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634章 厚道的权谨(为盟主:‘我爱敬’贺,加更!)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方醒的归来就像是一股风。

    他先去了神仙居,盘恒了一个多时辰之后才去朱瞻基那里,而此时朱瞻基已经通过别人知道了他回来的消息。

    权谨先告退了,他觉得此刻的方醒一定是杀气腾腾,把在北平还没发泄完的煞气倾泻在金陵。

    方醒进来时正好看到老先生离去,他没在意,只是和朱瞻基大笑着。

    “这次痛快!”

    方醒不等朱瞻基问就说了此次北上的事。

    “胆大包天!”

    朱瞻基听完后不禁捶打着桌子,同时也有些警惕。

    “那些人……失去了皇爷爷的压制,有些乱哄哄的。”

    朱瞻基一语中的,方醒赞同道:“突然失去了压制,人的心思就复杂了,而陛下开始有些一厢情愿的以为大家能同舟共济,可最后却发现低估了人的私心,差点失控,幸而扛住了这一次,否则……瞻基,否则我这次回去怕是要血流成河了,然后你也得马上回去弹压。”

    “那么严重?”

    朱瞻基觉得就是自己的皇帝老爹被文官们气坏了,然后让方醒回去搅动一下朝局而已。

    方醒长途赶路,现在只觉得浑身酸痛,他强打精神道:“此事不容小觑,一旦挑衅成功,这就是分水岭,从此帝王的威权就会渐渐下滑,等到你时,怕是要捉襟见肘,不堪应付了。”

    朱瞻基显得有些吃惊,还有些不大相信。

    方醒想起历史上他被迫用太监来抗衡文官的事,就唏嘘道:“你别不相信,太祖高皇帝都有要用雷霆手段的时候,先帝也得时不时的弄些人进诏狱来震慑一番,你以为自己比他们如何?”

    “我早就给你说过,这是权力之争,谁赢了就能掌控这个偌大的国家,面对这等诱惑,谁不动心?”

    方醒觉得朱瞻基还是太乐观了些,就说了自己的猜测。

    “那些谣言又不是一天两天,为何没人出来说话?”

    方醒丢下这个问题就去洗澡,留下了个沉思中的朱瞻基。

    等他洗澡回来,看到朱瞻基依然在沉思,而且那眉头皱的紧紧的,就喝道:“醒来,吃饭了!”

    朱瞻基一个激灵,抬头道:“他们想重现前宋。”

    “没错。”

    方醒只觉得肚子里在打鼓,就说道:“别管这事了,等你当了皇帝再收拾他们,现在吃饭,吃完饭我还得去接莫愁回来。”

    朱瞻基摇头失笑,然后叫人请了权谨来。

    “最近权大人经常出去和那些文人见面,春游都去了好几次,每次脚下全是泥,喝的醺醺的回来,然后吐的让人不忍。”

    方醒讶然问道:“我记得老大人是不喜欢出去应酬的呀?”

    朱瞻基微微摇头道:“老大人每次出去就说我的难处,说多了外面那些人就背地里说他是婆婆嘴。”

    方醒有些意外,于是就亲自下厨弄了条清蒸鳜鱼。

    “权大人尝尝,您这岁数多吃鱼好。”

    鱼身上方醒浇了配好的调料,最后浇了滚烫的油,顿时香气扑鼻。

    可权谨以为方醒是暗讽他该乞骸骨了,就苦笑着准备说话。

    “权大人多吃些,殿下还得要靠您这样老成谋国的辅佐呢!”

    方醒笑着说道:“似我这般的愣头青,一次两次还行,次数多了终究会撞墙,所以您才是定海神针啊!”

    权谨一怔,仔细看着方醒的笑容,却是真诚。

    朱瞻基也说道:“权大人德高望重,本宫的身边有了你,这心里也踏实啊!”

    权谨正感动间,方醒已经给他倒了一杯‘素酒’,然后举杯道:“殿下尚不能饮酒,权大人,我敬您一杯。”

    朱瞻基也拿了酒杯,他倒了杯茶水,正色道:“权大人,您德高望重,大明还需要您继续效力,以后那些酒宴就别去,好生休养才是。”

    权谨的嘴唇颤动着,老眼里有些水波,然后举杯,默默的喝了酒。

    清蒸鳜鱼很香甜,调料的点缀让鱼肉的味道更浓郁。权谨心潮激荡,最后吃完了一整条鱼,还要吃螃蟹,方醒拦都拦不住,最后吃了两个才停手。

    ……

    饭后方醒去把莫愁接了过来,然后沉沉睡去。

    ……

    方醒坐在小船上左顾右看,可左右都是朦朦胧胧的,只有人影幢幢。

    “莫愁!”

    方醒有些慌了,他叫喊着,希望能看到莫愁。可周围还是朦朦胧胧的,那些木然的人脸在黑暗中若隐若现。

    “莫愁!”

    方醒伸手去抓,可却抓了个空,那些人影都是虚影。

    随即场景变幻,方醒突然出现在了无尽的虚空中,下面的大地同样是朦朦胧胧的。

    然后他就感到身体不断在下坠,失重和恐慌让他觉得快要窒息了。

    “啊!”

    方醒猛的醒来,他睁开眼睛,然后胡乱伸手出去摸索着,却摸了个空。

    他刚一惊,黑暗中莫愁走到床边说道:“老爷,要弟说外面有事。”

    “啊?好。”

    方醒在黑暗中摸到了莫愁的脸,安慰道:“没事,我去去就来。”

    可等他到了权谨的住处后,才发现问题有些严重了。

    权谨的屋子里,御医在不满的说道:“殿下,老大人的脾胃不好,不该吃螃蟹,这不就止不住了。”

    朱瞻基在外面捂着鼻子道:“可有何办法给先止住了再说?”

    御医喊道:“螃蟹性寒,去拿姜煮汤来!”

    听了一耳朵的方醒赶紧说道:“我这有糖,红糖,一起熬煮。”

    御医听到了方醒的声音,说道:“极好,马上去。”

    这时里面传来了放屁的声音,接着就是撒尿般的拉稀声。

    朱瞻基回身苦笑道:“不该吃螃蟹的。”

    方醒低头想了想,就说道:“一是寒凉,二是……弄不好厨房没蒸透,我去找些药。”

    等方醒再次回来时,里面已经在喂糖姜水了。听那喘息声,说明权谨已经是极度虚弱了。

    稍晚御医出来,一脸疲惫的道:“殿下,权大人的身体有些虚,要调养些时日。”

    朱瞻基尴尬的道:“好,你这里多盯着些,其它事情都不必管。”

    御医去配药,方醒悄然进了房间。

    一进去就能闻到一股子味道,方醒却没嫌弃。烛光下,他看到权谨面色惨白的躺在床上,一个小厮正在边上站着。

    “你先出去。”

    方醒赶走了小厮,然后走到床边,低声呼唤着权谨。

    权谨睁开眼睛,看到是方醒,就努力挤出笑容道:“兴和伯,这不关你的事……”

    这是一个厚道人,没有机心的人!值得尊敬的长者!

    方醒拿出一粒胶囊,说道:“权大人,这里有药,就当是方某要杀人灭口,您吃了吧。”

    权谨笑了,虚弱的道:“你兴和伯若是要杀人,哪会亲自出面,好,老夫吃了。”

    方醒扶他起来,然后把胶囊喂了,说道:“您放心,保证好的快。”

    权谨慢慢的躺回去,喘息道:“好,老夫还得要帮衬殿下呢!那些人还在嘀咕,不出去……不出去说说怎么行?”

    方醒微笑道:“好,等病好了,让殿下派几个丫鬟一起陪您去,到时候香车宝马,让您也风光一把。”

    权谨笑的身体打颤,说道:“好,老夫也权当做是老不休一把。”

    方醒等他歇息后,这才出去。

    “如何?”

    方醒有些治病的手段,这个朱瞻基是知道的,所以他一点都不惊奇。

    “汤药明日再上,今晚让老大人休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