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527章 深沉的皇帝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太阳高照,北平城中依旧人来人往。

    帝国的前主人已经离去,哀伤之后,生活依旧在继续。

    “人是健忘的,他们会欢呼胜利,会欢呼万岁,可人死如灯灭,你看看,每个人的脸上都重新挂上了笑容,他们忘记了先帝。”

    “你没忘吗?”

    “没有,我永远都无法忘记先帝。那是一段波澜壮阔的岁月,想起这段岁月,就无法遗忘起到了中流砥柱作用的先帝。”

    “我忘了。”

    徐景昌讪讪的道:“我不瞒你,家中的老母仙去,陛下拉我去陪杀场,我已经忘了。”

    “你不怕我去告诉陛下吗?”

    “不怕。”

    徐景昌笑道:“你方醒不是那种人,再说你也该知道,大多人都已经忘记了先帝,你不过是记得先帝对你的好,所以一直不忘。”

    “先帝不只是对我不错,他对许多人都不错。”

    方醒唏嘘道:“你看如今的大明,仁政遍地,一片欢呼,可治国不只是仁政,若是仁者无敌,那也不会有这么多纷争和杀戮。”

    “仁政没我啥事。”

    徐景昌话锋一转,说道:“你说的金银矿不能急,你想想,陛下刚登基,扑啦啦就是一串仁政出台,停了宝船下西洋也是仁政啊!骤然而停,哥哥我担心陛下会让你去海外呆一辈子。”

    “咦!你的长进不小啊!居然能看出那么多的东西来。”

    方醒讶然道,他觉得徐景昌就像是换了个人。

    “你不会是被千年老鬼附身了吧?”

    徐景昌翻个白眼道:“家母离去之后,恰逢陛下去了我的冠带,当时你也看到了,门庭冷落鞍马稀啊!”

    “从那时起,我就知道这交情靠不住,大家都是明哲保身。”

    徐景昌苦涩的道:“想我徐景昌那么多年了,先父为了先帝死于金陵城破之前,我自己是个浪荡子这我知道,可陛下拿我来作伐,这是把我,把定国公这个爵位往泥地里踩啊!我若是再不醒悟,迟早会湮灭不闻。”

    “我想湮灭无闻,只是却”

    此时已经到了宫外,两人请见。

    在等待的时间里,徐景昌低声道:“听说那两个佞臣可是深得陛下的看重啊!”

    “谁?”

    “那个学魏晋疯子的,还有那个什么张茂。”

    佞臣,这个可不是徐景昌胡说八道,不但武勋认为他们是佞臣,连文官中不少人也是如此。

    “文官们大多是羡慕嫉妒恨,换个位置,他们保证乐开花。”

    稍后两人进了宫,一路到了乾清宫。

    “陛下,臣有罪。”

    孝期未过就来请罪,这个态度很诚恳,可却有冲撞君王之嫌。

    朱高炽脸上的肥肉颤动一下,摩挲着镇纸说道:“朕希望勋戚能与国同休,但更希望你们能上进些”

    徐景昌的身体微微颤动着,好像在害怕。

    “哎!徐家本是国戚,要做出表率,少飞扬跋扈,少饮酒作乐,少侵夺田地,如此方能成为国之干城。”

    看到徐景昌在瑟瑟发抖,朱高炽叹息道:“都好好的,去吧,安生在家守孝。”

    徐景昌起身时居然泪流满面,然后感激零涕的告退。

    都是好演员呐!

    朱高炽目光一转,问方醒:“你来为何?”

    这话听着有些冷,方醒拱手道:“臣不想大明的脚步停下,海外有无数的矿山,无数的良田,大明不该丢下这些。”

    朱高炽摩挲着镇纸,淡淡的道:“可那要征伐,无数的征伐,大明从开国至今就没有停止过征伐,现在是休养生息的时候了。”

    方醒抬头,诚恳的道:“陛下,不能停,停了就再也起不来了!只需过几年不去,那些人就会翻脸,他们会轻视大明”

    朱高炽的目光陡然凌厉,这一刻方醒仿佛看到了朱棣的影子。

    “你在担心什么?”

    “臣”方醒不能答,答了就是中伤。

    朱高炽摩挲着镇纸,缓缓的道:“你在担心儒家!”

    轰隆!

    外面艳阳高照,可方醒却觉得一记炸雷在自己的头顶轰然落下。他苦笑道:“是。”

    朱高炽的身体动了一下,坚实的御座发出了吱呀声,他叹息道:“你担心武人一旦落寞了就会一蹶不振,你担心他们会死死的压住武人。”

    方醒坦然的道:“是的陛下,他们希望能掌控大明,没人能抗衡的那种掌控。”

    “哎!”..

    朱高炽看看殿内的梁中和黄俨,说道:“大明已无外患,当予百姓休息,你去吧。”

    方醒咬牙道:“陛下,文武不可偏废,臣”

    朱高炽摩挲着镇纸,淡淡的道:“去吧,好生休息。”

    方醒无奈告退。

    大殿内沉寂了下来,朱高炽也没处置政事,而是看着殿外出神。

    梁中眼观鼻,鼻观心的站着。

    黄俨眼珠子乱转一阵之后,就堆笑着说道:“陛下,奴婢”

    朱高炽漠然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今日兴和伯的话,若是有半句泄露出去,死!三族!”

    黄俨脸上瞬间见汗,他颤声道:“是,陛下。”

    这一刻他觉得坐在那里的不是朱高炽,而是朱棣!

    是的,梁中也认为是朱棣复活了。

    朱高炽的眼神冷酷,幽幽的道:“君不密失其臣,朕要大明江山永固,所以该死的人一定会死!”

    大殿内放了不少冰,温度怡人,可黄俨的身上几乎全被冷汗湿透了。

    他瞥了一眼梁中,梁中正好看向他,带着冷笑。

    梁中和方醒的关系不错,这一点谁都知道,所以若是泄露出去,那必然就是他黄俨的锅。

    稍后,朱高炽叫人把自己搀扶起来,喃喃的道:“每日都得去花园里走走,咦!婉婉呢?”

    梁中说道:“陛下,公主近日不大出门,就在自己的地方待着,听说有些郁郁。”

    朱高炽皱眉道:“去,让婉婉来。”

    花园里,当婉婉赶到时,就看到朱高炽被两个太监搀扶着,身后还有人打着大伞,步履蹒跚。

    “父皇。”

    朱高炽艰难的回头,说道:“婉婉过来。”

    婉婉走到朱高炽的前面,皱眉道:“父皇,您该多走动,还有,以后要少吃肉,少吃”

    朱高炽慈祥的道:“婉婉许久没陪为父吃饭了,今晚吧,今晚咱们一起,你点菜。”

    婉婉雀跃道:“好呀!父皇,那晚膳咱们就吃火锅吧,全是菜蔬。”

    朱高炽苦着脸道:“好好好!依你!依你!”

    “父皇,您早上都没散步了。”

    “呃为父明日就开始散步。”

    “那晚膳就少吃些吧?”

    “嗯可是好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