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646章 一人两面(为盟主:‘LOVEDOGS’贺,加更!)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慕简在给两个儿子批文章,不时皱眉批评几句。

    大儿子慕兴很是规矩的起身受教,小儿子慕言却偷偷的躲在大哥的背后挤眉弄眼。

    慕简看在眼里,就拿起桌子上的书敲了他的脑袋一下,怒道:“整日不学好,轻浮!”

    这一下敲的很轻,可慕言依旧捂着头叫痛,稍后又不安静的到处乱看,等听到外面有人敲门时,一下就窜了过去。

    慕简摇摇头,对这个天资聪颖的小儿子他是舍不得打,所以很是头痛。

    慕言开门看到是后院的丫鬟,就回头道:“父亲,是找您的。”

    “老爷。”

    丫鬟进来暗暗给了慕简一个眼色,他起身道:“你们再做两篇文章,回头为父要检查的,若是敷衍了事,打断腿!”

    “是,父亲。”

    看到老爹要走,慕言眉开眼笑的应了。

    慕简摇摇头,然后不禁失笑,眼中多了些柔和,然后和丫鬟出了书房,低声问道:“何事?”

    丫鬟说道:“老爷,李二回来了,在他老娘那里。”

    慕简的眉间马上变成了冷肃,丫鬟继续说道:“老爷,他那个瞎子老娘前几日天天摸着出来问李二回来了没有,都摔了好多跤。”

    慕简一边往后院走,一边交代道:“下次注意些,别让她摔死了。”

    等到了后院后,慕简去了内书房,丫鬟就去找到了李二。

    李二带了些吃食回来,正在伺候母亲吃东西,看到丫鬟进来,就用眼神逼住了她,然后把点心放在他母亲的手中,低声道:“娘,我去给老爷交代生意上的事,晚些回来。”

    老妇人茫然的看着门外方向说道:“老二你早些回来,娘想你呢!”

    李二柔声道:“好,孩儿稍晚就回来。”

    ……

    两人一路到了内书房的外面,丫鬟不掩饰自己的轻视道:“老爷就在里面。”

    李二想起老娘手心的擦痕,偏头看着丫鬟道:“谁欺负了我娘,小心晚上脑袋不翼而飞!”

    丫鬟被他那淡漠的语气吓了一跳,退后一步后,觉得有些示弱了,就叉腰道:“你再啰嗦,信不信下次让你老娘吃潲水!”

    李二微微一笑,点头道:“我这次回来会很长时间,你可以试试。”

    说完他就进了内书房,丫鬟原地站着,咬着红唇恨了半晌,这才转身回去,那腰肢扭动的就像是水蛇……

    ……

    内书房里,慕简正在看书,听到脚步声后没有抬头吩咐道:“把门关上。”

    李二把门关上,说道:“老爷,小的这一趟还算是顺利,货物都发卖了。”

    慕简依旧没有抬头,问道:“都换回来了什么?”

    李二说道:“那些人的香料不少,不过老爷您交代过最好是金银,小的就大半换了金银,还要了些香料。”

    “蠢货!”

    慕简抬头了,威严的说道:“老夫说过了金银好,可香料也少不得。朝中的宝船停了,以后香料就缺了,会值钱,值很多钱!懂不懂?”

    李二垂首,“是,小的错了。”

    慕简冷冷的看着他,说道:“记住了,下次再自作主张,老夫会让你后悔莫及!”

    李二低头应了,慕简突然微笑道:“好了,你辛苦出海回来还没好好的歇息,回去吧,老夫让厨房送一桌过去,让你们母子俩享用。”

    “多谢老爷。”

    李二平静的拱手离去,还顺手把书房的门关了。

    屋内变得有些阴暗,慕简看着房门,嘴角渐渐的浮起一抹冷笑,手中的那本书渐渐被握紧……

    “父亲,孩儿做完两篇文章,要出去和同窗踏春了。”

    那抹冷笑瞬间消失,慕简喝道:“你敢去就打断你的腿!”

    外面慕言的声音越来越远:“爹,不去会被人笑话的,孩儿很快就回家……”

    慕简嘴角含笑推开了房门,看着小儿子活力四射的往前院跑去,不禁微微摇头,笑道:“这竖子!”

    ……

    宁波府来了一支船队,当船队运出许多香料时,就被当做了从北平来的船队。

    郑和下西洋带回了大量的香料,多的用不完,送不完。最近北平那边的夏元吉一直在敦促皇帝把香料变现,所以南方市场被投放了不少。

    等到了晚上时,船上下来了不少人,有巡查的军士去问话,被当先一人的腰牌吓坏了,然后诅咒发誓自己没干坏事。

    “去吧,若是泄露了咱家的消息,全家死光光!”

    边上就一个灯笼,照的李敬的面色白惨惨的,那一队军士马上麻溜的走了。

    方醒这才从后面走出来,说道:“还是你们东厂的名头好使,进城吧。”

    在城门处,李敬拿出了朱瞻基给的采买布料的文书,顺利的进了城。

    “有一百多人吧?”

    等他们进城后,那些军士不禁暗自咂舌。

    “狗太监,好大的阵仗!”

    “闭嘴!你想给咱们惹祸吗?”

    太监的心胸不大宽广,刚才的话要是被李敬知道了,这些军士都得倒霉。

    进了城之后,一行人悄然进驻了一个大宅子,然后各自歇息。

    可方醒却无法休息,从李敬在岸上等待船队时他就知道,朱瞻基对推动出海的心情比他还急切。

    这个大宅子的主人乃是富商,不过最近有些不大走运,因为他经营的是奢侈品,但却没交税,就被东厂的人给‘亲切的’招呼了一下,目前正在家中待罪。

    方醒的住所只是个小院,李敬到时,方醒已经洗了澡,正在吃面。见他进来,就指指自己的对面,然后唏哩呼噜的吃了面,舒坦的道:“在船上总是觉得差了什么,原来是差了陆地的感觉,吃东西总是觉得不香。”

    李敬等他擦嘴后才说道:“兴和伯,殿下已经查明那人就在宁波府,只是却无法进一步查明是谁。”

    方醒喝了口茶,觉得有些睡意,说道:“那人叫做李二,背后控制他的人还拿住了他的老娘。宁波府不小,不好查,所以咱们还得要从他们交换回来的金银香料着手。”

    李敬欢喜的道:“那再好不过,金银必须要运送,咱家稍后就让人盯着宁波府的大道,等着他们进网。”

    “没那么容易。”

    方醒皱眉道:“那李二很警觉,所以弄不好会暂时不动。”

    李敬却分析道:“伯爷,那李二既然孝顺,咱们是否可以利用一下呢?”

    方醒赞赏的点点头道:“我准备适时冒个头,让人知道住处。”

    “敲山震虎吗?”

    李敬笑道:“伯爷好手段!”

    “钓鱼罢了,你这边注意,不要和宁波府挂上,我担心他们之间会有联系。”

    李敬点头道:“那人既然这般狠辣,在宁波府必然会有喉舌,咱们还是谨慎些,免得被人看破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