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598章 各自的责任(为盟主‘NTSB’贺,加更!)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朱瞻基站在魏国公府的外面,看着满眼的白色,他神色凝重的道:“确定吗?”

    那个给徐钦治过病的御医低声道:“殿下,魏国公的身体确实是不大好,不过几年还是能熬的。臣刚才查看了一下,大抵是服用了一些诱发心脉疾病的药。”

    御医说完就忐忑的看了朱瞻基一眼。

    涉及到豪门、国戚的**,会不会被灭口?

    朱瞻基微微一叹,然后说道:“给那两个孩子看看,告诫后院的女人,看好这两个孩子,要教养成材。”

    御医松了一口气,赶紧进了府中。

    管家想去叫了人出来接待,朱瞻基却喝住了。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之后,徐显义回来了。

    磕头,然后告罪进去。

    白事时死者最大,徐显义的举动并无过错。

    “他这是要一死泯恩仇啊!”

    身后传来了方醒的声音,朱瞻基说道:“徐家并无权利,无需忌惮。他不但是想一死泯恩仇,还想让君王念及身后,为魏国公府谋取些利益,比如说统兵权。”

    朱瞻基冷酷的说出了自己长辈的算盘,并无丝毫愧疚。

    “父皇的意思是让魏国公露露面,以后和李隆等人在金陵成犄角之势,互相牵制。可魏国公却想的更多。”

    “他想一劳永逸的抛开恩怨,不想让儿孙再背负先人留下的包袱。”

    方醒不禁感慨着徐钦的果决,“生死之间有大恐怖,能选择终结自己生命的人,那心肠都很可怕,硬的可怕,淡漠的可怕。”

    朱瞻基微微点头,说道:“这就是家族!”

    对于大明来说,家庭是最小的社会单位,再往上就是家族。

    对于某些人来说,家族就是小国,自己的国家。

    家长一言九鼎,能集中家族的力量去做事,甚至能决断人的生死,这是权力。

    而带着家族往上走,往好走,让大家都过上好日子,这个是责任。

    当年的徐辉祖用家长的权利对抗朱棣,功败垂成。

    如今徐钦就用精湛的演技来偿还,最终尤嫌不够,用自己的生命做最后的祭品。

    这就是一个家长的责任!

    朱瞻基回身道:“我的责任就是冷眼看着,看着大明发生的一切。”

    这是储君的义务和责任!

    那皇帝的责任呢?

    ……

    “朕要大明万世永昌!”

    朱高炽发怒了,挥舞着手中的奏章喝道:“可这是什么?胆大包天,胆大包天!”

    下面的臣子都垂眸不语,心中却在嘀咕着皇帝怎么越来越有往先帝的那条路上开始狂奔的意思了呢。

    朱高炽的脖子上居然青筋都冒了出来,这可是被层层脂肪包裹着的脖子啊!

    可见他的愤怒有多离奇!

    “水火无情,人也无情!”

    朱高炽气得手都在颤抖,颤颤巍巍的竟然自己站起来了,说道:“朕说了没有借粮!没有借粮!水灾之后百姓身无长物,都送了他们吃,可这是什么?啊?!这是什么?!”

    杨荣不在,杨士奇无奈出班问道:“陛下,敢问发生了何事?”

    朱高炽的面色一冷,说道:“上次朕是如何给你们说的?开仓放粮,而不是借粮,可地方官吏胆大包天,居然是借!若不是东厂急报,朕还被蒙在鼓里,可你们难道也不知道吗?”

    杨士奇面色一变,躬身道:“陛下,臣请下去查看,若有,臣当把那些贪婪之辈尽数拿下。”

    居然敢用公粮来当做自家发财的工具,而且还是在皇帝下旨送粮的情况下,这得多贪婪啊!

    群臣已经发蒙了,朱棣在时哪会发生这等事。

    剥皮实草自不在言,三族流放也不在话下,关键是家中的女人怕是都会被弄到教坊司去,从此成为官妓。

    这等威慑之下,可还敢贪腐?

    夏元吉很郁闷,出班说道:“陛下,朝中不差那点钱粮,此辈贪鄙,全数拿了吧,严惩!”

    “陛下,臣等请严惩此辈!”

    群臣齐齐发声,看似同仇敌忾,可上面的朱高炽却只是冷眼看着,冷冷的道:“都查院下去的御史呢?可有禀告?”

    刘观出班,呐呐的道:“陛下,并无回报。”

    朱高炽冷笑道:“当然没有回报,都在饮酒高乐呢!”

    这肯定是东厂的奏报,刘观跪下请罪。

    朱高炽叹息道:“记得朕当时多般嘱托,可最后却是人心难测,你们要朕怎么做才好?才能收心!收了那颗时刻想着自己升官发财的心!”

    “臣惶恐!”

    瞬间大殿内全是跪倒的人,可朱高炽却没有感受到丝毫的尊荣,反而是脊背发寒。

    心思偏了,别说是跪,就算是五体投地也是扯淡。

    朱高炽摩挲着镇纸,想象着朱棣当年摔镇纸的心情,不禁摇头苦笑。

    任你再大的火气,这些臣子总是能把你磨成温水。

    “都散了吧。”

    朱高炽摆摆手,两个太监过来扶起他,然后往后面去了。

    “陛下,翰林侍读李时勉有本奏。”

    朱高炽闻声说道:“拿过来。”

    这位皇帝的勤政堪称是楷模,他接过梁中递来的奏章飞快的看了起来。

    群臣起身,面面相觑。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拿了他来!叫他来!”

    朱高炽拿着奏章在颤抖,他的脸颊颤动着,身体也跟着一起颤动,整个人看着已经被气的要崩溃了。

    梁中慌乱的道:“去叫御医来!”

    还没离开的群臣也急了,纷纷过去问安。

    朱高炽的身体一直在颤抖着,眼睛发红。

    “都散了!”

    他勉力指指外面,群臣躬身告退,出去自然会猜测一番。

    “李时勉说了什么?”

    杨士奇摇摇头,对金幼孜说道:“陛下的身体不好,李时勉这是想火上浇油吗?”

    金幼孜的面色冷淡,说道:“谁知道他的,还是先想想陛下为何不处置那些贪腐官吏的事吧。”

    杨士奇苦笑道:“还有东厂和锦衣卫。”

    金幼孜一拍脑门,懊恼道:“我倒是忘却了此事,不过重新启用锦衣卫,大用东厂,这可不是好兆头啊!”

    杨士奇无奈的道:“谁让下面的那些官吏不成器?哎!本官羞与这等人为伍,惭愧!”

    杨士奇垂首而去,金幼孜站在原地,喃喃的道:“难道要紧了?那李时勉可是正好去触霉头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