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520章 方醒咆哮乾清宫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朱高炽其实对于皇帝这个职业并非陌生,在朱棣经常北征,经常北巡,常驻北平的日子里,他都在履行着半个皇帝的职务。

    可人事权一直不在他的手中,处置权也没有,他只能算是个实习皇帝。

    现在这位实习皇帝就迎来了登基后的第一次挑战!

    文武之争!

    文武官员都在看着他,只有方醒,他在喷!

    “一个于国于民毫无益处,只有坏处的秀才,羞辱了一位为了保护他们而奋力厮杀的大明军人,其后更是被人授意殴打,现在只剩下了半条命,这个世道怎么了?”

    方醒目光扫过那些文官,不可思议的说道:“这个世道是怎么了?什么时候文人能踩在武人的头上拉屎撒尿了?谁允许的?谁?!”

    方醒发怒了,那股在战场上留存的煞气和对朱棣离去的不舍彻底爆发了。

    “你们觉着大明四海升平了,可以丢掉武人,一家独尊了是吧?”

    “你们觉着当今陛下可欺,就蹬鼻子上脸了是吧?”

    方醒指着杨荣说道:“杨荣,杨士奇,你们二人跟随北征,和哈烈人的大战谁在出力?说!是你们吗?还是那些面对死亡依然无畏迎上去的将士们!”

    杨荣和杨士奇不能答,因为他们在回想着那场大战。

    “那些火枪兵被重骑践踏,可谁后退了?那些长枪兵奉命去堵截敌骑,顷刻死伤千余人,可有谁退却了?”

    方醒眼睛发红了,“先帝第一个冲进敌军重骑中去,他可害怕了?”

    “没有!”

    方醒猛的挥手道:“无数人舍生忘死,只是为了保护大明,保护百姓,保护你们,保护李纯这种渣滓!”

    “可这些舍生忘死换回了什么?”

    群臣哑口无言,只有吕震干咳道:“文武各有道,各行其道。”

    嗖!

    一块玉佩破空而来,吕震眼疾手快的避开了。而出手的朱勇马上就被大汉将军给围住了。

    方醒的目光转过去,喷道:“你的是什么道?佞臣之道吗?武人之道是什么?被文官呼来喝去,任意折辱吗?”

    吕震委屈的看向朱高炽,而朱高炽却在沉思中。

    “今日一个秀才就敢羞辱武人,明日一位举人就敢冲着一位指挥使喝骂!”

    “若是这般不待见武人,可全军解甲,马放南山。至于以后,想必你等能用一张嘴皮子,能用那些见不得人的心思去说服那些异族。”

    方醒说完就开始免冠,张辅犹豫了一下,最后照办。

    武勋们一个个开始免冠,沉默着,等待着。

    逼宫了呀!

    吕震的眼中闪过喜色,他瞥了一眼,看到文官大多数都在极力的隐藏着得意,面上却是委屈。

    朱高炽研究完了镇纸,抬头道:“这是怎么了?”

    好手段!

    杨溥心中暗赞着朱高炽的这句话。

    这句话突兀,却直接把武勋们的气势给泄了!

    张辅担心方醒犯浑,就说道:“陛下,请陛下定夺!”

    文臣们顿时觉得落差太大了,本来他们期望着方醒再闹腾一下,然后再出去散播一番武人跋扈,逼迫君王的消息。直接从舆论着手,打垮武勋!

    而张辅却深谙兵法,先悲情,再服从,哪个君王不喜欢这等知情知的武勋?

    朱高炽喝了一口茶水,这是婉婉教的法子,说是少吃点心,多吃菜蔬,多喝茶。

    茶能使人瘦,而朱高炽目前的体型已经不敢奢求瘦下去了,只求不再继续发展。

    扫了群臣一眼,朱高炽淡淡的道:“朕对此事不是很了解,孙祥做事不怎么牢靠啊!”

    “不过这里面的缘由却让朕触目惊心!”

    朱高炽的目光转到文官那边,喝问道:“一个秀才如何能免那么多钱粮?谁干的?这等人还有多少?吏部!”

    蹇义觉得这事儿和自己、和吏部根本没关系,但朱高炽召唤,他只得出来说道:“陛下,地方官吏念旧情、托人情时而有之,但这只是一隅,整个大明的趋势还是好的。”

    这种和稀泥的话朱高炽听多了,他转向一直在沉默的夏元吉说道:“户部。”

    夏元吉出班道:“陛下,各地缴纳的粮税每季都有统筹,户部也有底子在,那马苏弄了个分表格,各地的赋税增减一目了然”

    夏元吉停住了,因为大家都明白了。

    某地突然减少了赋税,那么肯定有数据显示——比如说受灾,或是今年辖区内又多了几位‘贫寒’的秀才举人。

    别笑,这是真事!

    南方历来都是科举重地,文风鼎盛,可却坑了百姓。

    免劳役,这个还可以理解。可免粮

    于是秀才举人们纷纷开出比税赋比例更低的条件,吸引那些农户投献。

    而投献之后

    方醒笑了笑,把夏元吉没敢说的话说了出来:“地方有考核,要想升官,每年的赋税只能高不能低,地方官能怎么办?唯有把那些被免掉的赋税加在百姓头上,一日复一日,文风越鼎盛,进学中举的读书人越多,当地的百姓就越倒霉!”

    “够了!”

    杨荣突然喝道。他冲着朱高炽拱手道:“陛下,臣请裁决。”

    “够尼玛!”

    方醒暴怒道:“你们以为自己是谁?是天神吗?你们说的必然是正确的,谁敢反对,那就是大逆不道吗?呸!就凭你们的那些花花肠子也配!”

    杨荣面色铁青,正准备反驳,方醒却继续说道:“你们的一坨烂泥都是宝,而军中的人都是草,都特么的是草!可大明却是靠着这些草在保护着你们,本伯觉得不值!为那些在刀口舔血的将士们感到不值!”

    方醒的话陡然把文武之间的对立加深了,杨荣却不敢再说话,他深知方醒的脾气,他要是再敢开口驳斥,今日的乾清宫将会变成全武行的校场!

    可上面坐着的那位却是

    “陛下,臣请裁决。”

    既然说不过了,那么就让咱们儒家的代言人,大明皇帝陛下来裁决吧!

    朱高炽微笑着,淡淡的道:“李纯既然死了,人死万事休。不过那些田地可不是他家该得的,马上抄没了他家的田地,还有刑部。”

    “陛下。”

    大家都感觉到了朱高炽突然转向军方的的味道,金纯也不例外,所以他心中微叹,觉得刑部有人要倒霉了。

    “回头就查,查清楚,马上报给朕。”

    朱高炽的话语很冷静,可金纯知道,这位帝王已经离奇的愤怒了。

    朱高炽随即说道:“吏部和户部回头就清查投献之事,打下去!”

    朱高炽面色肃然的道:“要把这股子邪气打下去!”

    蹇义和夏元吉无奈出班应了,他们都知道这事儿可得罪人,弄不好自己的老家那边也会遭殃,到时候还怎么归乡啊!

    此时的宗族、乡邻的观念比较强,就算你是首辅,可你要是坑了家乡人,那就对不住你了。

    不消说,只要把那些‘事迹’流传下去,你一家子的名声顶风臭十里!

    朱高炽却不会考虑这些,他随后下了决断。

    “马上找郎中给麻胜治伤,削了他的官职。”

    朱高炽说完就揉揉眉心道:“此事就此作罢,诸卿散了吧。”

    尽管含糊,可朱高炽的处置意见已经出来了。

    李纯死了,还得连累家人!

    而麻胜治伤,然后贬为庶民。

    风云突变啊!

    不管是武勋还是文官,大家都对朱高炽的态度感到了惊讶。可却没有文官敢去质疑,否则在边上一直在寻找机会动手的那些武勋们可都等不及了。

    方醒!

    那些文官们默默的退了出去,然后看着走在前方的那道背影,突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先帝护着他,当即陛下为何也

    否则就凭着方醒刚才的咆哮乾清宫,朱高炽随后就能把他禁足了,甚至还能把他丢进诏狱去。

    不明白啊!

    摇摇头,那些文官们这才发现,前方的方醒已经越走越远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