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649章 筹谋的李二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父亲,孩儿今日见到兴和伯了,还和他说了话,他很是亲切,说是欢迎孩儿以后去北平的方家庄做客呢!”

    回到家的慕言兴奋的向父母显摆着自己的际遇。

    王氏笑道:“你就哄人。”

    慕简皱眉道:“那人在士林中声名狼藉,你不该去和他亲近。”

    看到慕言的神色骤然变成了落寞,慕简皱眉道:“孟母择邻的道理你不懂?为父不求你们一定要为官做宰,但至少要心正!”

    慕简肃容道:“心正则身正,心身皆正,则可为君子!要向你大哥学习,莫要再跳脱了。”

    王氏看到小儿子茫然,就劝道:“夫君,言儿还小呢,您慢慢的教他就是了,以后当然会成为和您一般的君子。”

    “他还小?”

    慕简本想发火,可看到妻子的神色,就叹息道:“罢了,下午做一篇文章出来给为父看,若是不好,打!”

    ……

    方醒突然造访宁波府的消息随着书生们的归家而散播了出去,宁波府上下自然震动,知府赶紧去了方醒的暂住地拜访,却吃了闭门羹。

    “伯爷此行有些私事要处理,不见外客。”

    方醒没工夫和宁波府上下客套,他派人去传话,说是有使节到了,让宁波府给船队补充些粮食饮水,船队修整几日后就会离开宁波府,前往金陵。

    于是巴罕得以上岸,住进了大宅子里。

    一位战功赫赫的大明伯爵居然住在商人的宅子里,这个发现让巴罕不禁心中暗喜,于是在见到方醒时就说了些贸易的好处。

    “……大明无需为此烦心,天方人就是最虔诚的商人,只需让他们周转一下,大明和我国的货物便可畅通无阻,此乃对双方都有益之事……”

    巴罕看了方醒一眼,却看到的是漠然,就咬牙道:“兴和伯,那些天方人……很客气,从来都不会亏待朋友。”

    方醒哦了一声,说道:“肉迷国难道就没有和那些泰西人贸易吗?”

    巴罕一怔,说道:“兴和伯,您知道的,我国同那些泰西人打了许久,双方早就是不死不休,别说是贸易,看到对方的人都会把他杀死。”

    方醒点点头,说道:“那为何不走陆路呢?”

    巴罕的额头一下就见汗了,方醒悠悠的道:“哈列国已经被大明打断了脊梁骨,难道还敢扣留你们的商队不成?那正好给了你们大规模介入哈烈的借口,不是吗?”

    “哈烈此时最为虚弱,别告诉我你们没有动过吞并了他们的心思!”

    方醒的话一针见血,把国与国之间的龌龊都说了出来。

    巴罕干笑道:“兴和伯,陆路太远了呀!而且能带的货物不多。”

    “嗯,这个确实。”

    走陆路一是消耗大,人吃马嚼,一路就能把老本给吃没了。

    陆路的第二个弊端就是只能靠大车,能带的货物少,划不来。

    巴罕笑道:“若是走海路,天方人对这条航线再熟悉不过,肯定不会有问题。”

    “嗯,是不会有问题,前宋时天方人的后裔就曾经把控了泉州,然后和蒙元人一起制造了泉州惨案,而崖山之战他们就是帮凶!”

    蒲寿庚!

    不用说出来,巴罕就知道方醒指的是谁。

    他不禁缩缩脖子,然后说道:“我国被堵在了天方人的一边,所以必须要通过他们来贸易。”

    方醒突然有些意趣索然的摆摆手,说道:“你与本伯说这些毫无意义,要贸易,那就先朝贡,否则就是对大明的侮辱。”

    从朱元璋开始,大明对除去蒙元之外的异族都抱着‘俺大明是天朝上国,中央之国,你们必须得朝贡’的态度,一直延续到了现在。

    巴罕微微躬身道:“本人历经艰辛来此的目的正是朝贡。”

    方醒淡淡的道:“那就好。”

    等巴罕走之后,李敬就不屑的道:“兴和伯,这些番邦的人都是这贪财的模样,就想和大明贸易。”

    方醒笑了笑,说道:“最近让人盯着前后门,别暴露了。”

    这是个隐晦的批评。

    方醒回来的路上就寻了一下那些东厂的暗哨,结果发现了好几个,让李敬汗颜。

    “兴和伯,咱家……咱家回头就好好的操练他们!”

    方醒皱眉看着他道:“不是我小瞧了你们东厂,骤然而起,就像是个暴发户,可基本功却缺失不少,要沉下心去摸索,你若是干好了,将来未必不能和安纶般的调回京城去。”

    李敬闻言不禁目露憧憬之色。

    几乎每个太监都有一颗上进的心,而且比普通人更加的炽热。

    方醒继续画画,在他的笔下,那个未来的孩子就是孙悟空,而他就是那个唠叨的胖唐僧……

    ……

    而李二也在画画,他画的是慕家的地形图。

    他和母亲看似一直呆在后院和围墙之间的边角里,周围还有专人盯着他,不怕他跑,只要他老娘在就行。

    可作为曾经的海盗,若不是顾忌母亲,这点监控哪能困住李二,所以他只是在晚间偷偷的摸进去了几次,就连慕简的书房里有什么机关都一清二楚。

    他慢慢的画着,运笔有些艰难,却把慕家的结构画的清清楚楚的。

    画完后,他把剩下的纸笔都一把火烧了,然后出门,看着夜色中的慕家,目光冷厉。

    ……

    第二天方醒早早的就起了,和家丁们在院子里练了一番,然后沐浴。

    早餐是海鲜粥,熬煮的鲜香扑鼻。

    喝了一大碗海鲜粥之后,守门的黑刺军士带来了好东西。

    “伯爷,就是这张地图包括着一块黄金,正好砸在小的脑袋上,若不是小的脑袋硬,估摸着已经完了。”

    方醒看到这人的脑袋上肿起一个包,就说道:“去找郎中看看,今日你歇息。”

    那军士一听就不好意思了,摸着那个大包,羞赧的道:“伯爷,这点伤算什么呀!小的当年挨了三刀都还能杀敌呢!”

    方醒看着手中的地图,闻言就抬头瞪了他一眼,喝道:“那你还啰嗦?滚!晚上给你一壶酒!”

    这厮墨迹了半天就是等这个,看着他欢喜的出去了,方醒说道:“特么的!受伤了好像是不能喝酒吧?”

    一起来的肖顾伟满不在乎的道:“这点伤算什么,当年那些中刀垂死的兄弟拼命都要喝酒,拦都拦不住,后来伤好了也是活蹦乱跳的,杀敌不比别人少。”

    方醒皱眉道:“老子告诉你们,以后可再不能这样了,喝酒之后气血会加速运行,那是找死!滚吧!”

    “黄金……这地图是一户人家,却没写出地方,这人是谁?莫非就是李二?”

    赖着没走的肖顾伟说道:“伯爷,那李二可还有一票手下应当就在城外呢!”

    方醒点头道:“是这样,不过宁波府的守备还是不错,不然李二肯定会带着手下的海盗洗了那一家,然后卷了自己的老娘出海。”

    海盗喜欢上岸血洗,不只是因为嗜血,还想抢生活物资,比如铁锅什么的。

    肖顾伟是军人,所以想了想就建议道:“伯爷,要不咱们就让守城的放开些,然后等着那些海盗进城,时机一到,就连他背后那人都一网打尽。”

    方醒皱眉盯着他,直至他垂眸,这才说道:“咱们是武人,保护百姓的安危,这是天经地义的责任。你这种想法很危险,知道吗?把百姓的安危抛在脑后,一心只想着立功,这不是一个合格的将领,回头我会给王琰说说,让他给你们上课!”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