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698章 当年恩怨(为盟主:‘欧水苏’贺,加更!)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杀人了!”

    热闹的大街上顿时乱套了,百姓四处奔逃,没人敢去帮助沈阳……

    “铛!”

    沈阳奋力的架住对手的攻击,他的右脸中刀,皮肉翻卷中,血流满面。

    身后的刺客挥刀,目的是斩断沈阳的脑袋。

    “啊!”

    沈阳突然大喊一声,然后人往后倒,身后的长刀擦着头皮过去的同时,他的长刀也反身挥出。

    这不是锦衣卫配的刀,而是沈阳在哈烈寻摸到的一把宝刀。

    长刀闪过,地上多了一对人腿,而身后的刺客身体前扑,正好被自己的同伴一刀枭首。

    没有愕然,没有懊悔,这刺客猛冲过来,长刀斜劈,居然是劈向沈阳的右肩。

    沈阳的右边脸上全是鲜血,右眼已经被鲜血给糊住了,根本就看不清。

    “杀!”

    沈阳无需看清,他悍勇的大喝一声,长刀同样斜劈。

    这是以命换命!

    这是不想活了……

    刺客的眼中不见惊惶,反而是惊喜。他同样没有闪避,同样是想和沈阳同归于尽。

    沈阳的长刀顺利的砍进了刺客的左肩,而刺客却呆立原地。

    一支长箭正插在刺客的额头上,箭杆还在颤动着。

    沈阳没有回头,他拔出长刀,刺客轰然倒下。

    “差点中箭啊!”

    沈阳摸摸头顶,他的个子比刺客矮半个头,刚才这一箭若是低几分,倒霉的就是他。

    回身,沈阳冲着下马的方醒笑道:“多谢伯爷。”

    方醒见到过血流满面的惨状,可沈阳脸上的伤口还是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进去!”

    方醒指指门扉散乱的店铺,然后对赶来的五城兵马司的人说道:“查清楚刺客的来历。”

    进了这家店铺,就看到地上散落着不少东西。

    沈阳俯身捡起几张黄色的纸钱,随意的想往脸上的伤口处覆盖。

    “想死你就盖吧!”

    沈阳的手往下,然后用黄纸擦血,可那血却不断流淌,很快把黄纸和他的手都染红了。

    “坐下,老七,给他处理伤口。”

    屋里就一张椅子,可上面居然有大便,看模样就是今天拉的。

    “这什么德性?”

    方醒皱眉,小刀就把椅子拎了出去,沈阳只得坐在了一堆黄纸上,然后对辛老七说道:“这个是用布条吧,用力勒紧,好歹以后的口子没那么大。”

    辛老七拿出家丁们每人一个的药包,打开后取出针线,说道:“忍着点。”

    沈阳微笑着,牵扯到了脸上的伤口,却恍若未觉:“多谢七哥了。”

    穿针引线后,当第一针下去时,方醒转身。

    对于自己人受苦,方醒总是有些不忍,他随手拿起一张黄纸,和以后的纸钱对比了一下,发现差距蛮大的。

    以前铜钱多的时候,稍微有钱的人家都会陪葬铜钱。后来铜资源紧张,于是就用了黄色的纸来代替,寓意着铜钱和黄金。

    边上堆了一堆灯草,这玩意儿目前多用在尸骸的身下铺垫。

    “三日无火烧纸钱,纸钱哪得到黄泉!”

    方醒把黄纸放下,这时五城兵马司的人进来了。

    “伯爷,是塞外人。”

    “哈烈的……嘶!”

    沈阳补充道,旋即脸上的肉被线一拉扯,痛的脸都扭曲了。

    “别动!”

    辛老七的手很重,随便一拉,沈阳的头就被带了过去,终于忍不住惨叫了一声。

    两片翻开的肉被针线强行拉在一起,鲜血横流,室内全是血腥味。

    “人血最腥臭啊……”

    五城兵马司的人去了后面查找,旋即锦衣卫的人就来了,东厂也来了人,只是没进来,大有袖手旁观的意思。

    “大人,谁干的?”

    米泉看到沈阳浑身浴血,就四处梭巡,目光凶狠。

    方醒皱眉看着他,说道:“想干什么?!”

    米泉这才看到了在角落里把玩蜡烛的方醒,就拱手道:“伯爷,这些刺客多半是见不得我锦衣卫的好……”

    “闭嘴!”

    沈阳喝道,辛老七不耐烦的说道:“再说话你的脸就保不住了。”

    方醒冷冷的看着米泉,直把他看得心中揣揣,这才说道:“你想给沈阳招祸吗?还是说你想和孙祥单挑?”

    米泉想讨好沈阳的心思瞬间消散,赶紧解释道:“伯爷,下官听说有人当街袭杀沈大人,以为……前几日下官这边和东厂的人发生了些冲突……”

    “那你就敢挑拨锦衣卫和东厂的关系?”

    安纶步入室内,先冲着方醒拱拱手,然后目视米泉说道:“咱家以前在金陵时和锦衣卫的人不大合得来,可好歹彼此也能配合,没给对方下绊子。你今日不问情由就把事情往我东厂的头上栽,是什么意思?要不就让赛大人来评评理?”

    米泉额头见汗,若是赛哈智掺和进来,以他息事宁人的风格,他米泉多半是要倒霉。

    “好了!”

    方醒皱眉,然后说道:“沈阳说是哈烈人,那么和仆固有没有关系?去查查才是正理。”

    安纶斜睨着米泉,拱手告退。

    “锦衣卫也去查查,最好查清楚他们是何时潜入到了北平城。”

    屋里人一多,鲜血的腥臭,香蜡纸烛等味道混杂在一起,方醒有些受不了。

    “别等着陛下那边说话再动手,主动些,若是还有同党跑了,到时候都一体受罚。”

    等人散了之后,沈阳的伤口也差不多缝制好了,辛老七最后用高度酒精冲洗了一下,顿时店铺里一阵惨嚎。

    最后敷上药膏之后,辛老七说道:“死不了,只是以后丑些。”

    沈阳不敢再活动脸部,木然的道:“我在哈烈见过一个男子,只有半边脸,牙都露在了外面,可他有三个媳妇……后来听说死了,那三个女人哭天喊地的。”

    “那不是感情,是钱和生活。”

    方醒走过来看看沈阳的伤口,满意的道:“不错,只是拆线的时候你会比较煎熬……”

    沈阳不在乎这个,说道:“下官曾经在哈烈处死了一家人,那家人有些权势。先前刺客喊的就是为那家的男主人报仇。”

    当时沈阳身在敌国,周围危机四伏,他处死那家人,大抵就是灭口吧。

    方醒对那家人没兴趣,得知和肉迷国无关后,他说道:“回家养伤去。”

    “下官估摸着还得去和赛大人禀告一下。”

    沈阳起身后,身体摇晃了一下,辛老七一惊,说道:“找懂毒的郎中来看看!”

    沈阳一下跌坐在纸钱堆里,喘息道:“头晕的很!”

    方醒看了看血迹,说道:“流血不算多,看来是有毒,去,找郎中来。”

    门外的锦衣卫马上有人打马去了。

    闹市奔马,这下御史有事情做了。

    等郎中来后,就拿了刺客的刀来闻闻,再伸出舌头舔舔刀刃,笃定的道:“不过是雷公藤罢了,大人头晕应当是体虚,无碍,小的一副药下去保证好。”

    “小心把牛皮吹破!”

    方醒觉得这个郎中看着有些不靠谱,就威胁道:“尽心治,若是出了偏差,本伯砸了你的店铺。”

    郎中有些人来疯的气质,面对着方醒兴奋了,说道:“小的家中三代行医,小的祖父当年曾去过西南,那边的毒多不胜数,小的擅长毒药……哦不,是擅长治毒伤,别说是雷公藤,就算是鸩毒也难不倒小的,不信伯爷您叫人喝点毒药,小的保证马上把他救回来,救不活小的就替他死……”

    滚刀肉兼大话王!

    方醒摇摇头,所谓的鸩毒,实际上到现在已经演变成了毒药的总称,这货是在吹嘘呢!

    “再去找个郎中来。”

    方醒交代了下去,等出去后,就看到街上全是军士。

    “本来是小事,可有人对陛下说,弄不好会和肉迷国有关,所以就派来了不少人。”

    “和他们肯定无关。”

    方醒相信沈阳的话:“他们杀了沈阳也无济于事,锦衣卫和东厂多的是探子。”

    “是这回事,只是陛下却借机训斥了一番,说五城兵马司尸位素餐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