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553章 播撒种子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贵人睚眦必报,这个几乎是定律,罕有宽容的。

    至于那位兴和伯,更是在朝中被誉为宽宏大量,这是王成言花钱从一位官员那里讨来的消息。

    “怎么办?”

    一家酒楼的包间里,三位商人垂眸听完了王成言的讲述后,能明显看到他们的面色微冷,有一位的手甚至在微颤着。

    “金陵现在是太子坐镇,那位自然可以兴风作浪,我辈如砧板上的肉,只能任人宰割啊!”

    矮小的余庆有些慌,他并未掩饰自己的慌乱,甚至端起茶杯时,能明显的看出他在打颤。

    甚至在说话时,他的语气都在打颤。

    这是个胆小鬼!

    花不惟捋捋自己的美须,镇定的翘着二郎腿,干咳道:“慌什么?余掌柜,须知众怒难犯啊!那人再厉害,可刚才王掌柜说了,殿下来了金陵坐镇,要的是稳,若是不稳,朝野物议沸腾……须知……当今陛下英明,自然会……咳咳!邓掌柜,你说是不是?”

    一直在沉默的邓松年习惯性的笑了笑,嘴里的一口黄牙看着有些倒胃口,他说道:“这个……邓某比不得诸位的豪奢,小生意,小生意啊!所以邓某就随大流好了。”

    花不惟斜睨着他,不屑的道:“邓掌柜,当年花某的生意还比不上你,若不是你做事瞻前顾后,喜欢观望,怎会被花某超了?”

    邓松年呵呵笑道:“邓某喜欢的是稳,越稳越好,再说了,过几年犬子就要接手这一摊生意,到时候还得要请诸位多关照嘛。”

    花不惟不屑的转过头,对有些呆滞的王成言说道:“王掌柜,那人若是敢动你,那肯定就不是请你去画舫吃饭,直接就把你给拎到了殿下那里,所以啊!此事……弄不好是那人想敲诈你!”

    王成言的眼珠子动了一下,渐渐的泛起神彩。

    “对啊!那人行事霸道,怎肯花钱请了老夫去画舫?”

    方醒过往的行事风格顿时就让这几人精神大振,连胆小的余庆都眨巴着小眼睛说道:“看来是想勒索我等一把,王掌柜,要不……你送些好处去?”

    王成言自觉知道了方醒的意思,顿时就翻脸道:“为何只是老夫送?你们可别忘了,若是送了,你们也跑不了。”

    余庆讪讪的道:“你先把自己的事抹平了,咱们再看看嘛!”

    花不惟却鄙夷的道:“此时正是和那人走近的好机会,错过了到哪找去?蠢!蠢!”

    邓松年有些肉痛的道:“是,给一笔就给一笔,总好过交税,王掌柜,邓某没问题,回头看看每人给多少,邓某保证不少。”

    王成言想独占这个关系,有些后悔召集了这些人来商议。不过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这个道理他还是知道的。

    “每家三千贯,如何?”

    余庆肉痛,邓松年咬牙点头,只有花不惟不屑的道:“王掌柜,少了吧?那人有第一鲜,还有四海集市,会看得上一万余贯?”

    余庆赶紧说道:“先试试嘛,若是行,那咱们再送第二笔,这样进可攻,退可守。”

    王成言点点头,说道:“那就这样吧,诸位随后把钱带上,咱们去请见那人。”

    ……

    徐方达年纪轻轻就掌管着金陵知行书院,外界酸话不少,可徐庆却是欢喜无限,为此还捐助了不少钱钞,说是给书院的贫寒学子们助学。

    “老师,这钱弟子本不想要,可家父却硬是要塞……”

    徐方达有些忐忑,他担心方醒会误以为这是徐家要渗透书院的意思。

    “你怕什么?”

    方醒皱眉说道:“书院此时蛰伏,可扩大科学的影响力就是我来金陵的目的之一,而这些都不能缺钱。有助学,这是好事,你把钱钞的数量和捐助人记录好,每一笔花销也记录好,然后照常。”

    徐方达懂了,这是钱收了,可你若是还抱着其它心思,那就对不住了,请去找兴和伯说话。

    “老一批毕业的学生都派出去,到南方各地去,到田间地头去,为那些自学者解惑,而且要坚持。”

    方醒觉得自己就像是独自在黑夜中探索前路,而这些学生们就是他伸出去的触须。

    “注意安全,罢了,把他们叫来。”

    ……

    三十九名学生,最后来了三十一人。

    徐方达羞愧的道:“老师,有三人是不在金陵,剩下的五人……不愿来。”

    方醒拍拍他的肩膀,看着这些已经成人的学生,欣慰的道:“我这个山长大抵是不称职的,你们就像是草原上失去了牧羊人的羊群,可居然没有失散,我很高兴,也很惭愧。”

    高景琰站在队伍的前面,大声的道:“山长,儒家如山,我等就是愚公,愿为科学奋斗终生。”

    方醒看看他,再看看那些面色激动的学生,他知道这是使命感在起作用。

    他微笑道:“我们不是要掀翻谁,我们只是想打破笼罩在头顶上的那团阴影。他们抱团取暖太久了,久到都忘记了儒学的初衷,久到都已经忘记了君子六艺,变成了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并以此为荣。”

    朱瞻基就在侧面的夹道里,正准备出来时,听到这话,不禁回头看了一眼。

    权谨已经是鼻息咻咻,怒不可遏,若不是朱瞻基就在这里,他必定要冲出去和方醒算账。

    朱瞻基停住脚步,故意拦住了权谨。

    “科学要求我们要身体力行,夸夸其谈的人最好离它远一些,因为一动手你就会原形毕露。我们不但要做理论家,也要做行动派,行动起来,把科学的种子洒满大明。”

    方醒看着这些学生,最后交代道:“出行在外,若是遇到危险,大胆的说出来,告诉他们,你们的身后是书院,是我这个山长,若是真有不知死活的,作为山长的我,必定会让他们悔不当初,不惜牵连!”

    这是威胁!

    权谨怒了,可他却是个最遵守君臣父子关系的人,朱瞻基当面,他不敢造次,只得忍着。

    还是那个熟悉的方醒,威胁,报复,甚至会牵连家人。

    有胆子的就来吧!

    “别怕他们。”

    方醒轻蔑的道:“我们是实用之学,而他们是形而上,不服来辩。不敢辩,私下动手,那咱们可怕了吗?”

    “不怕!”

    这些学生都有些热血沸腾了,使命感让他们恨不能马上出发。

    方醒侧身看着从夹道里走出来的朱瞻基,在看到权谨后,他觉得稍晚怕是要有一场争论了。

    朱瞻基的现身让学生们的使命感变成了神圣感,所有人都昂首挺胸,静静的看着他。

    权谨板着脸,觉得朱瞻基已经开始走上了邪路。

    这是一次冒险,但郁郁了许久的朱瞻基却毫不畏惧。

    “不惹事,但也不要怕事,本宫不管是在金陵还是在北平,会一直看着你们,好好的去做。”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