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776章 换太子(月底求月票)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宫门打开,全林出来了,身后跟着两个太监。

    大明的皇城防卫力量强大,由诸卫轮番把守。

    至于皇城内和宫中,带鸟的除去皇族之外,没人能长时间停留。

    这是朱元璋汲取了宫变的历史教训做出的决定——削弱宫中的守卫力量。

    但这个决定也为以后的夺门之变和梃击案埋下了伏笔。

    全林一脸的悲痛,大声道:“陛下临终有遗诏,太子无德,废之!由襄王继位!诸位大人正在和娘娘商议,稍后会有消息出来。”

    所有的哽咽都消失了,大家都被这个消息给惊呆了。

    张辅茫然看着全林,看着全林脸上的泪水和悲痛,喃喃的道:“为何会这样?为何会这样?”

    而文官们先是愕然,然后有几人面露喜色,随即就装作悲戚的模样哽咽几声。

    朱瞻基太强硬,而且对文官的态度不好。一旦他上位,文官的好日子大抵就结束了。

    至于襄王朱瞻墡,那可是个贤王,知书达理,仁厚不在刚驾崩的皇帝之下。

    好人选啊!

    “为何?为何会是襄王!?”

    人群中一个武勋喊道,旋即被人捂住了嘴。

    “闭嘴!你想被清算吗?”

    那人噤声,张辅却起身问道:“陛下既然已经召回了太子,为何还要另立襄王?”

    是啊!如果要立襄王的话,皇帝应当是……

    咦!不对!

    大部分人也觉得不对了!

    全林摇头道:“此事咱家不知,不过娘娘正在和群臣商议……有些不便之处……让咱家来告诉你们,都暂时回去吧,等待消息。”

    徐景昌却在这个时候冒头了,他大抵是喝了点酒,嚷道:“胡言乱语!陛下怎会突然换太子?叫杨荣他们出来说话!”

    “对!叫杨荣他们出来说话!”

    “换太子这般大的事,陛下怎会临时变卦?”

    阴谋者总是认为自己的谋划全无漏洞,可这只是一厢情愿罢了。

    武勋们都纷纷鼓噪起来,他们可不乐意见到那个‘贤王’上位!

    ……

    “大人,宫中来人,说是要换太子!”

    兵部,金忠静静的躺在一扇门板上,这是随时准备抬走的意思。先前出宫时御医给药,说是让他赶紧回家。

    这是暗示晚些怕他到家就是死人了!

    闻言他侧身看着房门处,等报信的人进来后,他嘶声道:“不可能!”

    来人说道,“大人,刚才就在承天门外面,宫中的人说的。”

    “逆贼!”

    金忠用手强撑着起来,起到一半时又重重的摔了下去。

    “噗!”

    一口鲜血被喷了出来,金忠舒坦的喘息着。

    “来人……”来报信的小吏有些慌了。

    “大人!”

    一个小吏进来,看到金忠的身上和门板上全是血,就晕了一下,然后顺着门框软倒下去。

    金忠侧脸看到后不禁苦笑着,“文恬武嬉,文恬武嬉啊!”

    终于又来了一个小吏,他也被吓了一跳,却没晕:“大人,小的去找御医……去找郎中来!”

    皇帝驾崩,如何能请到太医?

    那些太医还得等皇后发话,洗脱了‘庸医’或是‘谋害陛下’的罪名之后才能正常行医。

    这是程序,皇家的程序。

    金忠摇摇头,干咳道:“叫人来,把本官抬到前面去。”

    小吏看到他面色青紫,就劝道:“大人,您还是……回家吧。”

    金忠的面色分明就是临死之兆!

    这人要死……总得要死在家中吧?难道他就没有什么遗言交代给家人的吗?

    金忠摇摇头,只是直挺挺的盯着他。

    “来人!大人招呼!”

    外面闻声进来几个官员,等看到金忠的模样之后,都默然低头。

    “抬本官出去!”

    几个官员过去抬起门板,却发现意外的轻。

    门板被抬出了值房,那些官吏们都聚拢在屋檐下,默默的看着躺在木板上的那位瘦骨嶙峋的老人。

    金忠躺在上面,目光缓缓,眼神苍凉。

    大家都知道他在干什么。

    从他今天出宫回到兵部开始,兵部的人都知道这位老大人想干什么。

    他一直不回家,分明就是在为大明站队,为先帝和刚刚逝去的皇帝站队!

    那双苍凉的眼睛就像是……烛火!

    而京城的风已经在吹拂着。

    春风不暖,刺寒人心!

    “都来。”

    金忠艰难的招招手,说道:“都来,跟着本官来,看看谁敢谋逆!”

    人群依旧。

    沉寂!

    谋逆这个词从金忠的口中说出来,直接把兵部上下炸的不知所措。

    刚才消息传来时,不是没有人想到过更换太子的里面是否有问题。

    可皇后在,辅臣和六部尚书在,谁敢作假?

    没人会想到什么谋逆,想到的只是皇帝临去前昏庸了,糊涂了,做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会导致大明撕裂的决定。

    所以当去过宫中听了遗诏的金忠突然发话,顿时就先撕裂了兵部。

    一切的一切都在金忠的话里得到了答案。

    已经办完事情的左右侍郎回来了,他们听到谋逆这个词,就缓缓走到门板前,接过了抬着金忠的责任。

    “大人……您……”

    左侍郎眼睛红红的,他是金忠刻意培养出来的,此刻领悟了金忠的意思,不禁哽咽起来。

    金忠在积蓄着身体中已经不多的生机。

    在以前他从未感受到生机,可现在却感受到了,而且还感受到了生机在……不断流逝。

    他没有听到脚步声,他怒了,于是就在门板上侧身,扭头冲着后面喊道:“都来!杀逆贼!保……保大明!”

    “杀逆贼!”

    兵部的官吏们呆呆的看着那衣服都顶不起的残败身躯在颤抖着,然后从胸腔里迸发出带着破音的声音。

    “大人对我不错!”

    一个穿着七品官服的官员走出了人群,他没回头说道:“大明对我也不错。”

    这官员边走边说着,不知道是说给自己还是同僚听。

    “我家境贫寒,靠的是社学。后来一路走上来,是大明在供养我。我总得要为大明做些什么,嗯,做些什么……杀贼!”

    “杀贼!”

    第二个官员走出来。

    “杀贼!”

    金忠看着后面跟来了人,他把头躺下,然后侧身看着那些屋子,那些他熟悉无比的屋子。

    这是最后一眼了吧?

    金忠贪婪的看着,一路看到了大门外。

    对面就是宗人府,左边是工部,斜对面是吏部和户部。

    兵部突然涌出一大堆人出来,而且不少人手持各种‘武器’,顿时就成了瞩目的焦点。

    等看到躺在门板上的金忠时,马上有人去承天门前禀告各自的上司。

    金忠指着皇城说道:“进宫,杀逆贼!”

    轰!

    这条街上全是衙门,几个都督府也在后面,金忠的话顿时就引爆了……

    “杀贼!”..

    金忠让人把自己扶起来,他喘息着,脸上瘦的已经只剩下了皮包骨,只有那眼睛。

    那眼睛里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着。

    “杀贼!”

    ……

    “撞!轻些,注意,别弄出太大的声响。”

    “嘭!”

    一根不知道是准备干啥的大木头被十多个太监抬着撞上了寝宫大门,发出了声响。

    “陛下……轻些!”

    黄俨哭喊了一声就跳脚骂道,那些大汉退回来,其中一人说道:“公公,这门太坚实了,他们还在里面用东西顶着,不用劲撞不开!”

    “别弄出大动静来,不然那些好奇的都会来看,难道咱家还能把宫中的人都拿下不成?想办法!”

    虽然让人封锁了乾清宫的周围,可动静太大的话,那些太监宫女的好奇心可是能杀死黄俨的存在。

    于是一群人就去找工具。

    ……

    “娘娘,怎么办?”

    梁中有些六神无主了,不过这不能怪他,他整日就跟在朱高炽的身边,对外界的了解不多,更不会准备了什么平叛的预案。

    皇后看了一眼在商议的群臣,再看看守在皇帝遗骸身边的婉婉,恨声道:“那条老狗果真是叛逆,如今咱们被困在这里,外面的人难道没有发现吗?”

    那边的杨荣转身道:“娘娘,外面的人不能进宫啊!”

    皇后看了一眼呆呆在落泪的婉婉,无奈的道:“那只能等外面发现异常吗?”

    杨荣苦笑道:“是,目前只能是这样。若是兴和伯在…..”

    皇后也有些恍惚,“是啊!若是兴和伯在,他肯定能带人杀进来。”

    那就是个不规矩的家伙,可却和朱瞻基的关系极好。而且他的视角独特,一旦发现不对就敢于出手。

    想起方醒苦求留在京城而被皇帝拒绝的事,杨士奇懊悔道:“兴和伯大概早就察觉到陛下的身体不对了,可咱们却浑浑噩噩的。”

    金幼孜咬牙切齿的道:“谁曾想黄俨会造反?那条老狗!”

    杨荣摇摇头,“他有人接应,不管是宫中还是宫外,他都有人接应,否则他闹不起来!”

    “宫外是谁?”

    皇后问道,她发誓一旦脱困,一定要让黄俨在宫外的同谋付出代价。

    天气有些凉,杨荣搓着手道:“娘娘,大明历经三代苦心孤诣,早已不是乱世了,外姓人不敢谋逆。而且只要殿下回京,什么叛逆都是过眼烟云。”

    皇后点头道:“本宫知道了,就是那些亲戚!”

    说到亲戚二字时,大家都感到了那股子恨意。

    这时叶落雪进来了,他冷冷的道:“娘娘,关门吧,臣将在大门处守着,若是臣战死,请娘娘保留尊严。”

    这是要让皇后自尽,至于其他人不在叶落雪的考虑范围之内。

    “太子殿下肯定在兼程疾进,兴和伯也就是这一两天到京。按照陛下的旨意,聚宝山卫将会留在兴和,宣府若是不想附逆,只能按兵不动。所以……为陛下尽忠吧!”

    皇后没有生气,她说道:“既然如此,本宫自有道理。”

    杨荣说道:“我等死了无事,娘娘必须要在,否则大明就完了。没了娘娘,大明就完了!”

    杨士奇面色憔悴的道:“若是到了最糟糕的时候,只要娘娘在,大明都还有翻盘的机会。”

    大明以孝治国,不管是那些叛逆推谁上台,都不敢动皇后。

    他们推谁上台……

    杨荣看着那几个被吓得和鹌鹑似的皇子,其中的朱瞻墡显得极为出色,他甚至在安抚兄弟姐妹们。

    杨荣的眼中多了一丝阴冷,说道:“你自去,还有,大门被破之后,你带人进来,不到最后一刻……咱们不放弃!”

    叶落雪的眸色微暖,说道:“原先陛下身边的那三个厉害的内侍都不见了,娘娘,这肯定是黄俨的手笔。臣不知他还有什么暗子,只恨……藏锋的人在皇城外,否则今日……罢了,臣去了。”

    皇后知道有叶落雪这个人,却不知道他具体是干什么的,可今日叶落雪却挺身而出,毅然决然的一人守护大家……

    皇后对着叶落雪的背影福身一礼,群臣也跟着拱手致意。

    梁中从别处弄断了一张桌子,拿了根木棍进来说道:“娘娘,奴婢也去了,若是奴婢战死,请娘娘保重。”

    皇后点点头,梁中是家奴,只要她能活着,自然能给他死后哀荣和弥补他的家人。

    婉婉的大宫女青叶也弄了个小香炉在手中,她的身材高大,倒也有些威慑力。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