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771章 李时勉廷辱朕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陛下会好的。”

    值房里,辅政学士们默然,连处理政事的心思都没有。

    金幼孜的声音打破了寂静,杨荣看了一眼,却看到了水光。

    金幼孜哭了,哭的很伤心。

    泪水从脸上滑落,顺着嘴边滑到胡须上,看着一滴滴的,然后在胡须上化为水线…...

    断断续续的哽咽加重了室内的凝重气氛,杨士奇红着眼睛道:“陛下一定能好。”

    黄淮叹道:“御医说……陛下的身体不定……恍如风中之烛,怎么就会这样了呢?”

    杨溥垂眸不语,他是后进,此时说什么都有可能会在以后被人清算,所以不如沉默以对。

    杨荣把墨汁都干掉的毛笔放下,揉着眼睛道:“陛下操劳过度,对,操劳过度……”

    “杨大人!”

    金幼孜愤怒的道:“还没到时候!”

    杨荣的话更像是在提前给朱高炽的离去定下基调。

    杨荣苦笑道:“本官心中的煎熬不比你们少,陛下仁厚,古今罕见,本官恨不能陛下再活一百年,可……咱们目前唯一能做的只是尽量处置好政事,让陛下安心休养。”

    杨溥抬眼道:“各位大人,殿下一路而来,是否派人去迎迎?毕竟咱们要防着些,确保万无一失。还有……是否严令各地卫所严守?非兵部下令不得妄动,否则以谋反论处…….话说金大人这事怎么办?”

    杨溥话里的信息量很大,黄淮说道:“殿下若是担忧,金陵驻军不少,可以一路护送。至于各地卫所……若是严令戒备,反而是适得其反,天下惶惶。金大人……”

    “金大人怕是不行了。”

    杨士奇黯然道:“御医早就说过了,他这病若是在家好生养着,少说还有一两年,可他却一直在强撑,如今看着形销骨立,哎!”

    杨荣闭眼沉思,说道:“本官去请见陛下,非常时刻,金忠老大人那边不妥当,要不就先暂时托付一个!”

    杨溥赞道:“杨大人此言甚是。”

    杨荣的方案既能保证安抚金忠,又能解决兵部群龙无首的局面,还能顾全目前的大局,堪称是一箭三雕。

    杨荣机变无双,这是朱棣的评价。可现在的杨荣在首辅的位置上磨砺过了之后,更多的却是稳重。

    这便是官职和责任赋予他的气质!

    ……

    “金忠?”

    朱高炽已经醒了,闻言和煦的道:“不好,金忠就靠着那口气在撑着,若是贸然换了,那口气怕是撑不住,无事,等朕好了再说。”

    杨荣这才想起昨天见到的金忠,想说出隐忧,最后看到朱高炽不停的在喘息,就心中一叹。

    “瞻基肯定已经出发了,要叮嘱沿途,一定要清查盗匪,嗯……”

    朱高炽的声音大了些,外面的皇后和婉婉就进来查看。

    “父皇……”

    面对嗔怪的婉婉,朱高炽微笑道:“好好好,就歇息了。”

    杨荣悄然告退,他知道朱高炽现在对所有人都在怀疑,特别是各地藩王,甚至还有……

    眸色微暗,杨荣出去就看到了宋老实。

    宋老实瘦了些,看到杨荣出来就躲在柱子后面,却拙劣,近乎于儿戏。

    杨荣低叹一声,急匆匆的回去。

    宋老实在等着,躲在柱子后面等。

    可直到午饭时,朱高炽依旧没出来。宋老实没去吃饭,他趁着换人的机会悄然摸了进去。

    午饭换班,寝宫内的人少了一半。这事儿也是要怪皇后,她只顾看着朱高炽,却忘记了应该多调些人来。

    朱高炽正在喝粥,一手能握住的小碗,他喝了一半就摇摇头。

    皇后心中焦虑,而太医院的更是面如死灰。

    只要能正常饮食,那么病情都还有挽回的余地。

    可……

    “陛下……”

    朱高炽刚躺下就听到了这个声音,接着就是喝骂声。

    “谁让你进来的?来人,抓住他!”

    居然被人摸进来了,梁中大怒,当即叫了侍卫进来。

    宋老实被吓得瑟瑟发抖,他跪在地上哭道:“奴婢……奴婢想看看陛下……”

    两名太监进来,见状其中一人就踢翻了宋老实,然后准备把他拿下。

    “是……是宋老实吗?”

    床上的朱高炽突然问道。

    皇后摆摆手,两个太监退下,但依旧在盯着宋老实。

    “是的陛下。”

    朱高炽只觉得眼睛发涩,他喃喃的道:“那孩子是个可怜的,别……别吓他。”

    “陛下……”

    宋老实惶恐的趴在地上说道:“奴婢……奴婢想扶您下台阶……”

    皇后再次摆摆手,两个侍卫退了出去。

    朱高炽觉得眼睛像是被压住了般的睁不开,他微笑道:“这孩子是觉着自己的力气大,想……想专门扶朕呢!”

    皇后知道这边有个傻子宋老实,此刻看到他眼泪鼻涕到处都是的模样,就低声道:“陛下,臣妾知道了,等您好了之后,就让他来扶着您吧。”

    朱高炽的脸上浮起一抹欢喜,说道:“好。”

    从当世子开始他就在承受着各种压力。

    等当了太子之后,他的足疾,他的痴肥,他的性子,他的……宽容……

    从朱棣的不喜到两个弟弟的明争暗斗。

    从世子到太子,他走过的这条路是重压之路。

    无数人在谈论着他太子之位必定是保不住,无数人在鼓动着他的两个弟弟去争夺,去倾轧。

    终于熬到了登基,可他却发现皇帝并不是那么好做的。

    艰难!

    可他不肯认输,于是他勤政,他仁慈,他把朱棣去后的大明治理的蒸蒸日上。

    好累啊!

    朱高炽觉得此刻的自己是放松的,他说道:“给他些点心,让他赶紧吃了。”

    他在微笑,很纯粹的微笑。

    皇后看到这个笑容后心中一酸,急忙就吩咐梁中去办。

    宋老实被叫起来了,他擦着眼泪,哽咽道:“陛下……您……您还要奴婢扶吗?”

    朱高炽艰难的点点头,说道:“要。”

    宋老实欢天喜地的出去了,那两个专职扶朱高炽的太监却没有一丝嫉妒。他们的眼睛微红,觉得自己以后再也无法去扶着这位仁慈的君王出门了。

    御医过来了,给朱高炽拿脉后,他对皇后微微摇头。

    朱高炽没有睁开眼睛,他说道:“方醒的捷报呢?怎地还没来?叫人去催催。”

    梁中应了,皇后说道:“您该歇息,这些事自然有外臣去操心。”

    “这可是朕登基后的第一次出塞征战啊!朕想看看捷报。”

    朱高炽一脸的期盼,脸侧的肥肉垂了下去,看着格外苍老。

    皇后飞快的眨眼,把泪水忍了回去,说道:“好,臣妾叫人去催催。”

    “嗯,方醒肯定是急不可耐的想回来了吧?朕也在等着他……”

    朱高炽的声音突然放低,皇后俯身才能听到。

    “朝中需要他,需要他闹着,不规矩的闹住,否则按部就班,朕怕出事……”

    皇后懂了,低声道:“好,兴和伯肯定会回来,他会帮着瞻基稳住朝政,您只管歇息就是了。”

    朱高炽喘息了一下,说道:“告诉瞻基,别什么都听别人的,要……要会分辨,错了也不怕,就怕……就怕被按在椅子上……无法动弹。那些人……那些人都有私心,都想夺权……他们不行的,不行的……”

    皇后想起了朱高炽登基前后对文官的态度转变,心中不禁大恨。

    她恨那些在暗中给了朱高炽压力的文官们,恨他们步步紧逼,直至让朱高炽气坏了身体。

    而朱瞻基的转变当初她觉得有些儿戏了,以后会增加不少麻烦。

    可如今看来,朱棣当年甩手让方醒去影响朱瞻基,分明就是预见到了文官压制朱高炽的格局。

    那是在未雨绸缪!

    若是朱高炽当年早些醒悟的话,那么他还会有那么大的心理落差吗?

    他还会被气的……成了这样吗?

    “李时勉廷辱朕,李时勉廷辱朕……”

    闭着眼的朱高炽喃喃的说着,皇后突然捂着自己的嘴,无声的哽咽着。

    陛下……

    看到皇后落泪,寝宫中的太监和御医们都纷纷转过头去,室内马上就多了些抽咽的声音。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