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505章 一个时代的结束(感谢“过客船长大人”成为本书第74位盟主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婉婉回到自己的寝宫,小方紧紧的跟着。

    “你们都出去,我要歇息了。”

    婉婉的神色平静,嬷嬷们就带着那些宫女出去,顺手关上门。

    婉婉呆坐在床上,小方卧在她的脚边。

    一滴温热的水滴突然滴在了小方的头顶上,它好奇的抬头,看到了满面泪水的婉婉。

    “皇爷爷”

    北征的大军回来了,可却无人欢呼。

    聚宝山卫沉默的走在京城的街道上,他们的脚步从未如此的沉重,却也从未如此的整齐。

    而在他们的身后,就是一具铜棺。

    马车拉着铜棺缓缓走在街道上,街边的百姓茫然的看着。

    陛下去了,以后谁来保护我们?

    当警讯传到京城时,谁能率领大军出击,御敌于国门之外?

    那些老人已经是痛哭流涕,甚至有人在喊着。

    “陛下”

    这是来自于百姓的悲痛。

    现在大家都能吃饱饭,外敌也被皇帝打败了,可怎么就觉得心中空荡荡的呢?

    人群中渐渐的多了许多压抑的哭声,而铜棺就在这些哀痛中朝着宫中去了。

    方醒一身素服跟在铜棺后面,麻木的进了宫。

    仁智殿里已经准备好了梓宫,而那具铜棺也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方醒麻木的看着那些人折腾,麻木的跟着折腾。

    “兴和伯,明日京官都要来听遗诏,您抓紧歇息吧。”

    一个太监领着方醒到了一个大房间,里面全是北征回来的将领。

    大家都在沉默着,张辅看到方醒进来,就起身拉着他出去。

    “命妇也要来宫中,你若是有何要安置的,我叫人去办。”

    命妇要穿着麻布衣裳,去掉奢华进宫祭拜,也就是哭丧。

    方醒看着很憔悴,他缓缓说道:“淑慧知道怎么应付这些,家中有小白看着,只是无忧”

    无忧不按虚岁的话已经一岁半了,方醒出征时想这个闺女想的厉害,担心张淑慧不在家的话,无忧没人照顾。

    张辅叹息道:“你家中有人呢,此事千万不可孟浪,否则你就是众矢之的。”

    方醒看看外面的那些太监,无所谓的道:“此时谁若是想对我下手,那我就弄死他!”

    张辅心中一惊,仔细看去,就看到方醒的眼中全是血丝,眼神淡漠,嘴角还带着讥诮。

    “千万别乱来!要不你就去找太孙说说。”

    方醒冷笑道:“陛下驾崩前还念着太孙和郡主,可你看刚才,谁去管太孙?旧人去,新人来,那些人都在等着新皇登基呢!”

    张辅看看左右,低喝道:“住口!你想想土豆他们,小心祸从口出。”

    方醒咧嘴笑了笑,在这个时候,如果被有心人看到,一定会被弹劾。

    “怕什么!此刻那些人就想抓我和太孙的错处,我若是小心翼翼,走一步看十步,那就正好如了他们的意。可那些人可配吗?”

    方醒冷冷的道:“黄淮和杨溥马上就能出来了,文官里面又多了两个厉害人物,我看武勋都在沉默,大抵就是以不变应万变,此时谁若是挑衅,那就是不顾大局,我出手又有何妨!”

    张辅这才想起方醒的匪号——宽宏大量!

    “有人来了。”

    张辅突然低声道,然后和方醒面向来人。

    来人是大太监,他看着面带红光,很精神。

    方醒的眉间多了郁气,冷冰冰的看着他。

    大太监走近,把手里的一个卷轴递给方醒,说道:“兴和伯,这是陛下北征前写的字,应该是要赐给你的,殿下令咱家送来,兴和伯,接好了!”

    方醒接过卷轴,当场打开一看,然后就再难忍住,泪水滴在了上面。

    张辅也看到了,那上面就写着五个大字。

    ——大明兴和伯!

    大太监说道:“这是陛下出征前一天写的,后来一直放在乾清宫里,咱家今日记起了此事,也算是功德圆满了。”

    方醒闻言一怔,刚想问话,可大太监却转身就走,步履轻松。

    “公公要去哪?”

    方醒忍不住追问道。

    大太监没回头,哈哈笑道:“陛下成仙,咱家怎地也得去沾沾光才好,哈哈哈哈!”

    张辅叹息道:“他若是不去,此后最好就是去守陵,去了也好,也好啊!”

    随后的日子波澜不惊,每日哭丧,可方醒却没有再落泪,这在旁人的眼中就是大不敬,于是有人就去向朱高炽打了小报告。

    “殿下,兴和伯在发呆。”

    而朱高炽的反应让这人失望了,他只是淡淡的道:“朝中若论对父皇的尊敬,兴和伯首屈一指。”

    来人大惭,请罪告退。

    朱高炽这话的意思是:在朝臣中,对朱棣感情最深厚的就是方醒,他不哭,你们都在假哭。

    嗣皇帝的一番敲打很快就传了出去,人人凛然!

    朱高炽借用此事告诉群臣,他不是软弱之辈,你们老实点,别想忽悠我!

    大太监去了,据说他不顾阻拦,硬是在仁智殿的外面跪着。

    他的资历老,而且风评很好,最后朱高炽不忍驱离,就允了他。

    可等到了申时结束一天的哭丧时,大家才发现他已经去了。

    而后,王贵妃也去了。

    就寝宫之中,她躺在床上,手中握着个小瓷瓶,嘴角含笑的去了。

    方醒已经麻木了,直至朱棣进了长陵,他才回到家。

    张淑慧也心力交瘁,可见到他回来后,急忙就准备洗澡水,然后叫人准备吃食。

    “无忧呢?”

    土豆和平安都很懂事的站在边上,张淑慧指指里屋道:“在睡觉呢!”

    方醒想进去看看,最后忍住了。

    洗澡出来,方醒吃了一大碗面条,然后叫来了土豆和平安。

    “陛下去了。”

    方醒觉得有必要给孩子们说说这些事。

    土豆说道:“爹,我们都知道,这些日子都没吃荤。”

    方醒挤出些笑容,摸摸他的头顶,再摸摸平安的头顶,说道:“陛下很厉害,是个好皇帝,嗯陛下对咱们家不错,以后你们要记得陛下”

    土豆和平安懵懵懂懂的点点头,小白进来说道:“少爷,铃铛去了。”

    方醒的眼神多了一抹伤感,问道:“何时去的?”

    铃铛的离去他有心理准备,只是没想到居然没等到自己回来。

    小白说了日期,又说了当时铃铛的反应。

    方醒摇摇头道:“虽然知道它会去,可却没想到哎!”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