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511章 陪杀场的徐景昌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方醒现在极其不愿意进宫,可出游的第二天,宫中来人唤了他去。

    一路进宫,方醒发现那些宫人们有些惶然无措。

    “这什么意思?”

    方醒指着一个走路差点跌倒的宫女问道。

    随行的太监本想端个架子,可想到这厮是个说动手就动手的家伙,只得解释道:“陛下想放些人出去,说是减少耗费,再说那些宫人离了爹娘,在宫中终老,也有些残忍了。”

    方醒面无表情的加快了脚步,他知道这些宫女们回家后会很艰难。

    这些宫女的年纪有大有小,小的还好说,大的有人会为了一个前宫女的名头要了去,但估摸着不是续弦就是小妾。

    不过对此方醒却无能为力,不能插手。

    到了乾清宫,方醒进去看到的全是文官。

    此时的文官当真是人才济济,杨荣占了首领的名头,剩下的杨士奇、金幼孜等人,加上刚出来的黄淮和杨溥,文重武轻的格局基本显现。

    方醒行礼,任由那些目光盯在自己的身上,很坦然。

    朱高炽越发的威严了,他说道:“朕知道你不喜上朝,只是今日朕有些为难之处,你来参详一二。”

    方醒心中一个咯噔,看了那些文臣们一眼。

    杨荣端庄,目不斜视;杨士奇面带苦色,却不知为何;金幼孜面带微笑,多半是心情不错。

    至于黄淮和杨溥,方醒并不了解。两人都是严肃脸。

    六部尚书们都是一脸的倦色,看来今儿的事情议了许久。

    “居丧无礼,你说该如何处置?”

    方醒只觉得一记炸雷在头顶炸响,他瞟了一眼金幼孜,看到的依然是微笑。

    这些人都修炼成精了,很少会流露出得意、愤怒等情绪。

    方醒的大脑飞速开动,分析着此事的缘由,然后说道:“陛下,臣未在三法司任职。”

    这是婉拒了,而且用的还是不是本职工作,不方便插手的理由。

    吕震干咳着说道:“兴和伯,陛下召集群臣商议此事,三法司之外的人也说了嘛!”

    方醒瞥了吕震一眼,最近这厮颇得朱高炽的看重,刚挂了太子少师的头衔。

    “陛下,臣以为当按律处置。”

    方醒毫不犹豫的就给出了自己的意见。

    呃!

    吕震眼珠子都差点掉到了鞋面上你是武勋啊!居然支持按律处置?

    文官大多对你抱着戒心,你总得要寻找盟友吧?

    方醒大义凛然的道:“陛下,先帝方驾鹤归去,这些人怕不是在试探您吧?要下手!下重手整治!以震慑那些心怀不轨者!”

    呃!

    朱高炽瞥了左右一眼,让方醒惊讶的是,出来的居然是杨溥。

    杨溥的神色看着很严肃,据说从诏狱出来之后,他大多是以这个形象示人。

    “兴和伯,此番犯禁的人颇多,若都按律处置,怕是会人人自危,本官以为,当拿几人处置,以儆效尤。”

    方醒漠然,随后朱高炽就给出了处置人选。

    “定国公和富阳侯”

    朱高炽的面色陡然一变,憨厚不见了,那眼睛微眯,竟然有凌厉之色。

    “此二人大不敬,富阳侯的父亲去的早,无人教养,不知礼义,着吏部去了冠带,户部去了爵禄,爵号称呼留存,去国子监司业处读书十年,长进了就还给爵禄,不长进那便削爵为民。”

    李茂芳要倒霉了!

    方醒对此是乐见其成,只是徐景昌呢?

    朱高炽依旧缓缓的在说道:“定国公的父亲去的早,无人教训,着吏部不长进,那便削爵为民。”

    一模一样的处置方式,这个

    方醒随即以身体不适为由告退。

    身体不适是个好借口,特别是北征之后,那更是好的不能再好的借口。

    回到家,把这事儿告诉了解缙和黄钟,结果黄钟就笑了。

    “伯爷,定国公家中的老夫人才去啊!”

    方醒瞬间就明白了朱高炽的意思。

    解缙一副我早料到了的得意神色说道:“当今陛下在做太子时多有隐忍,可这人啊!若是他只会一味的忍,上次估摸着就过不去了,所以啊!看着宽厚的人,其实最记仇!”

    “永平公主这些年一心给当今陛下下绊子,这下也算是求仁得仁了。”

    女人的心思很古怪,也不知道朱高炽是哪得罪了永平,就这么不依不饶的和朱高炽作对。

    黄钟沉吟道:“那定国公是为何?”

    徐景昌可没有针对朱高炽做什么,为啥跟着倒霉。

    而且徐景昌的老爹徐增寿,那可是朱棣的铁杆啊,朱高炽这是想干啥?

    徐景昌的母亲过世,方醒当然是要去一趟。

    等到了定国公府时,看到外面冷清清的,方醒就问了管家。

    管家不屑的道:“伯爷,那些都是小人,墙头草,以后有他们后悔的时候。”

    方醒一路到了灵堂,一套仪式搞下来,徐景昌就亲自陪着他出去奉茶。

    几天没见,徐景昌看着瘦了些,有些憔悴。

    “节哀!”

    方醒按照套路安慰了几句。

    “运气啊!”

    徐景昌却一脸的庆幸,唏嘘道:“家母方去,正好遇到这事,哥哥我这是陪杀场啊!可有的人却看不清,真以为定国公府要倒了,都派了管家或是儿子来,欺人太甚啊!”

    方醒眉心微跳,低声道:“你的意思是说陛下是想弄李茂芳?”

    徐景昌挑眉道:“哥哥我老老实实地在家,最多就是做做生意,说我居丧在家留宿,可那些吃酒肉的怎么说?朱勇他们怎么说?”

    “好歹先帝是我姑父,再说老二憨傻,老三阴险,我多傻才会去支持他们?哎!陪杀场,顺便给陛下当做那只鸡揍一顿,警告那些猴子。”

    方醒心中已经完全摸清了此事的脉络,说道:“那是因为你是国戚,国戚国戚,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拿来作伐也是亲近。”

    徐景昌点头称是,面色渐渐的和缓。

    方醒稍坐一会儿就告辞了,等出去时,看到了不少马车,一问

    管家鄙夷的道:“伯爷,您来府上祭奠的消息一出,好些家都来人了。”

    方醒失笑道:“方某何时成了前锋了?可笑!”

    管家堆笑道:“您是太子之师,他们自然是信得过的。”

    方醒摇摇头,上马而去。

    北平城中依然是人来人往,朱棣离去的影响渐渐消散。

    方醒饿了,就找了家卖糊涂面的小摊坐下。

    说起来糊涂面虽然不是方醒首创,可经他几次整治之后,吃过的那些人都说好,于是外面那些心思活络的商家也跟着弄了出来。

    “哎!这兴和伯吃了都说好啊!,您说好不好?”

    那摆摊的男子用锅铲铲着锅里的面条,不时得意的吹嘘着。

    “来一碗,多加辣椒。”

    方醒坐下后,身后就来了一人。

    “伯爷。”

    “坐。”

    贾全在方醒的侧面坐下,漫不经心的说道:“姓郭的厉害。”

    “哦!”

    “公主无碍!”

    “好。”

    贾全随即起身走了,方醒吃了一碗热腾腾的糊涂面,然后大呼痛快。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手机版网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