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587章 幕后那人(感谢“醉里掌灯”的盟主打赏!)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朱瞻基大年初一的突然亲民举动在金陵激起了极大的反响,百姓们在津津乐道着这个太子以后也会和当今陛下一般的成为一位仁君。

    而有些人却有些惊惧。

    “太子居然会这般做,不简单呐!”

    初一的中午言秉兴只是随意的吃了些,然后就接待了一位客人——没让两个儿子参与。

    这位客人看着四十许人,肌肤白皙,一双手保养的极好。而且那双眼睛含笑,让人一见就生出亲切之感。

    “初宪何时从北平回来的?”

    言秉兴一进来就问道,然后叫人端了炭盆来。

    男子名叫汪元,其人有些传奇之处:当年屡次科举不中,然后家贫无力支撑,就开了个学堂,一边教授学生,一边赚钱继续科举。

    就这样,此人快四十岁时中举了,但可笑的是,在此之前,他教的学生已经出了两位进士,举人有五人,秀才那更是不用数。

    南方当时一阵嘲笑,说他是跟着学生的屁股后面捡便宜——意指他的学生都做官了,考官看在他学生的面子上,勉强给了他一个举人。

    大概此人也知道不能再继续科举了,于是就做了个士绅,靠着那些做官的学生,不动声色的已经编制了一张大网。

    所以哪怕他比言秉兴还小些,可言秉兴却不敢小觑他,很是客气。

    汪元微笑道:“在北京游历了一阵,几个学生公务繁忙,我也没趣,就回来了。秉兴公看着精神不错,想来最近是春风得意吧?”

    言秉兴苦笑道:“哪有的事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与那人结仇至此,整日担心被他报复,度日如年啊!”

    言秉兴灰头土脸的往事金陵城无人不知,汪元还是微笑着:“秉兴公何必与那人一般见识,须知家和万事兴,牵扯到了国子监就不好了。”

    这话很恳切,很为言秉兴着想,言秉兴面露感激之色道:“初宪说的没错,老夫就是想着两个儿子,所以才一直忍到了今天。”

    汪元抚须笑道:“秉兴公无需多想,那人再嚣张跋扈,可南方终究是大明的鳌头,我辈本是安稳度日,可若是有人要兴风作浪,那动动又有何妨!”

    言秉兴的眼睛一亮,身体不由自主的往汪元那边倾斜,低声道:“初宪可是要出手吗?你若是出手,那人必然会灰头土脸。”

    汪元气质儒雅,但在南方却享有盛誉,而且从未见他吃亏过,所以言秉兴不禁面露喜色。

    “秉兴公何出此言?”

    汪元面露惊讶之色,说道:“此事忍他就是,反正他迟早得跟着殿下回京,到时候自然烟消云散。”

    言秉兴大失所望,随后敷衍了几句,汪元就顺势起身告辞了,仿佛只是专门来和言秉兴说这几句话似的。

    等他出门上了马车,和气的神色就变成了冷意。

    马车里已经坐着一个长脸男子,那脸上天生带着怒色。他把汪元扶上来后,低声道:“老师,那言秉兴可是在等着您出手?”

    汪元冷冷的道:“正是,伯庆,你素来机敏,言秉兴你认为会如何?”

    男子叫做黄俭,字伯庆,四十出头。他原先是汪元的学生,只是后来屡试不中,而汪元又欣赏他的机变,于是就留在身边当个介于食客和幕僚的角色。

    “老师,言秉兴气量小,上次被那人揭开了私生子之事,名声扫地,肯定不会甘心,所以他会动。”

    黄俭笑了笑,看着就像是发怒,继续说道:“老师,言秉兴唯一可以利用的就是在国子监的大儿子,还有就是故旧,老师您无需搭理他,咱们看热闹就是了。”

    汪元点点头,摩挲着腰间的玉佩,淡淡的道:“上次你叫人让王柳碎去散了悬赏,此举极其危险,幸而你没有被人发现,否则……今日如何?”

    黄俭垂眸道:“老师,此事是我的错,当时只想着让那人成为惊弓之鸟,可没曾想殿下带来的那一千余人实力不凡,不然那人当不敢出门,可惜了!”

    马车粼粼,汪元的声音显得有些飘忽不定。

    “你啊你!此事你好歹先与我商议一番才是,贸然而动,若不是我令人除掉了那个和王柳碎联络之人,此刻你已经身首异处了。”

    黄俭的呼吸渐渐平缓,“老师,那人时常出游,若是能抓住机会,国朝就要大变了,我已经做好了准备,殉道而已,死而无憾!”

    汪元笑了笑:“所以我回来之前,你一直在自己家住着?”

    “是的老师,我不想连累您。”

    “可我怎会看着你往绝路上走!哎!下次别再莽撞了!”

    马车远去,街上已经多了许多孩子,有的穿着新衣,有的依旧破烂,然后满街玩闹着。

    洪熙元年的第一天,就这么来了。

    ……

    金陵的官员们觉得以前的日子太舒坦了。

    以前头上没有婆婆,逢年过节也无需考虑什么赴宴,所以日子甚是逍遥,以至于生出了无聊的嗟叹。

    可今天却不同。

    作为太子,朱瞻基要宴请一干勋戚和官员。

    于是初三这一日,朱瞻基在大宅院里摆下宴席,请了在金陵的勋戚和五品以上的官员。

    方醒当然得充当维持秩序的角色,而且还得迎宾,算得上是辛苦。

    最先来的是驸马都尉、西宁侯宋琥和驸马都尉沐昕。

    方醒拱拱手,宋琥倒是罢了,那个沐昕最近正倒霉着,他被刘观弹劾几大罪:拿了官木去营造自家的宅子、强夺民女为妾,还霸占了官田,役使百姓耕种……

    特别是有一条,说沐昕让军士去给他营造宅子!

    所以方醒只是和宋琥寒暄了几句,然后皱眉冲着沐昕拱拱手完事。

    “兴和伯这是瞧不起我吗?”

    沐昕看来已经喝了些酒,面颊微红,斜睨着方醒问道。

    方醒淡淡的道:“黔宁王的遗泽,方某不敢。”

    沐昕是故黔宁王沐英的小儿子,尚了常宁公主,所以得了个驸马都尉的头衔,而且很得看重。

    朱棣一去,朱高炽令他掌管金陵后军都督府,结果这厮大抵以前害怕朱棣,朱棣一去,就开始肆无忌惮的干出了那些事。

    据说北平的旨意已经在路上了,而襄城伯已经在年前赶回了金陵,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要接管金陵军队的意思。

    所以沐昕今天在家就喝了酒,看着笑的嘲讽。

    “兴和伯这是看不起我吗?”

    这是他第二次问这话,方醒已经看到了门外的李隆,就随口道:“方某不敢,沐大人请进吧。”

    一个驸马都尉,哪怕是沐英的儿子,方醒也不会在意。

    只是今天他不想争吵,不然哪会搭理沐昕这等人。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