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775章 如意算盘(感谢‘如今已释然’成为本书的新盟主。)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感谢新盟主的支持,近几天看状态加更!

    ......

    王琰有些不安,从朱高炽下旨召回朱瞻基开始他就非常的不安。

    朱瞻基的身边只有一半黑刺,按照王琰的判断,朱瞻基肯定会轻骑疾进,所以他不会抽调南边的驻军护送。

    想起方醒出塞前的交代,王琰坐不住了。

    “叫陈登来。”

    王琰想动,却无法动,这种感觉让他想吐血。

    朱瞻基不在,他若是想动,必须要请示朱高炽。可皇帝据说病重,他哪能去打扰。

    “大人!大人!”

    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王琰霍然起身,等陈登进来就批头问道:“何事?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作为将领,特别是黑刺的将领,王琰一再强调要镇定,要每逢大事有静气。

    陈登站定,拱手道:“陛下驾崩!”

    “什么?”

    王琰的眼神一冷,喝问道:“你如何得知?”

    对于朱高炽他们并无责任和感情,从朱棣驾崩的那一刻起,他们的主人就是朱瞻基。

    陈登面色凝重的道:“宫中嚎哭,外面已经知道了。”

    宫中谁敢嚎哭?

    只有在皇帝驾崩的情况下才会一宫痛哭!

    王琰握紧双拳道:“殿下还在路上,他那边只有七百人,若是被人截杀……不行,咱们得去接应!”

    陈登摇头道:“大人,出不去,咱们没有兵部的调令,这一路……除非咱们能一路杀过去。”

    没有兵部的调令出兵就是谋逆!

    王琰森然道:“本官管这些作甚,只要太子能安全返京,杀了就杀了!召集人!快去!”

    “大人,兴和伯来了!”

    十余骑进了军营,当先的正是方醒。

    “兴和伯你回来的正好,下官准备去接应殿下!”..

    方醒没有下马,他的身后是沈阳。

    “有人谋逆,锦衣卫已经查明,今日守皇城的金吾左卫中有人准备里应外合,现在黑刺跟随本伯出发,咱们去看看,去看看是谁的胆子那么大!”

    ……

    叶落雪跪在寝宫外,看着那些重臣在商议着皇帝的身后事,而皇后带着婉婉在一旁坚强的召见宫中的那些大太监们。

    这里马上就将会是素白一片,要不了多久,宫门外就会聚拢无数人在哭嚎。

    陛下……

    叶落雪茫然的看着寝宫的门,只觉得自己再无依托,被隔绝在这个世界之外。

    皇帝去了,他并未交代藏锋的未来。按照规矩,他将要向新帝效忠,然后等待新帝的安置。

    可……

    叶落雪知道黑刺的存在,那是让藏锋都无法比拟的存在,那位雄主留给自己孙子的保命符。

    黑刺,藏锋……

    我们该隐藏了吗?

    黑刺锐利而代表着杀戮。

    藏锋隐晦而代表着防御!

    宋老实进进出出的,一边流泪一边帮着抬东西。

    皇帝要归位了,却不是在寝宫停灵。

    陛下……

    叶落雪抬头看着阳光明媚的天空,心中一片灰暗。

    身后一阵脚步声传来,叶落雪猛地回身,眼中多了恼怒。

    黄俨来了,他哭嚎着来了,身后跟着一群太监。

    这些太监将会把皇帝移到停灵处,然后开始哭灵。

    叶落雪起身进了里面,他将全程监督移灵。

    刚走进去,身后的脚步声加速,叶落雪的眸子一缩,喝道:“保护娘娘!”

    瞬间梁中就醒悟了,他看到那些太监摸出武器,其中竟然有人手中拿着弓箭。

    “娘娘速退!”

    叶落雪拔刀前冲,迅速把皇后和婉婉护着进了寝宫,那些皇子公主们惊叫着跟了进去。

    只有那些重臣愕然!

    这是什么?

    杨荣愕然,看到四周慢慢的多了些太监,其中有些孔武有力,一身的彪悍气息,不像是宫中人。

    “你等何人?”

    “撤进去!”

    杨溥的反应最快,他一声高喊惊醒了这些犹自震惊着的群臣。

    黄俨傻眼了,就在他刚才得意时,不过是一瞬,眼前已经没人了。

    “嘭!”

    寝宫的大门关上了,外面跪着来不及撤进去的十多个太监。

    黄俨遗憾之后就原地转了一圈,俾睨的道:“拿下他们!”

    这些太监如狼似虎的冲过去,那十多个太监瑟瑟发抖根本不敢反抗,被捆着押解去了偏殿看守。

    “公公,他们进去了,怎么办?”

    全林满面红光的来了,他还带来了两个人。

    “黄公公。”

    文方随意的拱拱手,态度倨傲。

    而在他的身后,鼻青脸肿,被捆住双手的张茂喝骂道:“你们这些乱臣贼子,都不得好死!”

    黄俨皱眉道:“带他来作甚?吵死了!”

    文方振眉道:“此人当年算是本官的好友,只是为人却阴毒,一路踩着本官往上爬,今日也算是有怨报怨了!”

    黄俨本是不悦,听到这话不禁嗬嗬嗬的笑了起来。

    就在文方也跟着笑的时候,黄俨说道:“你倒是和咱家一个秉性,凡是踩着咱家的都是仇人,咱们暂时先装孙子,装奴婢,等有了机会,嗬嗬嗬!”

    “哈哈哈哈!”

    文方的笑声戛然而止,他恼怒的道:“本官满腹经纶,却不是你这等……人能知道的。”

    他感受到了威胁,所以压下了阉人这个词。

    黄俨鄙夷的道:“你装什么装?咱家都说自己是小人,小人记仇啊!”

    文方的面色难看,想发怒,可现场却都是黄俨的人。

    好汉不吃眼前亏,他回身对张茂说道:“今日让你看看咱们的谋划,等你身死之时,本官定然会去上一炷香。”

    张茂看着紧闭的大门,喃喃的道:“陛下……”

    文方看到自己被无视了,就一脚把张茂踢翻在地,喝骂道:“若不是你在陛下的身前进谗言,本官怎么被冷落至此?畜生!”

    张茂被踢打着,他没有惨叫,只是在翻滚的过程中看着那扇大门。泪水滴落地上,被自己的身体翻滚着擦干……

    “黄俨谋逆!来人呐!黄俨谋逆!”

    “公公,点火怎么样?”

    文方鄙夷的道:“赶紧叫人喊起来,把声音压下去!”

    一个太监紧张的提议道。

    黄俨看着寝宫皱眉道:“蠢货!点火之后外面的人就看见了!快,都叫起来,大声叫喊!”

    一旦被诸卫发现,黄俨知道自己的那些手段都是白费,到时候只需一个千户所杀进来,什么谋划都将付诸流水。

    至于外面的同党,黄俨阴测测的道:“告诉他们,大事要成了,都看紧了外面,别被人给闯进来,不管是谁,都挡着!”

    “陛下……”

    “陛下……”

    寝宫外面一阵哭喊声,顿时把所有的声音都压了下去。

    全林点点头,这时来了个太监,他满头大汗的道:“公公,宫外好多人在哭嚎呢!”

    黄俨早有准备,他不慌不忙的道:“就说陛下废掉了太子,改立襄王,群臣正在为此吵闹。陛下去了,这是霉头,没有召唤,谁愿意来触霉头?看好外面就是了。等太子在路上被……的消息传来,新乡郡王的名声早就臭了,谁能反对襄王登基?”

    “到时候晋王快马入京……嗬嗬嗬!这便又是一次靖难啊!打!打起来,尸骸遍野……”

    黄俨大笑着,然后阴沉着脸说道:

    “文方跟着去!”

    文方本不想去,看到这个脸色就没敢拒绝,跟着全林去了。

    ……

    宫外此刻已经跪了一大片人,在京的官员大多来了,还有那些勋戚们都在。

    紧闭的城门,城头上的军士在巡视着,今天他们将守护着那位帝王的最后尊严,所以人人腰杆笔直。

    “陛下……”

    哭嚎声聚集在一起,让张辅有些麻木。他抬头看看周围,全都是涨红的脸,哭丧的声音。

    这是个仁慈的皇帝!

    张辅在人群中找到了几个经常上奏章‘提醒’皇帝的官员,他们此刻……如丧考妣。

    这个仁慈而能容忍臣下的皇帝去了,下一个皇帝会如何?

    只有失去了才知道珍惜啊!

    皇帝的病情半是身体半是气性,而这些人就是那半个凶手!

    如今他们后悔了吧?

    看着那流到下巴处的鼻涕,看着那嘴角的白沫,张辅觉得他们应当是后悔了。

    接下来应当是要等待皇后和重臣们的商议结果了。

    皇帝并未召见武勋,这让张辅有些失望。

    临去之前不召见武人,这是要继续压制武人的政策,或是……留给皇太子处理。

    张辅心中安稳了些,他觉得皇帝应当是想让皇太子登基后再对武人施恩,这样就能快速的笼络军方,掌控大明。

    朱勇也在这般想着,他觉得武人的春天就要来了。

    等太子登基后,他肯定会重用武勋,可……

    可战事在哪呢?

    “宫门开了!”

    这时前方一阵喧哗,朱勇赶紧打起精神,至于哀伤……

    武勋们大抵不怎么哀伤。

    这个皇帝从开始打压武勋,到后来有所改变,可压制武勋的想法却从未变过。

    所以我们不悲伤!

    而文官们都悲痛欲绝,听到有人喊话,都纷纷把哭嚎声提高了些调门,顿时宫外就像是战场,到处是哭喊声……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