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509章 出游,杨溥教子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方醒总觉得北平没有什么好玩的,夏季更是如此。

    不过在回师之后,他就一直在宫中,和家人的团聚少了。所以趁着这个机会,干脆一家老小出去散散心。

    大清早方醒就起床了,他洗漱之后就去伺候无忧。

    小无忧已经醒了,就是有些呆萌。方醒拿着小毛巾轻轻的给她擦脸,看到她皱眉,就轻声道:“爹再轻些啊!”

    这是张淑慧看到的最温柔的方醒,从未有过的方醒。

    “无忧宝贝,今天咱们出去玩怎么样?”

    方醒抱起无忧问道。

    无忧看看方醒,糯糯的道:“爹”

    吧唧!

    方醒忍不住亲了一口,然后举起无忧,欢喜的道:“走,咱们散心去!”

    等吃早餐时,方醒吃一口就瞅瞅边上的无忧,看着她在喝糊糊,就关切的道:“喂慢些,别呛到了。”

    土豆和平安都心不在焉的吃着,张淑慧看到后噗嗤一笑,然后给他们夹了荷包蛋,说道:“妹妹还小,你们以前小时候也是这般的。”

    土豆哦了一声,情绪恢复正常,可平安却眨巴着眼睛问道:“大娘,我也是吗?”

    张淑慧脸都不红一下,冲着小白瞪瞪眼。

    想起平安的出生到长大,小白很委屈,只是要顾全大局,再说她也没少宠溺无忧,就违心的道:“你也是,你小时候大家都宠你。”

    平安看着小白,然后就低头继续吃饭。

    张淑慧和小白面面相觑,不知怎地,总觉得有些心虚。

    方醒吃饭的速度很快,他把筷子一放,说道:“别和妹妹比,你们是男娃,男娃就要吃苦!”

    土豆委屈的道:“爹,我和平安都参加操练了。”

    方醒微笑道:“好,男子汉大丈夫就该这样,小时候吃苦,长大才能经事。”

    吃完早饭,妇孺上车,方醒带着家丁们骑马,一行人出了方家庄。

    道左,婉婉的车队已经在等着了,还有十多名侍卫。

    “方醒!”

    婉婉一直在掀开车帘看着,看到方醒过来,就欢喜的道:“无忧呢?”

    方醒指指身后的马车,婉婉就下了车,然后叫人把自己扶到张淑慧那辆车上去。

    “无忧!叫姑姑!”

    方醒听着婉婉的欢呼,莞尔道:“出发吧。”

    于是车队合一,朝着通州方向而去。

    而这番动作自然是瞒不过人的,所以方醒带着家小和公主出去游玩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有心人的耳中。

    “不像话!”

    “那就上个弹章?”

    两御史在合谋,一人怒不可遏,一人在边上煽风点火,想让同僚去踩地雷。

    可刚发火的那御史却突然唏嘘道:“听说了吗?陛下有意抬高那几个学士的官阶,说是要兼六部尚书衔。”

    “胡说,只是说挂侍郎衔。”

    “呃!你都知道啊!”

    京城官场很诡异的平静了下来。

    杨溥新出,被授予翰林学士的职位,算是天子近臣。

    今日朱高炽放了他和黄淮回家歇息,但杨溥却没有休息的意思。

    书房里,坐在杨溥侧面的是他的儿子杨旦。

    “父亲,那兴和伯果断拒绝了兴和侯的升爵,可是有谋划的啊!”

    杨溥头两个儿子早早的就去了,三子杨旦就成了他的希望。

    所以他愿意给他剖析这些官场的弯弯绕。

    “谋划什么?”

    杨溥的肤色因为常年不见日头,看着有些苍白,他抚须道:“为父虽在牢中,可朝中这些人的一举一动却都没有错过。兴和伯不是那等有急智的人。”

    杨旦皱眉道:“父亲,您的意思是说兴和伯早有此打算?”

    杨溥点头道:“是。为父知道他当年在军营中说过,希望自己死后,墓碑上刻着大明兴和伯而陛下北征前就写了这五个大字送给他,这是什么意思,你可给为父道来。”

    杨旦也是思维敏捷之辈,马上就说道:“父亲,太子如今有些尴尬,而先皇北征前,会不会有了什么预兆,所以就留下了这五个大字,这是这便是兴和伯的护身符啊!”

    杨溥微笑道:“不错,确实是这样。先皇待兴和伯如子侄般的宠信,多有宽容。而先皇去了之后,那恶果就出来了仇家太多!”

    “先皇在时,那些人自然不敢轻举妄动,现在嘛要看当今陛下的意思了。”

    杨溥有些唏嘘,他在牢里待了许久,仕途也停顿了许久,如今一朝出来,却发现物是人非。

    杨旦点头道:“陛下还未表明态度,加之兴和伯北征立功颇大,拒绝了升爵之后,最近没人会去招惹他,否则打了都是白打。”

    “父亲,所以公主出宫散心,无人敢弹劾,就是因为忌惮兴和伯吗?”

    杨溥觉得累了,他随口说道:“公主深得陛下喜爱,先皇离去,她必然是伤心欲绝,所以出来散散心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有腐儒才会揪着不放。可腐儒可能为官?”

    杨旦懂了,“是了,若是上了弹章,陛下那里必然恼火,以后秋后算账可不好受。”

    “秋后算账啊”

    杨溥看看门外,多年的牢狱生涯让他变得很谨慎。

    杨旦出去看了一眼,回来道:“父亲,没人。”

    杨溥这才说道:“陛下仁慈,可再仁慈的人都有性子,以前那些得罪陛下太狠的人,大概要倒霉了。”

    杨旦唏嘘道:“瞻墉郡王被封于新乡,以后大概就藩的机会不大啊!”

    朱高炽坚定的执行了朱棣当年的责罚,于是在儿子们纷纷封王的同时,朱瞻墉却得了个郡王。

    杨溥抚须道:“公主身体多病,这源头就来自于新乡郡王,所以嫩头青和傻子才会去弹劾公主。”

    杨旦面色古怪的道:“那富阳侯”

    永平公主得罪朱高炽得罪惨了,此时朱高炽上位,怕是要秋后算账。

    杨溥干咳道:“陛下仁慈,想必会饶恕他的过失。”

    可没等多久,消息就传来了。

    “老爷,富阳侯和定国公被弹劾了!”

    “为何?”

    杨溥很镇定,让有些急躁的杨旦羞愧不已。

    “老爷,说是他们在居丧期间回家住了。”

    这是啥意思?

    杨旦有些不解,朱棣去时,按照规矩,李茂芳和徐景昌是要在衙门里睡觉的,可回家睡觉的又不是只有他们两人。

    管家接着说道:“老爷,弹劾了好几十个,只是据说定国公和富阳侯被训斥了。”

    杨溥挥挥手,等管家出去后,他默不作声的拿起书。

    “父亲,富阳侯被处置是意料中事,可定国公呢?这是为何?”

    杨旦觉得新皇的行事越发的看不清了。

    杨溥淡淡的道:“无需你管,自去吧。”

    杨旦悻悻的走了,杨溥思虑了片刻,然后开始写奏章,而且还是密奏!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