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687章 胆大的肉迷国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哈烈输了吗?”

    武勋们在思索怎么在气势上返回一城时,朱高炽却冷静的问了这个关键问题。

    张辅说道:“陛下,臣以为不可能。哈烈乃大国,就算是前次大败,可国中依旧实力不俗。除非是举国降了,否则肉迷国绝不可能速胜!”

    这话斩钉截铁,这是来自于军方第一人的判断,无人质疑。

    金忠又咳嗽了一阵,说道:“陛下,哈烈大,兴和伯曾经说过,肉迷国在西方有大敌,目前他们不可能倾国而来,否则出现在哈密卫眼前的不会只是千余人。”

    武勋们有些尴尬,他们对于宝船出海的态度暧昧,认为宝船是皇家在控制,和军中无关。

    可方醒出海一趟,居然就遇到了假冒的肉迷国使者,从他的口中得知了不少肉迷国的消息。

    哎!两难啊!

    朱勇想起船就觉得头晕,他认为自己此生将不会出现在大海上,所以宝船禁不禁都与他无关。

    朱高炽点头道:“肉迷国距离海路中间还隔着一个天方,若是哈烈被其攻下,再收了天方,那便是水路并进,大明如何御之?”

    呃!

    张辅出班道:“陛下,陆路的话,大明不会畏惧当世任何一个对手,海路……”

    气氛开始微妙起来,杨荣等人都想到了一个词——开海!

    可在场对海洋熟悉的一个也无,这一刻朱高炽想到了远在金陵的郑和和方醒。

    “肉迷人想试探,你等认为该如何应对?”

    朱高炽和朱棣不同,朱棣时期的军国大事都是他一言而决,群臣的建议只是辅助。

    这便是打出来的威权,朱高炽缺的就是这个。

    感受着身体里的虚弱,朱高炽心中暗叹。

    “陛下,臣以为当武力震慑,让其心生畏惧。”

    说这话的乃是杨溥,吕震挑眉道:“武力威慑,若是失败,那便是辱国,都督府可有把握?”

    孟瑛沉声道:“若是不利,臣愿自裁!”

    这便是他在都督府的立足根源,没有这份信心,朱棣当年早就一脚把他踢到边关去了。

    金幼孜瞟了张辅一眼,说道:“个人生死乃小事。”

    孟瑛眼神冷厉的道:“金大人以为孟某是在信口开河吗?”

    金幼孜眼睛微眯,好似轻蔑,说道:“朝中事从不以个人荣辱为虑,做事做事,事在人为,莫要把人压在事上。”

    别拿什么诅咒发誓在朝堂上作为处置政务的依据!

    孟瑛为之语塞,无言以对!

    军方受挫,张辅必须要出来。他先朝着朱高炽拱拱手,再对金幼孜点点头,说道:“兵法有云,料敌先机为上。在不知道对手实力前,保定侯能说的都已经说了,并无错漏。”

    金幼孜打个哈哈,说道:“陛下之前,谨慎些总是没错的。”

    朱高炽看着下面的群臣抛开了正事在斗嘴,不禁微微摇头,想起了那个虽然惫懒,却有担当的方醒。

    下面的争执还在继续,文武双方寸步不让,只有杨荣没有被卷入进去。

    朱高炽此刻终于知道了当年朱棣能掌控朝政的能力之强。

    “好了!”

    朱高炽感到了厌倦,就喝止了争吵。

    于是文武都眼巴巴的看着他,等待这位至尊的决策,若是他们觉得不对,马上就会开始进谏,无休止的扯皮。

    朱高炽揉着眉心显得有些疲惫,可语气却异常坚定:“这是试探,必须要还以颜色,诸卿谁能担之?”

    看到武勋跃跃欲试,朱高炽微微摇头,说道:“你等不是威慑就是讲道理,可那些人哪会吃这一套?文武相间方能奏效!”

    文武群臣都有些懵:陛下,您难道要我们配合吗?

    于是大家在打量着对方,在心中挑选可以勉强接受的人选……

    朱高炽冷眼看着这一切,一股从心中发出的疲惫感让他不禁深深的叹息着。

    “瞻基说南边稳定,兴和伯远离妻儿太久……”

    朱高炽看到群臣面色各异,除去几人之后,其他的都不大自在,就在心中冷笑着,然后说道:“瞻基爱护臣子,这是好事,朕准了。”

    轰隆!

    外面艳阳高照,可大殿内的不少人都觉得听到了一声霹雳。

    那个搅屎棍又要回来了吗?

    朱高炽看到这些愕然的神色心中爽快,说道:“兴和伯于外事有把握些,两边距离差不多,让肃州卫放行,让朕看看肉迷人究竟有多得意!”

    这还是在敲打,不但是敲打武勋,也是在敲打文臣。

    ……

    人生三大铁,杨溥和黄淮有其中之一,所以两人之间比较亲近。

    出了乾清宫后,两人拖在后面,看似不想和老臣争锋,可实际上却是在低声交谈。

    “陛下放出了整顿藩王和卫所的风声,外面风声鹤唳,各方反应都不容乐观,此时的陛下肯定是在用怀疑的眼光在看着咱们,此时最好是顺从陛下的意思,今日争吵太过,陛下不高兴了!”

    黄淮叹息着说道。

    杨溥回身看了一眼,这才说道:“陛下抛出藩王和卫所之事,这就是一个诱饵,看谁上钩,不过……陛下肯定是想动。”

    黄淮摇头道:“谁敢去掺和天家之事?就算现在得了夸赞,可子孙却要倒霉了。须知疏不间亲啊!”

    杨溥点头赞同,说道:“卫所之事也是不好弄,谁主持,谁就是天下武人的眼中钉,陛下此时借助着肉迷使者把兴和伯调回来,这是要让他去冲阵……是好是坏?”

    ……

    “这是要让兴和伯成为殿下的孤臣吗?”

    朱勇和张辅走在一起,对于方醒,他不知道是该艳羡还是幸灾乐祸。

    张辅面无表情的道:“咱们是武勋,不可能去处置使节之事。而文臣更是不堪,所以……我估摸着德华此次回来,就不会再回南方了。”

    朱勇想起先前朱高炽的话,就点头道:“陛下都说南边安稳了,那么殿下在那边即可……”

    ……

    “陛下,让太医来看看吧。”

    回到后面的朱高炽看着就像是大病了一场般的虚弱,梁中忧心忡忡的建议道。

    朱高炽瘫坐在椅子上摆摆手,“不必了,让叶落雪来。”

    等叶落雪进来后,看到朱高炽的模样就皱眉道:“陛下,您该歇息了。”

    朱高炽正在闭目养神,闻言说道:“朕已经歇息许久了,朕问你,你觉得兴和伯……如何?”

    叶落雪的眉心皱出了一条竖纹,说道:“兴和伯处事有分寸,臣看过他这些年的经历,他看似行事放纵,可臣却以为他这是在自污!”

    朱高炽点点头,挤出个笑容说道:“清醒的臣子不多,知道分寸的更是少之又少,如张辅般的韬光养晦者也要保全名声……所以今日朕不取他们便是这个道理。”

    叶落雪在朱高炽的面前说话并无忌讳,他说道:“兴和伯战功赫赫,却不肯多领军,也不肯和武勋们亲近,对太子殿下也是多般维护,臣……”

    以他的性子居然在犹豫,朱高炽不禁莞尔道:“那竖子在朕的面前什么话都敢说,大逆不道的也照说不误,你何须遮掩?”

    叶落雪脸上一红,把梁中都看呆了,心想这世间居然这般美貌的男子,真是把女人比下去了。

    “陛下,兴和伯兴科学,和士林的关系也很僵硬……不,是敌视,臣以为他的胸中有大抱负,却只肯真正的辅佐太子殿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