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507章 效忠(感谢‘冻果猫’成为本书的第76位盟主)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王琰一直在等,他等了三天,可依然没有看到人来。

    “大人,殿下是不是把我们给忘了?”

    副千户陈登和肖顾伟也来了,肖顾伟笑嘻嘻的问道。

    而陈登却是冷冰冰的说道:“陛下才去多久,你还笑的出来?”

    肖顾伟唏嘘道:“我就这性子,陛下去了我伤心,可有人来了!”

    王琰已经站直了身体,看着朱瞻基和方醒走了过来。

    “见过殿下!”

    三人齐齐跪下,这便是效忠仪式。

    朱瞻基没有让他们起来,说道:“你们原先是皇爷爷的人,现在是本宫的人,父皇那里本宫已经做了交代,此后你们安心操练就是。”

    王琰再起身时已经是满面泪水,他哽咽道:“殿下您未到,臣不敢让他们举哀,臣对不起陛下!”

    “是先皇。”

    方醒提醒道,他不想让人抓到这些人的小辫子。

    王琰执拗的道:“是陛下!”

    “好吧,我也希望是陛下。”

    方醒依然不适应失去了朱棣的日子,他无数次想着进宫去瞅瞅,可每次想到乾清宫中住着的不是朱棣,就茫然,就觉得再无一点精神。

    整个大明都习惯了听从那个帝王的咆哮,都习惯了有事就眼巴巴的看着他

    王琰迎了朱瞻基进营,那一千余军士正默默的等待着。

    “见过殿下!”

    朱瞻基看着这些将士们,不禁百感交集。

    这是朱棣留给他的遗产。

    “殿下,黑刺已经一个月没有没有粮饷了。”

    王琰有些难为情的说出了目前黑刺的困境。

    朱瞻基的眼神中多了些深沉,问道:“那你们是怎么过的?”

    “省。”王琰说道:“还有在西山中打。”

    原先黑刺的粮饷是由朱棣那边走特殊渠道送来的,朱棣去了,皇城被朱高炽接管,粮饷自然无法运送。

    朱瞻基觉得此事的麻烦大了。

    他想自己养着这只精锐的军队,可却犯忌讳。

    王琰也想到了此事,他一脸悲壮的道:“殿下无需为我等担忧,大不了我们自己种地。”

    方醒淡淡的道:“既然陛下知道了,那就正大光明的去要粮饷,若是不给,到时候自己出钱罢了,又不是养不起。”

    朱棣宠爱朱瞻基,给了不少田庄,后来他自己也置办了不少店铺等产业,一千余人的钱粮他是不差的。

    至于兵器,朱芳那里的作坊随便漏些出来就行了。

    “先试探着问问吧。”

    方醒无所谓,可朱瞻基却不行,他若是硬顶,朱高炽那边有的是办法给他小鞋穿。

    再次回到宫中,朱瞻基去了乾清宫。

    朱高炽很忙,刚接手这个庞大的帝国,他有无数的事情需要做。

    “父皇。”

    朱瞻基看看左右,朱高炽揉揉眉心,那些人知趣的先散了。

    “何事?还有,你皇爷爷去了,你最近有些颓废”

    朱高炽缓缓的说道:“这样不好,你平日里还是要多读书,先贤的书多读!”

    朱瞻基垂首应了,然后说道:“父皇,黑刺的粮饷已经断了一个月”

    一阵寂静,朱高炽摩挲着镇纸,淡淡的道:“这段时日事务繁多,朕也疏忽了许多事情,回头就让他们送去。”

    再次静默,这对父子都升了一级,却不知道该如何相处。

    最后还是朱高炽打破了寂静:“婉婉有些郁郁,你去看看。”

    “是。”

    朱瞻基告退,然后在人的陪同下去找到了婉婉。

    最近的天气不错,不是太热。

    婉婉最近不爱出去,宫中再也看不到那道风景——婉婉在前面,身后跟了一溜的嬷嬷宫女太监,当然,还有那条叫做小方的狗。

    “公主,殿下来了。”

    婉婉坐在绣墩上,呆呆的看着窗外,脚边就是小方。

    “大哥来了吗?”

    婉婉起身出去,小方打个哈欠紧紧跟着。

    殿外,当朱瞻基看到婉婉眉间的寂寥时,心痛的道:“出去散散心吧。”

    婉婉仿佛一夜之间就长大了,她说道:“大哥,皇爷爷不在了。”

    “嗯。”

    朱瞻基只觉得心酸。

    两个朱棣最宠爱的孙辈,如今只能独自感伤、追忆。

    十五岁的婉婉看着眉目如画,本该活泼的性子却变得沉寂起来。

    关键是她大了,不好出宫了。

    可朱瞻基看着萧瑟的婉婉,突然就想通了。

    “去吧,出去转转,散散心。”

    婉婉摇摇头道:“嬷嬷们说要守规矩,不能再出宫了。”

    “别听她们的!”

    朱瞻基皱眉道:“我去和母亲说说。”

    朱瞻基说做就做,马上就去找到了皇后。

    从太子妃到皇后,这一步张氏走的很稳,几乎没有丝毫波澜。

    而朱高炽的后宫中女人不少,他登基之后也一一给了封号,分了宫殿,于是乎暂时就皆大欢喜了。

    此时一群女人正在奉承着皇后,她只是微笑着,直至有人来禀告,说是朱瞻基求见。

    下面的那群女人顿时愕然,然后起身告退。

    出去的时候她们都看到了朱瞻基,然后走远些,就开始有了怨言。

    “宫中可不许随意走动,殿下这是这还是皇太孙时的做派啊!”

    “可不是吗,殿下现在是太子,以前陛下是太子时可是小心谨慎,哪有那么张张狂的。”

    “小声些,要是被娘娘听到了,仔细你们的封号!”

    看到那几个嫔妃过于肆无忌惮,有人就警告道:“你们没听说吗?兴和伯婉拒了兴和侯的爵位,说是此生就是兴和伯了,你们小心外面的家人倒霉!”

    呃

    有人不服气的道:“他敢吗?”

    蠢货!

    警告的这个嫔妃说道:“那人偌大的功劳,说不要就不要了,他若是整你的家人,你认为陛下会因此而责罚他?”

    瞬间这个不服气的嫔妃面色发白,她喃喃的道:“他为了太子下了好大的力气,这是要干什么?”

    几个女人白了她一眼,然后匆匆散去。

    朱瞻基进了殿内,行礼之后,皇后笑道:“你看着倒是瘦了些,回头让御医看看才是。”

    “母后。”

    朱瞻基说道:“那些女人可有为难您吗?”

    “胡说!”

    皇后嗔道:“我是皇后,就算是当时忍了,可以后有的是法子去收拾她们,所以没人敢为难。”

    朱瞻基点头,然后说了来意:“母后,婉婉有些闷,看着都瘦了。”

    皇后的笑容收了,叹道:“她这是想你皇爷爷了,哎!罢了,你让她想出去就出去,不过出去前到我这备个案,免得那些人嚼舌根子。”

    朱瞻基此时住在宫中,自然知道朱高炽最近来这边的次数不多,所以他的眼中多了凌厉,说道:“谁敢插手说闲话,母后记得就是,等以后”

    “住口!”

    皇后低喝一声,然后说道:“此一时彼一时,你在宫中,要慎言!”

    朱瞻基垂眸道:“是,儿臣知错了。”

    皇后叹息道:“那些事你莫管,自己小心些就是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