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540章 揣测,不安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殿下身体不适,要歇息几日。”

    “是,奴婢改日再来。”

    李敬垂首,等大门关上后,这才转身。

    “公公,殿下这是何意?”

    李敬的身边跟着个大汉,浓眉大眼,很是威武。

    “殿下此行必然是带着旨意的,咱们别多问,只是注意盯着费石那边,看看他们的动向。”

    大汉闻言就笑道:“公公放心,那费石最近把手下撒的到处都是,多半是提前知晓了殿下要来,在装勤勉呢!”

    “任宇啊任宇!”

    李敬瞥了大汉一眼说道:“咱们东厂和锦衣卫可是死对头,就你那脑子,也能和费石那条地头蛇相比?回去赶紧照办。”

    “是,公公。”

    秋风吹的人舒适,那任宇把前襟拉开些许,顿时那胸毛就露在了外面,他却顾盼自雄。

    “殿下连来的目的都不说,也没传旨意,这肯定是有事,大家看看,究竟是哪里出了错!”

    金陵吏部,六部尚书都齐了,大家都心思各异的在沉思着。

    魏智的目光幽深,说道:“大家要想想上次,再来一次,咱们都得滚蛋,有的人弄不好就得去了那些瘴疠遍地的地方。”

    钱均骅第一个表态道:“本官敢说自己绝没有贪腐,也没有渎职!”

    兵部尚书彭元叔冷笑道:“钱大人,那个宽宏大量可是也来了,咱们得互相照看,幸好他不是在都查院任职,否则这大明非得让他翻个个不可!”

    刑部尚书王舒越的风险最大,所以他苦笑道:“有朱清的前车之鉴,本官哪敢乱来啊!”

    户部尚书曲胜干咳道:“马一元可是一家子都倒霉了,本官还想看着幼子长大成人,这等事是不会干的。”

    礼部尚书赵晖在打盹,不过没人介意,因为金陵礼部实在是个没用的衙门。

    大家都表态了,魏智说道:“都查院的兰伟业没来,不过他上任之后一向严谨,想来不会有问题,那么殿下和那个家伙来金陵到底是想干什么?想不出来,大家谁能睡得好觉?”

    众人缄默,魏智叹息道:“罢了,本官只是想大家自查一番,省得殿下那边大动干戈,既然无事,那便散了吧。”

    钱均骅起身就走,而礼部尚书赵晖却睁开眼睛说道:“魏智,你这是想作态给殿下看,想讨好殿下,想升官到北平去吧。”

    魏智闻言愕然,然后勃然大怒,喝道:“赵晖,你自己想当烂肉没人拦着你,可你别挑衅本官,否则”

    赵晖打个哈欠,起身还伸个懒腰,懒洋洋的道:“大家都是宦海的老家伙,你那点手段瞒不过人,不过屁用没有,早知道本官就不来了。”

    王舒越皱眉道:“殿下睿智,自然能分辨哪些是忠心,赵大人多虑了。”

    赵晖打个哈哈,脚步散漫的走了。

    “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赵晖摇头出去,对王舒越的隔空马屁很不屑。

    王舒越对魏智拱手道:“今日打扰吏部了,告辞。”

    魏智强笑着拱拱手,然后站在那里,目视着这些人离去。

    “都是老狐狸!”

    “金陵六部不是铁板一块,这是个好现象。”

    朱瞻基对类似于陪都性质的金陵六部并无多大的好感,不过目前还少不得。

    “品级太高是个隐患。”

    方醒觉得弄两套完全相同的官僚系统很是无谓。

    “这些人觉得在金陵就是养老,所以还不如降低品级,那样他们还有些奔头。”

    朱瞻基摇头道:“品级低了镇不住南方啊!”

    南方官场自成一体,这指的是关系上,到以后就开始成了一群蜘蛛,到处结网。

    朱瞻基越发的沉稳了,他说道:“父皇派我来坐镇,怕是也有压住南方官场的意思,若是能提振一下正气,那就是成功。”

    “那陛下派我来干啥?”

    方醒却有些不同的想法,“保护你的安全,这个随便派谁都成,我看啊!陛下这是想让咱们来搅一下,把南方官场的暮气搅散。”

    方醒觉得自己不是搅屎棍,可看朱高炽的意思,分明就是让他来当鲶鱼的,而朱瞻基自然是不能沾边。

    “陛下对南方不是很放心,我听说陛下甚至对迁都回金陵有些意动,可见一斑。”

    此时北方没有了异族的威胁,朱高炽迁都回来的意愿应该不是很强,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

    “南方是大明的财赋重地,不能生乱,若是定都金陵,才能高枕无忧。”

    方醒不愿意迁都回来,因为这里的暖风会把人吹的懒洋洋的,再也没有了进取心。

    朱瞻基沉思了片刻,点头道:“是这样,父皇其实不喜欢金陵的炎热,所以他并非是喜欢这个地方。”

    看到方醒有些心不在焉,朱瞻基笑道:“德华兄,美人久盼,你还是赶紧去吧。”

    方醒干咳道:“那个啥,此事也不急,不过我先去看看吧。”

    朱瞻基笑道:“你且去,我召集了他们来传旨意。”

    今天午后,神仙居的外面就多了两个锦衣卫的人,不时在周围游荡。

    “兴和伯来了,锦衣卫也得讨好啊!”

    “屁话!这些人一直在暗地里盯着这里,只是兴和伯来了,他们当然要由暗转明,好表功啊!”

    午饭一般就是一个时辰之内的生意,可现在都午饭后一个半时辰了,今天的神仙居依然是座无虚席。

    “兴和伯会不会来?”

    “不知道,不过等等看吧,若是来了,咱们也好套个眼熟,只是莫愁不在,不然咱们也是老食客了,怎么说也得有些面子吧,以后多多少少能用上。”

    “来了!”

    一声低呼之后,神仙居里的食客纷纷转头看向大门外。

    “见过伯爷。”

    外面的两个锦衣卫已经在行礼了,方醒微笑道:“辛苦你们了。”

    “不敢不敢。”

    两人马上表示了惶恐。

    方醒走进了大堂,要弟赶紧迎过来。

    “莫愁呢?”

    方醒目光转动,并未看到莫愁。

    要弟指着后面说道:“姑娘在后院,估摸着是在等伯爷呢。”

    哎!

    这要弟太粗俗,方醒心中好笑,然后就跟着她往后面去。

    一路上那些食客纷纷起身,伯爷的喊声不绝于耳。

    方醒微微颔首,目不斜视的穿过了大堂。

    “这是登堂入室了?”

    等方醒进了里面后,有人低声问道。

    “当然,有的人说兴和伯和莫愁没啥关系,这下可是被打脸了吧!”

    “得,以后这神仙居算是踏实了。”

    神仙居的前面是待客的地方,中间有个大天井,左右都是厨房和储存食材的地方。

    再过了这个院子,眼前赫然一亮。

    这个小院里四处都种有花草,边上还有个亭子,亭子里

    “伯爷”

    亭子里坐着个女人,她起身回头,盈盈福身。

    亭亭玉立,眉间轻愁。四目相对,那眼中就多了水波,面色晕染了粉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