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504章 迎接(感谢“lovedogs”成为本书的第73位盟主)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清晨,兴和堡外再次聚集起了庞大的阵列。

    一辆临时打造的超大马车就停在阵列的前方,而里面就是一具铜棺。

    张辅走在最前方,诸将和杨荣等人跟随。

    气氛肃穆中带着哀伤。

    阵列静悄悄的,连那些战马仿佛都知道这是一个重要的时刻,不再嘶叫。

    张辅走到阵列的前方,取出一块白布,然后缠在头上。

    所有人都照做了。

    张辅沉默了一下,说道:“此战大胜,是陛下亲自率领我们取得的胜利,现在我们凯旋!”

    队伍中渐渐多了呜咽的声音。

    张辅的嘴唇动了几下,回身看着诸将,最后看向了杨荣和杨士奇。

    “二位杨大人,可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杨荣和杨士奇摇摇头,此刻他们只想着赶紧回到北平,然后朱棣的葬礼和朱高炽的登基仪式还有的麻烦呢!

    只是想起了朱棣,两人难免黯然神伤。

    方醒走到阵列前,看着马车缓缓开动。他眨着眼睛,强忍着喊道:“举枪!为陛下壮行!”

    “举枪”

    林群安拔刀喊道。

    “举枪”

    陈德含泪喊道。

    “举枪”

    宋建然颤声喊道。

    “举枪”

    “举枪”

    瞬间枪管林立。

    方醒强忍着泪水,用力的挥刀。

    “嘭嘭嘭嘭”

    再见,我的陛下!

    不,我们将一路护卫着您回到北平!

    北平很安静,北征初胜的消息传来之后,大家都理所当然的认为此战大明必然胜利。

    于是曲照听,酒照喝,女人照玩。

    这日一群骑兵风尘仆仆的来到了城门前,守门的准备要验证身份,那为首的将领却看了他一眼,竟让他生出畏惧的感觉。

    “本官要进城!”

    将领丢下了那些骑兵,独自打马冲进了北平城。

    守门的小旗官悻悻的喊道:“回头就得倒霉!”

    那些骑兵就在城门外下马站着,初夏的太阳照在身上有些热,可他们却一动不动。

    小旗官仔细看着这些人的神色,发现居然是肃穆,还有一些哀伤。

    “我的妈呀!肯定是出事了!”

    小旗官缩缩脖子,决定这事儿不管了。

    而那个将领一路到了皇城外,守门的验证身份之后,说道:“柳大人,可是捷报吗?”

    柳溥点头又摇头,然后进了宫。

    “怎么像是死了爹似的!”

    守门的看到柳溥消失在宫中,这才不满的说道:“再是什么少将军,可好歹也得和气吧!”

    柳溥一路到了朱高炽那里,在外面通报。

    “柳溥来了?可是捷报?”

    朱高炽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然后笑道:“让他进来。”

    然后他和夏元吉说道:“这下总算是好了,户部那头也轻松了些。”

    夏元吉抚须微笑道:“陛下征伐之能千古罕见,此战必然大胜!”

    两人笑意盈盈,直到柳溥进来。

    柳溥一进来就跪在地上,这不多见,因为觐见朱高炽不需要下跪。

    朱高炽讶然道:“何事?先起来再说。”

    柳溥突然捶打着地砖,嚎哭道:“殿下,陛下陛下去了”

    朱高炽楞了一下,下意识的问道:“父皇去了哪?呃什么?”

    夏元吉已经呆滞了,他呆滞的看着柳溥抬起头,带着泪水说道:“殿下,陛下亲自冲阵,大败哈烈人,战后在马背上平静的去了。”

    这个是方醒据理力争的话,他不想任何人往朱棣的身上泼脏水,哪怕后世也不行。

    “嘭!”

    朱高炽突然仰头就倒,梁中赶紧过去掐人中,喊道:“殿下醒来,大明还需要您支撑啊!”

    夏元吉这时回过神来,他想起自己和朱棣的君臣过往,含泪问道:“陛下为何去了?”

    柳溥说道:“陛下亲自率军冲杀哈烈重骑,最后透阵而出,哈烈大败,陛下还叫了诸位大将跟着说了些话,然后就”

    朱棣关于朱瞻基的话是否说出来,方醒最终拧不过大家,因为大家都认为这是朱棣的政治遗言。

    “陛下临去前念及太孙殿下和婉婉郡主,说可惜太孙殿下不能在场,否则必然深受裨益。”

    “父皇”

    朱高炽哭喊着醒来,两个太监过去扶起他,然后他走下来,哭着问道:“父皇现在何处?”

    柳溥说道:“诸将,还有两位杨大人商议,本是想隐而不发,最后还是做了铜棺,此刻肯定已经入关了。”

    隐而不发,这就是要给朱高炽从容布置的机会,让他能趁机收拢人事,安排一些有助于掌握大明的布局。

    可在这事中,方醒最为反对,柳溥记得方醒当时冲着那些文武喊道:“那是陛下!什么狗屁的隐而不发,你们愿意陛下委屈?你们愿意刚打败了哈烈人的陛下悄无声息的进关?”

    于是这才一路肃穆的进了关。

    朱高炽跺脚道:“去!去叫瞻基来!叫众臣来!”

    朱瞻基进宫前发现京城已经戒严了,他不知道是为何,等到了朱高炽那里,听到消息后,他就呆了。

    朱高炽眼睛红肿着吩咐道:“你去接你皇爷爷回来,马上去!”

    朱瞻基麻木的转身出去,朱高炽依然在吩咐着具体事务。

    一直出宫,贾全和沈石头都在,看到他发呆,就问道:“殿下,可是回府?”

    朱瞻基茫然抬头,泪水瞬间滑落

    当朱瞻基到了宣府时,方醒已经等他许久了。

    两人走进朱棣的停灵处,朱瞻基看着摆在屋子中间的铜棺,双膝一软,然后膝行过去,把脸贴在铜棺上,涕泪横流。

    “皇爷爷,我是瞻基,我来了,我来接您回家”

    哭声压抑,却让人动容。

    方醒没有劝,他退出房间,找到了贾全。

    “京中现在如何?”

    “京中已经戒严了。”

    方醒的目光陡然锐利,说道:“你知道我问的是什么!”

    贾全垂眸道:“太子殿下召集了群臣议事,然后居于静室,食素。”

    “婉婉呢?”

    朱棣临去前最挂念的就是朱瞻基和婉婉。

    贾全说道:“郡主还被瞒着,至今不知道。”

    方醒冷笑道:“婉婉何等的敏感,宫中那么多人,她怎么会不知道?!你糊弄谁!”

    贾全摇摇头道:“伯爷,得知消息后,太子殿下就把殿下召去,然后令殿下马上来接陛下,所以后面的事都不知道。”

    方醒看着京城方向,喃喃的道:“陛下临去前关注的就是太孙和婉婉是的,谁敢否认,老子打死他!”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