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654章 物是人非(为盟主:‘苏纳米TSUNAMI’贺,加更!)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从明天(29号)开始,到月底都是双倍月票,请大家支持。谢谢。)

    ......

    沈阳在北平有家,可几年没人住,如今已经是有些破败了。

    不过刚才朱高炽很是夸赞了他几句,然后让他歇息几日,安置好后再去锦衣卫报到。

    当这些话传出去后,孙祥刚准备请人来修理一下自己的小院,结果却来了一百余大汉。

    “见过大人!”

    沈阳正在劈柴,他赤果着上身,肌肉遒劲,但身上的多处伤疤却证明了他的功勋。

    “你们……”

    沈阳皱眉看着这些便衣大汉,手中的斧头随便抡了一下,这是遇险的反应。

    “大人,我等以后就是您的下属了。”

    作为实职千户,沈阳的分工虽然还没公布,可前程必然是光明的。

    毕竟有兴和伯在为他背书啊!

    沈阳问道:“我还未当值,你等来此作甚?”

    一个大汉出来拱手道:“大人,下官米泉,锦衣卫副千户,赛大人令我等来大人这里帮衬帮衬。”

    作为被‘流放’的百户官,而且还是朱棣亲自赶出的京城,沈阳在塞外的日子并不好过,所以他早就习惯了独狼般的生活。

    当他正准备拒绝时,米泉挥手道:“弟兄们,赶紧上手,把大人家中收拾干净,还有,刚才叫的人呢?赶紧进来修补。”

    于是门外进来了十多个男子,他们手持工具,不等沈阳同意就开始对这个小院指指点点的。

    “瓦片都要换,房梁的木料应当是不错,不然早就塌了,那些门板都变形了,全换……马上去拿了木料来!还有瓦片!”

    等到下午晚饭前时,沈阳看着焕然一新的小院有些荒谬的感觉。

    “多少钱?”

    沈阳问了工头。

    工头看看米泉道:“大人您就别管了,此事自然有人操办。”

    沈阳也看了米泉一眼,说道:“弟兄们都不容易,我在塞外好歹也挣了些卖命钱。”

    说着他就付了钱钞,看到米泉有些不自在,就说道:“今日难得弟兄们来帮忙,这样,叫人去采买些酒食来,我请客!”

    于是气氛又重新活跃起来,等酒肉到后,大家都挤在院子里随地坐着喝酒吃肉。

    “大人,咱们锦衣卫这几年可是没抬起过头啊!”

    微醺之后,米泉就开始了发牢骚。

    不过沈阳却不在意这个:“从纪纲之后,锦衣卫就沉寂了,而东厂却趁机崛起,不过这是好事……毕竟锋芒太露,那就是木秀于林,迟早还得要倒霉。”

    这话在提醒米泉,我沈阳不是棒槌。并同时表明了自己的态度:锦衣卫以后就不该一家独大,这是取祸之道。

    米泉借着举杯的机会看了沈阳一眼,只看到了沉寂。

    这人的心是死了吗?

    看不到情绪的沈阳让米泉把试探的心思抛下了,然后喝了个烂醉,算是交了投名状。

    晚上,躺在新床上,沈阳呆呆的看着屋顶,油漆味充斥着他的鼻端,可他却拒绝了暂时在外面住几天的建议。

    “我的家在哪?”

    ……

    “沈阳回来了!”

    孙祥已经能下床了,只是走路有些吃力。

    安纶禀告道:“他昨日回来先在城里吃了一碗糊涂面,还和那些干苦力活的一样喝了一碗烈酒,就去了锦衣卫,随即就进宫谢恩。”

    “锦衣卫副千户米泉带人去帮他修了院子,然后他请了人在家喝酒。公公,这人看着不着急啊!弄不好是咱们的一个劲敌。”

    安纶扶着孙祥唠叨着。

    孙祥微笑道:“锦衣卫沉寂许久,上次借着兴和伯的东风动了动,可赛哈智毕竟深谙自保之道,再也不肯出头,所以沈阳的归来……咱家记得是兴和伯举荐的吧?”

    安纶点头道:“公公好记性,正是兴和伯举荐的,不然他这辈子估摸着就得在塞外打混了。”

    孙祥沿着院子转悠,话也慢悠悠:“那沈阳曾经带人去了哈烈的京城刺探,可见胆略。他刚回来,正是煞气未消的时候,让下面的人暂时别去挑衅他,不然陛下正记着他的好,到时候碰一头灰。”

    安纶应了,却有些不服气。

    孙祥拨动着佛珠,笑道:“你别倔,那沈阳可是兴和伯举荐的,你若是去挑衅他,小事则罢,大事你就赶紧逃吧,免得以后被派去守陵。”

    安纶一脸的茫然,孙祥心中微微叹息,“殿下……”

    “哦,公公,是了,殿下到时候会收拾人,奴婢知道了。”

    孙祥挣脱他的搀扶,独自艰难的前行。安纶心中惶恐,急忙就跟了上去。

    太阳照在孙祥的身上,他突然觉得有些冷。

    “陛下同意调沈阳回来,这便是要让锦衣卫也动动啊!”

    ……

    “锦衣卫不能死水一潭!”

    坐在皇帝的位置上后,朱高炽明白了许多东西,原先对锦衣卫的厌恶渐渐消散。

    叶落雪站的标枪般的笔直,说道:“陛下,那沈阳看不出底细。”

    朱高炽扬扬手中的一张纸说道:“他本是有为,却一步走错。后来他退了亲事,然后去了塞外……悍不畏死!这样的人,多半是把自己看成了大半个死人。”

    叶落雪点头道:“是,这样的人漠视生死,却能忠心。如纪纲之辈却是在钻营。”

    朱高炽想起了以前的纪纲,不禁说道:“人心叵测,莫过于此。锦衣卫和东厂之间……要分清些才好,莫要一团和气。”

    叶落雪心中一凛,急忙说道:“是,陛下。不过孙祥和赛哈智都是聪明人,自然知道忌讳。”

    朱高炽点点头,随后陷入了政事中,叶落雪悄然退了出去。

    出了暖阁,叶落雪问了跟上来的人,“注意盯着沈阳,还有,他今日在干什么?”

    “大人,沈阳刚出门……”

    …….

    沈阳在京城中转悠着,身上穿着一件青色衣裳,全新的。

    他走路时刻意避开了行人车马,就算是碰到了,也会用手挡住,所以一直转进一个巷子里时,那衣裳没有被人碰到过。

    这条巷子里住的大多数是商人。

    随着大明对商贾政策的渐渐放松,商人们也开始慢慢的敢于享受了。

    青砖簇新,粘合剂一看就是用糯米加料做的,成本不低。

    沈阳到了一家宅院的后门处,轻轻一跳,双手就趴住了墙头。他探头看了一眼里面,然后就翻了进去。

    不过是十息的功夫,巷子里又来了个男子。他一直走通了巷子也没看到沈阳,不禁纳闷了,旋即就再次回头查找。

    ……

    燕回不算是漂亮,甚至是显得有些沉寂。

    自从退婚后,家里担心她以后年纪大了难嫁人,就匆忙把她嫁给了商人钱亮。

    可钱亮却对她‘二婚’的名头非常厌恶,若不是燕回家里有些关系,怕是早已被赶出门了,不过讥讽喝骂却是少不了的。

    她坐在院子里晒着太阳,手中的针线却没停。

    这是一件青衫,针脚细密。做了一会儿,她起身把青衫展开,一看就是个身材高挑的男子穿的。

    阳光照在她的身上,恍如镀上了一层光晕。

    看着青衫,她眯眼发呆,像是在想着什么。

    “嘭!”

    院门被踢开,打破了寂静。

    一个身材肥硕的男子走进来,看到燕回在做衣裳,就厌恶的道:“你父亲穿不了那么多!”

    燕回福身道:“夫君回来了,妾身用的是陪嫁的布料。”

    “呸!”

    男子冲着她呸了一口,然后说道:“你那姘头多半是死在塞外了,你别装贤淑,老子看了恶心!”

    说着男子就进了屋里,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后,他带着一个包袱出来,在经过燕回身边时说道:“那些女人不用你管,少插手!”

    燕回平静的道:“妾身并未管她们。”

    “你还敢顶嘴?!”

    男子扬手,燕回坦然的没有躲避。

    可最终巴掌却没有落下来,男子退后两步,不屑的道:“若不是你父亲有些交情在外面,老子哪会娶了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进家,晦气!”

    男子急匆匆的走了,燕回继续看着自己做的青衫,还用尺子量了量,然后满意的笑了。

    沈阳看到了那个熟悉的笑容,他从墙头上滑下去,然后原路出了钱亮家。

    巷子里,沈阳在怀里摸了一下,摸出了两块纱巾。他看了看,然后又小心翼翼的收进了怀里。

    这纱巾就是当时方醒发给那些军士的,后来看到军士们舍不得用,就每人多发了一块。作为打探消息的主力,沈阳和麾下的锦衣卫也有份。

    沈阳在钱亮家的围墙外面呆呆的站着,眼神百变,隐隐有厉色闪过。

    “钱亮,你最好祈祷自己没动过手,否则老子让你生死两难!”

    这一刻沈阳的眼中闪烁着类似于独狼的利芒……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