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519章 暴风雨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金纯愕然道:“大明律,英国公,看看大明律就知道了。”

    这话有些不客气,就差点指着张辅的鼻子说:你娃连大明律都不知道吗?

    朱勇喝道:“可麻胜立功无数,情有可原,这个又怎么说?”

    “杀人者死,仅此而已。”

    金纯不敢同时得罪两位国公,就垂眸说道。

    “李纯一介秀才,为何敢羞辱一位战功卓著的千户官?”

    孟瑛沉声道:“谁给他的胆子?”

    这是来自于军方的质问,金纯不能答,吕震就说道:“保定侯,酒后口角常见,可为了口角就殴人致死,难道不该处置吗?”

    金幼孜微笑道:“律法之下安得私纵?保定侯,大明律不可轻忽啊!”

    张辅的眼神中带着讥诮,说道:“律法之外尚有道理,那李纯何人?北平府一秀才,诸位可知道这位秀才的底细吗?”

    作为独掌过一方征伐的张辅,他以前一直在低调,一直在沉默。

    而今日他却一反常态,甚至是咄咄逼人,这让人不禁暗自心惊。

    金幼孜尴尬的道:“李纯本官还真不知道。不过知道与否在其次。”

    张辅盯着他说道:“那李纯家境普通,若是按照这般下去,多半连养活妻小都不成。”

    那些文官大多面露会心的微笑,这便是儒家一直在宣扬的道理——书中自有黄金屋!

    张辅看到了这些微笑,他也笑了,却是冷笑:“那李纯考个秀才就考了八年,堪称是家徒四壁。”

    穷文富武只是相对的,一个家庭供养一个读书人很艰难,笔墨纸砚样样要钱,想拜个好老师也得花钱,为了维持读书人的体面更是要花钱。

    可以这么说,若是一个普通人家全心供养一位屡试不中的读书人,那么贫困就离他家不远了。

    “一朝侥幸中了秀才,地方官便上报免了他家的赋税,那日子也就是能过得去吧?”

    张辅看到那些文官们面色微变,杨荣甚至都有些尴尬,就说道:“此人一朝被免粮,随即就广收田地,区区一秀才,居然收了五百多亩地的投献,张某敢问,这是谁给他的胆子?”

    呃!

    文官们集体哑火了,盖因秀才免粮也有额度的,上限在八十亩。

    “那人有了钱,大抵觉得自己考不上举人,就整日游荡,周围之人皆是一群秀才,吟诗作对,依红偎绿,好不快活!”

    “十年寒窗苦,一朝有了功名,放浪形骸”

    张辅有些遏制不住自己的怒气了,喝道:“此等人于国于民有何用?蛀虫!”

    张辅的话就像是巴掌,啪啪的打在这些文官的脸上,痛,却不能出声。

    朱高炽摩挲着镇纸,看表情好似在神游物外。

    这是朱棣的言传身教:臣子们争吵时别干涉,吵的越久,吵的越激烈,最终暴露的本性就越多。

    而君王最需要的就是掌握臣子的本性,然后量才使用。

    张辅随后就开始历数麻胜的功绩,甚至有几次险些战死沙场

    杨荣现在很危险,朱棣在时把他立为辅政学士的首席,那时候辅政学士只能算是近臣,但品级不高。

    朱高炽上台后,已经着手准备提高辅政学士的品级,大抵是要给他们外挂,比如说挂上个尚书头衔什么的。

    也就是说,辅政学士以后会成为大明最顶尖的那几个人,权倾朝野!

    地位提高了,觊觎和争夺也就多了。

    杨荣知道自己的位子并不稳当,所以越发的谨慎了。

    但今天不同,他若是继续沉默,那就是有失首辅的风范。

    所以他出班道:“英国公此言甚是,只是那李纯再不堪,可也是一条人命,律法面前无私情!”

    张辅在打悲情牌,而且有证有据,很难驳斥。

    可杨荣一下就点中了张辅的死穴——律法面前无私情!

    “那些军户如何?”

    朱勇阴测测的说道,顿时文官们再次挨了一耳光。火辣辣的痛。

    先前他们在极力鼓吹那些被流放为军户户籍的政策是多么的不人道,那些官吏们是如何的凄苦。

    这下正好被朱勇一巴掌扇的结结实实的。

    群臣马上就把目光转到了朱高炽那里,期待着这位大佬出面。

    很普通的玉石镇纸,朱高炽却像是发现了无价之宝,一直在盯着看,看的专注。

    嘶啦一声,把所有的注意力都转了过来。

    呃!

    看到眼前的场景,那些文官们都呆滞了。

    孟瑛在脱衣服,而且脱的很愤怒。

    这是朝堂啊!而且也不是魏晋时期,你这么狂放家里人知道吗?

    孟瑛奋力的撕扯着衣服,最后把上半身扯的光溜溜的。他指着自己身前那纵横的伤疤说道:“那李纯可有?你们可有?”

    金幼孜目光闪烁着说道:“保定侯,我等辅佐陛下治理大明,你等持刀枪抵御外敌,各有不同,难道文臣也要提刀杀敌吗?”

    张辅冷笑道:“难道一个军士也敢辱骂你等吗?”

    呃

    这时候就能看出多读书的好处来了,张辅一句话就顶的金幼孜狼狈不堪。

    “陛下,兴和伯求见。”

    外面来人禀告道,文官们瞬间变色,武勋们都松了一口气。

    吕震看了外面一眼,心中嘀咕着:那个搅屎棍来了呀!

    而孟瑛的尴尬得以解除,他缓缓的把衣服套上。

    方醒进来行礼,然后说道:“陛下恕罪,臣今日有些忍无可忍了!”

    朱高炽刚想问他这个忍无可忍从何而来,方醒盯着金纯问道:“敢问金大人,刑部为何对麻胜动手?”

    金纯愕然道:“兴和伯,没有此事啊!”

    金纯的操守方醒还是信得过的,他随即说道:“陛下,臣有罪,臣刚叫人收买了刑部的一个狱卒,他说昨夜麻胜被打断了三根肋骨,浑身上下就没有一块好肉!”

    “金纯!”

    朱高炽的声音中带着怒气,再怎么说麻胜也是功臣,不该受辱,更不该被人下黑手。

    看看那些武勋吧!

    张辅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朱勇在寻找东西,看样子是要准备出手。

    而孟瑛穿衣服的动作停住了,他茫然的看着朱高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