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650章 找到,收手,灭口(为盟主:“过客船长大人”贺,加更!)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有了那个大宅子的构造图还不够,因为宁波府这样的大宅子有十几套,如何在其中找到这一套?

    而且宁波府可供居高临下观察的地方不多,至少在那些大宅子的周围没有。

    “东厂的人去挨家观察,寻机上围墙查探。”

    方醒召集了李敬和肖顾伟,李敬闻言喜出望外,马上出去安排。

    “伯爷,那黑刺干什么?”

    肖顾伟浑身发痒,恨不能现在有一帮子海盗供他率领麾下冲杀。

    方醒瞟了他一眼,说道:“你们待命,一旦目标狗急跳墙,马上镇压!”

    “伯爷放心,交给下官了!”

    能得到厮杀的机会,肖顾伟已经很满足了。

    方醒警告道:“别只顾着杀人,老子说过了,要顾忌百姓的安危,若是出错,回头我就向殿下建议,把你弄到北边去。”

    黑刺的人都是杀人机器,肖顾伟虽然看着笑嘻嘻的,可杀气却不比别人少。

    这些人一旦开战,眼中就只有对手,以杀戮为目标,至于担心误伤百姓,那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内。

    肖顾伟没口的应了,方醒看他答应的轻飘飘的,就警告道:“本伯不是在和你开玩笑!”

    ……

    “抓贼啊!”

    宁波府的一户豪宅里突然传来了一声凄厉的尖叫,顿时那些家丁都纷纷拎着棍棒冲了过来,却没看到人。

    发现贼人的丫鬟指着墙头道:“方才有人趴在墙头看。”

    “出去看看!”

    于是家丁们倾巢出动,可在外面搜寻了一圈,别说是贼,贼毛都没看到一根。

    “报官!”

    可等报官时,这家人才发现,原来有相同遭遇的就有三家之多。

    宁波府知府郁闷了,他觉得这是某些青皮肆无忌惮的在向官府挑战。

    “搜!把城中的青皮都抓来询问!”

    他没有办法,因为城中拥有大宅子的不是大富就是大贵。商人倒是无所谓,可那些官员的老家宅子却不能不重视,否则他迟早会被来自于身后的暗箭干掉。

    于是宁波府的青皮们就倒霉了,那些小偷小摸的家伙也跟着被追的上天无门,入地无缝。

    于是宁波府的大牢里人满为患,关不下了,最后还是当场刑讯。

    可一一问话的结果却让知府迷茫了。

    小偷小摸,甚至是敲诈勒索,殴人重伤这些事不少,可却没谁去那些大宅子里偷窥。

    难道是城外的盗贼?

    知府紧张了,于是就通知了守备。

    而方醒也恼火了,把李敬骂的没脸见人。

    “叫你们伺机窥探,伺机窥探,可你们倒好,大大方方的爬人家墙头,这是要做出墙的红杏吗?”

    李敬被说的面红耳赤,下决心回去就收拾那帮子平时牛逼哄哄的番子。

    东厂不是方醒的下属,所以他训斥一番完事,回头就让黑刺的人出手。

    结果第二天下午黑刺的人就找到了那个地方,而且并未被人发现。

    李敬的脸是黑的,而肖顾伟却是眉飞色舞。

    “伯爷,那家主人叫做慕简,家中有妻子王氏,两个儿子。那慕简据说很是刻板,不过看了他家的情况倒也不是这样,多半是在外面装的。”

    肖顾伟鄙夷的道:“那慕简原先的家境不过平平,可最近十多年却是生发起来了,大宅子也建起来了,据说和宁波府的关系不错,下官看多半是用钱买通了路子。”

    方醒起身道:“慕家可有察觉不对?”

    肖顾伟收了嬉皮笑脸,肃然道:“没有,伯爷,可要现在突袭吗?”

    方醒看看擦黑的天色,说道:“此时到他家天都黑了……吃完饭吧,叫厨房弄饭。还有得去联络一下宁波府,告诉他们我们的目的,免得到时候引发混乱。”

    ……

    慕家正在吃晚饭,李二今晚要了酒,等喂完了母亲后,他独自坐在门外喝酒,那些来往的仆役丫鬟看到都贴着墙走,不敢惹这个凶人。

    下午他老娘独自摸着出门时,一个仆役骂她是瞎眼婆,结果正好被从外面回来的李二听到,然后……那仆役就断了两只胳膊。

    于是慕家的下人震怖,就去告状,结果慕简只是令郎中来给那仆役接骨,然后罚了他半年的钱粮。

    这下大家都知道了,原来这位是个绝世凶人,惹不得,于是都老实了。

    李二就坐在门外喝酒,一坛子酒够他喝到睡前。

    而慕简也在喝酒,心情不错。

    “言儿的文章长进很大,我看下一科肯定没问题。”

    王氏闻言就喜道:“那可好,只是却不能让他自满了。”

    说着她又转为忧虑:“可言儿还小啊!若是以后去了京城考试,妾身得担心,等他做官了更是担心……”

    慕简没好气的道:“妇人之见!言儿是男儿,男儿自当闯出一条路来。怕这怕那的,那还不如守着每日两顿饭过日子!”

    王氏想起这个就目露柔色道:“想当年妾身嫁进来时,家中也就是普通,可夫君您……夫君,那生意就停了吧!”

    “什么生意!?”

    慕简的眸色一冷,厉喝道。

    王氏垂眸道:“夫君,妾身是您的枕边人,这些年通过蛛丝马迹,早就发现了端倪,那个不爱说话的李二就是海盗吧?别人说他只要出去一趟,再回来时就是一身的海腥味。”

    “妾身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生意,可朝中不许出海,夫君……孩儿们都有出息了,咱们收了吧。”

    慕简把酒杯一扔,拂袖而去。

    在后院里漫无目的的晃悠着,听到有人说李二在喝酒,慕简的眼中闪过一丝杀机。

    要收容易,可知情人怎么办?

    所有的交割都是李二在办,他不死……谁能担保他不会泄露出去。

    慕简找来了家丁头领,吩咐道:“明日给李二母子的早饭多放些油!”

    他在油字上加重了语气,家丁头领就是和李二交接的人,所以马上就领悟了。

    “老爷放心,小的保证处置的干干净净的。”

    慕简点点头,然后回去告诉了王氏他的决定。

    “以后为夫就在家守着你过日子,咱们就看着两个孩子,等有了孙儿,咱们一人一个带着。”

    王氏含泪点头,只觉得自己此生太过幸运。

    “妾身嫁给了您,这是前世修来的福气,等明日妾身就去寺里烧香拜佛,求佛祖保佑咱们一家安康。”

    做出这个决定之后,慕简只觉得心中空荡荡的,不知道是轻松还是不舍。

    可他知道,此次李二出海遇险了,差点被黑吃黑。而且还被水师一路追杀,若不是李二的手下操船出色,早就全部被抓了。

    这次幸运不代表下次幸运,慕简觉得此时结束这个生意恰到好处。

    ……

    夜色降临,李二喝了大半坛酒,看似醉醺醺的走到边上的围墙撒尿,监视他的家丁皱眉暗骂了一句,然后回屋喝水。

    喝水很简单,举杯就是。

    可有的杯子举起后就再也放不下来了。

    一只黝黑的大手捏住了他的咽喉,然后另一只手接住了他的茶杯。

    稍后,李二把他的尸骸放到床上,然后悄然出来。

    老妇人正坐在床上发呆,李二过去低声道:“娘,咱们走!”

    “老二……是出去逛街吗?好,娘想买个银钗呢!”

    李二心中一酸,说道:“好,娘,咱们买银钗。”

    眼瞎的人大抵感知不到天黑吧,李二如是想。

    他扶着母亲走到刚才撒尿的那片围墙边上,这里已经被他的人从外面给慢慢的弄松了不少砖,今夜就是他带着母亲走出慕家的时候。

    他敲击了一下围墙,外面传来了回应。

    回身看看灯火中的慕家,李二的眼中多了讥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