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517章 酝酿暴风雨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当宋建然出来时,外面聚集的军士们都安静了,可那眼神中分明就是不满。

    是的,他们对宋建然不满!

    “大人,麻大人那么好的人,为何要遭此羞辱?”

    一个军士在人群中喊道,顿时就引发了大家的愤怒。

    “对!一个读书人就敢羞辱堂堂的千户官,大人,咱们成什么了?”

    “不服!若是不能公平解决此事,咱们去叩阙!”

    “叩阙!叩阙!叩阙”

    声音越来越大,那些军士越来越愤怒。

    宋建然知道自己必须要出手了,否则叩阙和造反的性质差不多。

    双手下压,宋建然满意的看到声音渐渐消失。

    可面对着这一双双期盼的目光,宋建然突然觉得压力很大。

    “此事本官会一直跟进,你等稍安勿躁。”

    不满的情绪开始酝酿着,宋建然心中喟叹,说道:“麻胜打死了人,按律是要被处置,这个谁都无法挽回”

    下面开始骚动起来,宋建然叹息道:“这是律法,陛下也不能挽回!”

    是的,律法,一个国家的基本纲常虽说是在靠自律和道德在约束,可律法才是维系这个国家正常运转的根基。

    “本官会进宫为麻胜分说,而你们却不能闹腾,那是火上浇油!只会让麻胜的结局更坏”

    宋建然说完点点头,然后进宫。

    宫中此刻已经平静了,当宋建然到时,看到那些文臣们愕然的神色,心中的大石头落地。

    没有希望了,那就尽人事,听天命吧!

    “陛下,臣部千户官麻胜”

    宋建然抬头瞥了朱高炽一眼,看到的是不耐烦,心中就一个咯噔,然后硬着头皮说道:“那麻胜多年征战,立功不少,而且”

    “他打死人了!”

    吕震淡淡的说了一句。

    “打死人了,就得承担后果,律法当前,他无法脱身。”

    金幼孜的眼神很冷,文武不两立,文官之间的矛盾在此刻都能抛掉,大家的目标一致。

    杨溥饶有兴的看着这一系列变化,他却没出声。

    在诏狱的日子里,杨溥学会了忍耐和反思。他在梦中哭泣、恐惧,醒来后又成了那个读书不倦的杨溥。

    而黄淮却皱眉道:“陛下,臣记得今日朱雀卫并未休沐,那麻胜如何能在酒楼饮酒?臣请彻查。”

    杨溥闻言心中微叹,他知道黄淮急于表现自己的心理,他也有,可却忍住了。

    牢狱和寂寞是最好的老师,它教会了杨溥学会忍耐,学会平静,学会不出头。

    宋建然额上见汗,他分辨道:“陛下,朱雀卫是轮流休沐,今日正好轮到了麻胜。”

    吕震冷笑道:“可酒后殴人致死陛下对此深恶痛绝,宋大人,那麻胜平时应该也是跋扈惯了吧?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好大的威风!”

    宋建然不忿的道:“那李纯出言不逊,羞辱麻胜”

    黄淮冷冷的道:“麻胜可以禀告上来,李纯自然会被惩处!”

    朱高炽看到宋建然那涨红的脸,微眯着眼,然后看看殿外,眼中有失望之色闪过,然后说道:“此事按照律法来,旁的你们就别管了。”

    宋建然唯有叩首请罪,然后朱高炽点点头,他起身告退。

    “他死定了!”

    宋建然在转身后听到了一个细小的声音,他不能回头,只得满腔愤慨的出了宫。

    出了皇宫之后,宋建然就去找了个相熟的小吏,问他大明律对此的处置方式,结果很失望。

    “大人,凡斗殴杀人者,不问手足、他物、金刃,并绞。故杀者,斩!”

    没戏了啊!

    绞死麻胜吗?

    “伯爷,若是按律,麻胜死定了。”

    黄钟给方醒讲解了一番律法之后,唏嘘的道:“若不是文臣势大,麻胜倒是罪不至死,毕竟是那李纯辱人在先,律法也得讲情理啊!更何况那麻胜刚北征归来,满身的煞气,哎!”

    方醒在组装一个鲁班锁,他自己照着画下来的图纸很清晰,可他组装了无数次,依然然并卵!

    哎!

    方醒把散件丢在桌子上,说道:“此事的关键在于两点,一是麻胜刚为国征战,煞气无法消散,于是去酒楼吃饭派遣,这是必须的!”

    方醒的眼神陡然凌厉,说道:“其二,是谁给了那个李纯那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冲着一位大明军方的千户官辱骂?”

    黄钟只觉得寒意临身,不禁对所谓的煞气有了更深的认识,然后说道:“伯爷,只怕那些武勋不吭声啊!”

    方醒笑道:“那些武勋日日装作儒雅的模样读书,恨不能让那些文人们承认自己是圣人弟子,那他们可会忘了孟子的那句话?”

    黄钟点头,说道:“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

    方醒沉吟道:“武勋若是一直沉默下去,那么就可以认定为他们认输了,从此就没了脊梁骨。”

    黄钟只觉得浑身冰冷,他知道一旦武勋沉默的后果——大明从此就成了文官的天下,文武之争的结果也有了。

    ——文贵武贱!

    那个后果让黄钟不禁担忧不已,正准备说些看法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爹”

    方醒身上的煞气瞬间消散,急匆匆的迎过去,笑道:“无忧宝贝可是睡醒吗?”

    无忧睡眼朦胧的在秦嬷嬷的怀里打个哈欠,软软的道:“爹”

    “哎!”

    方醒接过她,然后把脸贴在她的脸上问道:“无忧可是饿了吗?”

    无忧转过脸,茫然的看着黄钟。

    黄钟含笑看着,这位大小姐可不得了,自从出生后,整个方家就以她为尊,方醒对她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

    “爹”

    “哎!来,爹刚弄了个鲁班锁,咱爷俩来拼凑拼凑。”

    看到方醒完全忘记了正事,黄钟莞尔告退。

    方醒把无忧放在桌子上,然后把鲁班锁的散件递给她。

    “吃!”

    无忧拿起一根木条就往嘴里塞,方醒亡魂大冒,一把抢过来。

    “宝贝,这玩意可不知道有多少有害物质啊!”

    无忧被抢走了木条,她呆呆的看着方醒,然后大眼睛里慢慢的开始蓄积水汽,那小嘴瘪着,眼瞅着一场暴风雨即将到来。

    方醒一下就慌了,急忙把木条递过去,哄道:“宝贝不哭啊!爹错了,错了!”

    “哇”

    暴风雨如期而至,伴随着方醒手足无措哄孩子的声音,生机勃勃。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