,丝毫没有去帮忙的意思。

    没有肉,没有油水,都是米面,菜蔬都没有。

    这是囚犯的待遇!

    蒋密拖着沉重的脚步去见了朱济熿。

    朱济熿已经换了一身素服,白的耀眼。他在抄写佛经,据说是要为大行皇帝祈福,并祝愿新皇能万事顺遂。

    听到脚步声,朱济熿抬头,问道:“薛禄还是不肯觐见本王吗?”

    蒋密点头道:“殿下,外间的封锁依旧,薛禄不肯露面,每日的供给都是米面,菜蔬全无,殿下,咱们……”

    朱济熿微笑道:“无碍,本王虽然想去京城祭奠,可在王府中也是一样的,心到了,比什么都强。现在本是孝期,怎能食用荤腥?米面再恰当不过了。你压一下他们,不许闹腾,否则……不管是谁,你随意处置了。”

    蒋密垂眸,看到了一双在微颤的脚,知道这位殿下是在强自镇定,心中怕是已经慌乱到了极点。

    前几日他还在穿着藩王的服侍,然后让一个内侍穿了素服,不时露一面,让外人以为是他。

    可自从薛禄拒绝见他开始,朱济熿就自觉的换了衣服,然后开始抄写佛经。据说每日他还念佛三千遍,为大行皇帝祈福。

    “殿下要登基了吧?”

    朱济熿欣喜的问道。

    蒋密只觉得大脑晕沉,随口道:“是,按照时日推算,应当就是这几日了。三请应当过了……”

    三请四请,三拒四允,这便是程序,哪怕你再迫不及待的想当皇帝,也得走的过场。

    朱济熿叹息道:“好容易才有了这盛世啊!你再去求见阳武侯,就说……本王想给殿下再去封信,不知可否。”

    蒋密去了,朱济熿的面色猛地一变,问道:“可能挖地道出去?”

    一个男子从侧门进来,躬身道:“殿下,不能,薛禄在府外埋下了大瓮,专门监听挖洞。”

    朱济熿点点头,就在男子准备告退时,案几上的佛经和纸张飞了起来。

    男子看着在空中飘飘荡荡的纸张,心中惊惧,急忙跪下。

    朱济熿此时虽然被困在府中,可要杀他却不费事。

    他的目光下移,看到朱济熿已经站了起来,面色涨红。

    “都是废物!废物!”

    朱济熿挥舞着双手嘶吼道:“袁熙和雷度无用!辜负了本王的重托,拦截的人更是无用,都该死!本王早该杀了他们!”

    他鼻息咻咻的转动着,犹如困兽。

    “那个方醒何时回京的?宣府是摆设吗?为何不拦截?这是谋逆!方醒谋逆!来人啊!方醒谋逆!”

    门外进来几个侍卫,他们呆呆的看着癫狂的朱济熿,觉得这人疯了。

    “来人呐!方醒谋逆,他谋逆!”

    朱济熿就像是疯子般的在殿内奔跑着,渐渐的,他看向虚空,伸出双手,就像是想承接些什么。

    “那是文皇帝来接本王了。”

    朱济熿虔诚的跪下,低头,就像是有人在抚摸着他的头顶。

    薛禄就在殿外冷冷的看着这一幕,身边的军士挥手赶走了那几个侍卫。

    “本王看到了太祖高皇帝,看,佛光……”

    朱济熿伸手,仿佛是想抓住什么,然后又起身。他转了几圈,面色绝望的道:“走了,都走了!为何不带走本王?”

    “外面有阳光,王爷该去晒晒太阳,晒掉那些野心和龌龊!”

    朱济熿缓缓转身看着薛禄,傻笑道:“你是谁?为何敢在本王的面前不跪?打!来人,打出去!”

    在看到薛禄之后,除去几个心腹之外,其余人哪敢停留,都跑了。

    薛禄走进来,沉声道:“殿下,你和黄俨勾结谋逆,事情已经败露。你派人拦截殿下,那些人供认不讳,如今你想靠着装疯就能避过去吗?去看看太原城中的百姓吧,他们即将欢呼鼓舞。”

    “本王要当皇帝,本王是神灵下凡,你等凡人怎敢……”

    薛禄冷眼看着朱济熿在表演,冷笑道:“太子殿下即将登基,晋王府各色人等开始甄别,殿下自便,若是觉着装疯卖傻更好,那下官乐见其成,想必太子殿下也会网开一面,不过还请殿下装的像一些,否则就是欺君,大祸临头!”

    薛禄转身,大步出去。

    “把王府的人都叫过来,各自甄别,涉嫌谋逆的关在一起,包庇者同罪!”

    随后外面就传来了各种声音,没人敢哭嚎。

    “王府左长使蒋密谋逆……”

    “王府……”

    朱济熿呆呆的站在那里,听着外面的唱名,突然笑了。

    “父王,父王……”

    他笑的无邪,然后跌跌撞撞的往后面跑去。

    “父王……哈哈哈哈!”

    疯狂的笑声传到了外面,薛禄冷冷的看着下面的人,说道:“再说一次,敢包庇的,本来不该死,那也该死了!”

    王府很大,伺候朱济熿一家子的人很多,多到比薛禄带进来的军士还多。

    人群默然。

    薛禄的眼中闪过厉色,说道:“检举有功!”

    人群活了,那些呆滞的眼神活了。

    “侯爷,小的要检举……袁熙和雷度,他们都是逆贼!”

    ……

    东厂的刑房里惨叫声不绝于耳。

    安纶陪着方醒走进来,说道:“那陈桂就是黄俨一党的,原先准备下毒毒杀咱家和孙公公,最后正好宫中有事,就咱家沾唇,结果拉了许久…..”

    进了刑房,里面三个男子被绑着用刑,方醒认出其中一个是陈桂。

    安纶说道:“他还想把咱家踢下茅厕,最后被咱家给弄下去了,臭烘烘的,冲洗了好久,不然这屋子没人愿呆了。”

    方醒目光搜寻一遍,问道:“袁熙和雷度呢?”

    “在隔壁!”

    安纶领着方醒出去,说道:“那些人大多在刑部,只有主犯在东厂,锦衣卫这次算是坐蜡了,沈阳还好,冒险在宫外求见,哪怕被拒绝了,可总比赛哈智强……兴和伯,赛哈智怕是要坐蜡了。”

    方醒没接这个话茬,赛哈智明哲保身,朱瞻基自然会记在心上。

    “孙公公进宫去查探被困,后来和宋老实一起帮忙,哎!也算是无功无过,那黄俨就该千刀万剐啊!”

    安纶推开隔壁的门,方醒诧异的发现这里居然没有用刑,就像是牢房。

    两个看守的番子起身行礼,方醒点点头,盯着被绑在柱子上的袁熙和雷度,说道:“殿下已经派人去传令,晋王府开始甄别了,等殿下登基之后,自然是该死的就得死。你们算是晋王的心腹,求仁得仁,到了地底下千万别忘了仇人是谁。”

    安纶尖声笑道:“兴和伯这话倒是值得商榷,他们就是叛逆,不动刑就是等着千刀万剐,到时候剩下些骨头棒子,直接就被野狗啃了,这世间就当是没来过,哪还有魂魄啊!”

    袁熙的脸上消肿了,留下了一片青紫,他微笑道:“兴和伯,成王败寇,在下早有准备,不过你私自回京,这是大罪,现在没人计较,等以后你会慢慢的知道肆意妄为的后果,在下到时候在地底下等着看你怎么飞黄腾达,一路走好啊!”

    “你在作死!”

    安纶摩拳擦掌的去找皮鞭,方醒看着袁熙笑道:“让你失望了,陛下派人给了我旨意。”

    袁熙的面色惨白,强笑道:“你在撒谎,若是有旨意,那你为何不带聚宝山卫前来?”

    方醒双手抱胸,皱眉道:“因为我还得提防着宣府作乱,你以为谁都如你们一般的,只有野心,为了那点野心愿意带着这个世界沉沦!我也懒惰,也曾经想缩在方家庄里不管闲事,可终究是出来了。可你出来干什么?据说你以少师为榜样,可在我看来,你连少师的脚趾都够不着,说吧,你们是如何跟文方勾搭上的?”

    袁熙愕然,然后又笑了:“你还想着要对付南方的文人吗?方醒,你果真是走一步看十步,可惜在下不知,文方只是被黄俨鼓动了。”

    “黄俨?他没有机会和文方密谈。”..

    方醒摇摇头,说道:“如果你还想在去之前少受苦,那就坦诚些,否则我会亲自教你做人。”

    袁熙看到方醒拿出来一个小包,眸子一缩,就说道:“既然已经事败,此事并无遮掩的必要,文方喜欢服散,不过是怂恿了一下,他就对张茂恨之入骨,然后趁着他服散的时候让他写下了谋逆的东西……”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