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740章 不进则死(感谢“末日五万年”成为本书盟主)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失败了,全军覆没!”

    当派出去的四百人只回来了十余人后,乌恩冷静的说道:“我们需要抉择,是继续,还是撤回去。”

    “粮草还有。”

    仆固很苦涩,因为今天损失的大多是他的麾下。可他知道不能停,一旦回去,他就身不由己,到了那时,哈烈的几方势力都不会让他好过。

    看着乌恩神色淡淡,仆固打起精神道:“若是我们回去,那兴和城的建造再无障碍,乌恩,到了那时你们怎么办?”..

    “你呢?”

    乌恩淡淡的问道:“准备重新打回去吗?兴许我可以提供一个说客,去说服那两头羊,让他们放开条路让你们归国。”

    “我不需要,我的麾下也不需要。”

    仆固知道这是试探,他坚定的道:“若是我想归去,那也是自己打回去!”

    这话一出,就断绝了自己的归途。

    乌恩不禁动容,说道:“好吧,明军设圈套,而咱们的人失于警惕,这是个教训,下一步怎么去袭扰?你得知道,没有功绩,我那几个哥哥若是同意联手而来,你我都得靠边,麾下会被吞并,人.”

    仆固目光幽幽的道:“乱世之争无亲戚!”

    乌恩点点头,“我不愿意和明人相争,可局势如此,我不争,那几个哥哥就不会送来粮草,亦力把里正在慢慢恢复,但依旧无法提供足够的粮草,若是哈烈国内的补给断绝,咱们唯一的一条路就是请降。”

    这是最大的软肋,仆固却无可奈何。

    “一次损失几百人,咱们消耗不起啊!”

    哈烈正在混乱之中,他的几个哥哥正在相互盯着,同时在自己的控制范围内穷兵黩武,就等着一战解决掉自己的其他兄弟,好独自为尊。

    两人在帐内相对默然,乌恩有些焦躁。

    哈烈已经分崩离析了,就算是暂时因为大明的威胁而聚拢,可也经不住一击。

    “上次父王和明皇决战,占尽优势,最终却被明皇亲自率军反击击败..仆固,我在自爆短处,目的只是想让你知道,咱们面临的那个人是谁,他是魔神。”

    乌恩回忆着说道:“逃回去的将士都谈及了那场大战,魔神亲自指挥中路防御,明皇在中军等待反击的时机。我军几次突破都被打了回去,魔神甚至亲自带人突击,所以你判断他缺乏武勇是错误的,那会导致咱们丢掉性命。”

    “反击呢?火器无法参与反击。”

    一次碰撞之后,仆固就抓到了火器军队的弱点。

    乌恩摇头苦笑道:“可明军并不缺乏骑兵,现在鞑靼人也在他们那一边,若是咱们和魔神决战,一旦大败,鞑靼人非常乐意把咱们追杀到天尽头。”

    帐内再次默然,外面的天色渐渐的黯淡,帐内却没点灯。

    黑暗中,仆固坚定的道:“寻找勇士,让他们去袭扰,一人两人一组,去寻找明人的漏洞,袭杀他们的人,总要让他们不得安宁才行。”

    “援军.遥遥无期,仆固,你我耗不起”

    “我知道,可不耗怎么办?”

    不耗就只能慢慢的等死,而乌恩这个内斗的失败者更是死无葬身之地。

    “你的麾下人心不稳,若是失去目标,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抛弃你,然后去投奔你的兄长,甚至会斩下你的脑袋去请功”

    “是,否则我不会和你联手”

    一阵苦笑从帐篷里传出去。

    “联手吗?还是说你后悔了?”

    “咱家没后悔。”

    这是一家小餐馆,阴暗的角落里,袁熙冷笑道:“等金陵那人回归,你知道自己的结局。不争则死。”

    “咱咱家知道。”

    黄俨看看紧闭的门扉,就用手摸摸脸上的化妆,恼怒的道:“可你家主人难道就准备用你来撼动此事?那咱家现在就去举报,好歹还能留具全尸。”

    袁熙冷笑道:“我家主人不是傻子,大家如今是一根绳上的人,难道失败了谁有好处?”

    黄俨面色微动,面现贪婪之色道:“事成之后,咱家要一个地方的赋税养老,如何?”

    “没问题,小事情。”

    袁熙笑容和煦的道。

    黄俨起身道:“咱家该回去了,晚了会被人盯着,以后若是有事,咱家会想办法让人来报信。”

    袁熙笑着送他从后面出去了。

    等再次关门后,袁熙亲自下厨做了几道菜,然后自斟自饮着。

    “大人,方醒在太原城住了一晚,在明月楼杀了十余人。”

    一个男子从后门进来禀告道,然后悄然走了。

    袁熙喝了口酒,自言自语道:“示威?不,没有陛下的意思,他方醒哪敢乱杀人?还是说他发现了什么?”

    “派人去太原,直接封了那个明月楼。”

    朱高炽面色红润,眼神幽深,随意的抬头吩咐道。

    孙祥应了,最后问道:“陛下,牵扯到谁?”

    朱高炽摇摇头,眼中有鄙夷之色闪过,“不必了,那些藩王都在看着,若非如此,朕此次就会直接拿下朱济熿!去吧!”

    等孙祥出去后,暖阁里陷入了沉寂。

    杨荣知道朱高炽这是投鼠忌器,若是怪,那也只能怪太祖高皇帝。

    那位雄主、开国帝王把儿子到处安置,而且不少手中还有护卫,人数不少,钱粮充足。

    若是那些藩王集体暴动,就算是能平息下来,最后也是元气大伤。

    所以连朱棣都没法动,只能逐渐削去那些藩王的护卫力量。

    而朱高炽也在逐步从外围一步步的限制藩王,一步步的限制他们的权利。

    朱高炽喃喃的道:“方醒若是在,肯定会嘲笑朕手太软。”

    “不。”杨荣说道:“陛下,兴和伯知道大局,不然他在太原就能拿明月楼作伐,直接拿下晋王。”

    “但后果难说啊!”

    朱高炽只恨当年为何不把那些皇族全都留在北平,那样他可以轻松的控制住他们。

    可皇明祖训就在那里,就在他的案几上。不是没翻动过,近期他已经仔细研究了多次,就想从里面找到漏洞,然后让自家的那些亲戚们少扰民,少给大明增添负担。

    可他失望了,他的爷爷并未给他什么漏洞钻,至少他的能力并未从中找到可供利用的地方。

    杨荣知道藩王对大明的坏处和损耗,可却慑于君君臣臣的压力,不敢对此置喙。

    朱高炽把毛笔一丢,起身走到了暖阁的门口,梁中把帘子掀开,一股冷气就冲了进来。

    走出暖阁左转,出去就更冷了。

    杨荣跟在后面,看到一个太监在不远处扫地,地上已经很干净了,可他依旧在寻找着尘土,专心的就像是在操控天下。

    “这便是忠心,谁能?”

    杨荣一下被梗住了,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看着朱高炽那宽厚,不,肥胖的背影,他百感交集,只觉得上天把这般仁厚的君王降临在自己担任首辅的大明,这便是风云际会。

    “他傻乎乎的,宫中的人都看不起他,有人欺负他,唯有朕喜欢他,不,先帝也喜欢他,方醒也喜欢他,我们都喜欢单纯的人,而不是蝇营狗苟,笑脸相迎,背后捅刀的人。”

    朱高炽的语气有些唏嘘,“先帝为了他打杀了不少内侍。朕怜惜他,为此破例。方醒为他和朕讨人情,这便是以心换心,对,朕喜欢这个说法以心换心。”

    那个太监突然蹲了下去,然后从怀里拿出一块铁片,用力的铲着地面。

    杨荣认出来了,这人就是那个宋老实。

    “陛下”

    太子在南方施展了铁腕,北平金陵一体,压力马上反馈到北平。杨荣私下接到不少信件,都是抱怨,甚至有人在隐晦的提及更换太子。

    国朝开国以来,从未见过这般强势和强硬的太子,等他登基后会是什么样?

    无数人在担心着,害怕着

    朱瞻基强硬的顶住了南方的压力,而北方

    “陛下,您要下来吗?”

    宋老实转身看到了朱高炽,就欢喜的过来,想扶朱高炽下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