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658章 为了定罪(为盟主:‘冻果猫’贺,加更!)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黄林没能扛住老官僚王舒越的一击,乖乖的交代了自己收受投献之事。

    五百亩土地,几乎涵盖了那个村子的九成。

    “黄林就是王甸村出来的,考中秀才之后就搬到了城中,五百多亩土地只是其中的一项收益,他还在一家车马行挂名,每年能入账些银钱。”

    这人不要脸皮了呀!

    朱瞻基都为之侧目,要知道挂名车马行,那就是文人行商贾事。

    方醒解释道:“你得知道,这等投献之事络绎不绝,那些有资格的文人都会挑三拣四,毕竟不能弄太多招人耳目,所以王甸村的算是近水楼台,这是合则两利。”

    “只是却把赋税转到了黄林家。”

    朱瞻基对这等手段是深恶痛绝,这分明就是读书人在和国家争夺赋税,哪朝哪代有这种道理?

    这就是隐性兼并土地,而且只要经历几次灾荒之后,那些交不起佃租的农户自然只能把土地给了这些读书人,然后用比赋税低些的代价继续种植自己的田地,只是换了个交税的主人罢了。

    只是现在如何处置黄林却成了个问题,如果是按照收取投献来处置,那周毅的死就只能归咎于那几个动手的村民。

    这个案子具备了关于投献土地的一切代表性,所以朱瞻基也很慎重。

    他召集了金陵六部的尚书来商议,最后的问题卡在那些动手的村民是属于黄林的人,还是自然人的身上。

    如果承认他们是黄林的佃户,那么就承认了投献的合法性。

    这个很难做出取舍!

    朱瞻基和尚书们有些发愁和愤怒!

    方醒在陪着莫愁,顺便做玩具。

    地上摆放着几只木制的小动物,方醒正在用细砂纸打磨着,不时用手指去摩挲一下。而莫愁就坐在他的身边,抚着肚子在微笑看着。

    方醒打磨好了一只小马,然后放在地上摇晃着,对莫愁说道:“等我再做个马鞍,到时候让孩子坐在上面摇晃,肯定美滋滋。”

    莫愁看着方醒的侧脸,心中突然涌起了柔情,然后摸着肚子道:“你爹可喜欢你呢!给你做了好些玩的。”

    方醒说道:“这孩子以后要注意些,到时候时不时的让人送到书院……罢了,多此一举,到时候你就去书院说一声,再给费石传个话,有人护送你们母子去京城。若是不放心,就让人去京城找我报信,我派家丁来接你们。”

    莫愁的眼中多了忧虑,方醒笑道:“我说过了,到时候随便你,你要在京城另找地方居住也好,只是方便我去看你们母子,不然一南一北,你让我如何能放心?”

    莫愁垂眸,睫毛微微颤抖着,她不想去北平,可孩子的未来不是她一个女人能做主的……

    “别担忧,北平冷,可金陵更冷,而且是透着骨子里的冷。”

    ……

    孕妇的情绪波动不能太大,安抚好莫愁后,方醒去了朱瞻基那里,却看到一个郁郁的太子。

    “愁什么呢?”

    方醒的手做多了活,有些要起泡的意思,他用一块布包着冰块冷敷着。

    朱瞻基说道:“罪责能不能也算在黄林的头上,这个很头痛。”

    方醒想了想就知道了朱瞻基的顾虑,他活动着手腕道:“要清理投献的风声早就放出去了,黄林难道不知道?”

    朱瞻基一拍桌子,恍然大悟道:“是了,此事黄林做错在先,又抱着侥幸拖延,而且那些农户多半知道消息后会去请示他,那么他是怎么做的?”

    方醒说道:“他若是奉公守法,那自然是劝那些人各自收回土地,可他却没有,而且……那些农户敢于动手的底气是什么?”

    方醒的暗示很直接,朱瞻基点点头,然后叫了人去刑部传话。

    ……

    黄林觉得自己很倒霉,中举后收取投献,在洪武朝之后就渐渐的蔓延了,已经成了潜规则。

    可他觉得自己倒霉就倒霉在下面的佃农打死了来清查的小吏,自己被当做了典型。

    收取投献是什么罪名?

    黄林在牢里想了半晌都没想到,但却不慌不忙。

    整个大明收取投献的有多少人?

    如果重处,那些涉及此事的人会如何的恐慌?

    而且这些人可以称为大明的中坚力量——士绅,官员!

    想清楚之后,等再次过堂时,黄林就显得从容不迫。

    方醒作为代表来旁听审案,这是在表示对死者周毅的关注。

    “带人证。”

    王舒越亲自审案,自然不会和那些官员一般。

    黄林有些愕然,不知道所谓的人证是什么意思,等看到被带进来的十多人时,他不禁懵了。

    随后的问话直接让黄林的心落到了谷底。

    “你等确定去问过黄林?”

    “是的大人,小的当时去了黄家,那管家听了小的话,就说去请示黄老爷,等回来时就说是黄老爷说的,这事就是一阵风,做样子给人看的,让小的们回去安心种地,莫要管。”

    “后来有官府的人去村里问过话,小的们就怕了,又去了黄家,管家还是请示了黄老爷,说莫管,没人敢动……”

    说话的那个老人是村里的老人,他指着黄林说道:“最后还说……再有官府的人来,打出去就是了,黄老爷自然会去衙门里说话。”

    “学生冤枉……”

    黄林急忙拱手道:“大人,这些人串通一气来污蔑学生,请大人明察。”

    此事难就难在证据上,可王舒越却丝毫不见愁容,冷笑道:“带了他家的管家来。”

    黄林身体一抖,回身看到自己的管家被押解进来,顿时面如死灰。

    没有什么意外,更没有出现硬汉。

    当王舒越问话后,黄家的管家麻利的确认了村民的话,然后就开始了……

    “大人,去年黄林让小的去李寡妇家威胁她,说是再不把她女儿送进黄家,回头就让人砸了她的摊子……”

    “还有前年,黄林让小的……”

    “……”

    王舒越眨巴着眼睛,不是他见识少,而是当着科学的创始人方醒的面,被他听到了一位‘国朝精英’的犯罪记录。

    黄林听着这些‘吐槽’面色大变,冷汗顺着脸上往下淌,他用袖子擦了一下脸,吸溜了一下鼻子,正色道:“大人,学生家出了刁奴,这人说的学生全都不知道。”

    王舒越只想捂脸,以表示对黄林无耻的佩服。

    方醒作为朱瞻基的代表来旁听,这时候就该发话了。

    “王大人,证据很好找,只需查那些钱到了哪里就知道了。”

    管家一听急忙说道:“大人,那些钱黄林都收在了书房南向墙壁里的暗柜里,用了一幅字画遮挡着。”

    方醒一听就乐了,就冲着黄林挑眉道:“黄先生可还有什么说的吗?”

    黄林大汗淋漓的道:“大人,学生……学生……”

    只要找到暗柜,这便是铁证!

    王舒越喝道:“拿下他!”

    随后再无悬念,王舒越当即把黄林定性为藐视律法,挑唆农户杀人。

    这罪名……

    方醒回去给朱瞻基说了审案的经过,朱瞻基很是无奈。

    “这些人为何胆大如此呢?”

    “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是人上人,律法之外的人,所以自然胆大。”

    朱瞻基皱眉道:“此风不可长,若是任由蔓延,几十年之后,怕是大明上下都要开始糜烂了。”

    方醒心中暗道:可不是吗?大明的国势就是随着这个群体的不断膨胀壮大而不断衰退,等到了崇祯帝时,已经到了病入膏肓的程度,无法挽回。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