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二十一章 老板娘的心思

作者:云飞居士更新时间:
    陈建军载着邹丽琼走了以后,李玉欣忙完了店里的事情终于闲了下来。一旦闲下来她总是免不了要想一些事情,不知怎么回事,她的眼前竟然出现了陈建军的音容笑貌。

    很快她就想起了陈建军抱着啤酒经过自己身边轻轻碰上了自己胸-脯的事情,当时她觉得自己身上仿佛触电一样掠过一阵酥麻,那种感觉真的很舒服,也难怪她的身体已经好久好久没被男人抚-摸过了,所以变得十分敏感。

    男人到广州去打工已经半年多了,收入不错,已经给她打了一万多块钱回来,而她开着这个小店每个月也能够赚千儿八百的,这一切都让她心里很满意。

    可是人生总是有得有失,自从结婚后她就没和丈夫分开过,基本上每天晚上都和丈夫在一张,行鱼水之欢如同家常便饭,生活虽然一成不变却没觉得缺少什么,但经过这半年多来和丈夫两地分居的生活,她才感到晚上没男人的日子原来是那么的不好受和煎熬人。

    虽然缺少男人的生活十分煎熬人,但她却感到无可奈何,在那多少个漫漫长夜中,有时候她实在忍不住了只好用手抚-摸自己。

    因为男人不在家里,她又是个漂亮的女人,自然就有一些不怀好意的男人想打她个歪主意,就说那个屠夫大爷郑大鹏就借口来买烟经常言语她,给她说荤笑话。郑大鹏四十来岁,老婆相貌平平,自然就对漂亮的女人很感兴趣了,看到李玉欣的男人不在家自然难免生出花花肠子。

    虽然李玉欣看得出郑大鹏的心思,可是她却不喜欢这个屠夫大爷,她一想起他卖肉的时候一身油腻腻的龌龊样子就大倒胃口了。另一方面,婆婆天天晚上都和儿媳妇住在这个家里,所以郑大鹏虽然在打她的歪主意却没机会得手,也只能在嘴巴上占点便宜罢了。

    但是郑大鹏的言语和讲的那些荤笑话却让李玉欣心里不能平静,使得她常常想起男女之事,特别是在晚上的时候。

    李玉欣从今天自己的被陈建军无意中碰上开始联想到郑大鹏的和荤笑话,她的身上竟然莫名其妙地燥热起来,对邋里邋遢的郑大鹏她是毫无兴趣的,但是一想到年轻帅气挺拔强健的陈建军,她心里只总是不能平静。每次看到他来买东西,她就莫名其妙地心情好。今天没想到自己的竟被他的手臂碰了一下,当时看到他不好意思的样子,她心里好不喜欢哦。

    “欣欣,过来吃饭了。”婆婆突然在隔壁客厅里喊。

    正在胡思乱想的李玉欣突然听到婆婆叫她的声音,方才回过神来。

    傍晚时,陈建军开着车子突然停在李玉欣的店外,他走到了柜台前递上十块钱微笑着望着李玉欣说:“玉欣嫂,拿包烟。”

    李玉欣笑吟吟地问:“还是七块的娇子?”

    陈建军点点头。他就喜欢抽这种烟,不好不坏。其实他的烟还要两根没抽呢,不过他知道晚上去车站跑车根本不够抽,反正是要买的,不如就在这里先买了,以照顾李玉欣的生意嘛。

    李玉欣把烟递给他,然后一边找扑他的钱一边问:“军娃,今天第一天找了多少钱?”

    陈建军:“五十多。其实昨天才是第一天,刚买车回来我就开始跑了,昨天找了三十多,主要是不赶场,没多少人坐车。”

    李玉欣把三张一元的递给他:“耶,这么多,收入不错嘛。”

    陈建军笑呵呵地说:“我现在回去吃饭,晚上还要去车站跑车呢,晚上车站的生意也不错,昨天晚上我就找了二十多呢。”

    李玉欣:“哦,你娃倒是干得上劲哟。”

    陈建军笑了笑,转身走向车子。

    看到他那挺拔俊朗的极富男性气息的背影,李玉欣不禁怦然心动。

    吃过晚饭后,李玉欣返回柜台后面,一边看电视一边等生意。此时天还没有黑。

    一会儿,只见那个屠夫大爷郑大鹏挺着啤酒肚迈着八字步走了过来。他中等身材,比较肥胖,一张圆脸既不好看也不难看,虽然现在他穿着一套比较干净的衣服,但是李玉欣总觉得他身上的那股生肉味道还没有散尽。

    郑大鹏在镇上的农贸市场卖肉,现在一斤肉十几块钱,他每天收入不少呢,据说一天一百多是常识。他一到了柜台面前就大大咧咧地直盯着李玉欣说:“欣欣,拿包烟来。”

    李玉欣职业性地微笑了一下:“红塔山还是子云烟。”

    郑大鹏裂开嘴巴笑了笑:“随便拿,反正都是十块的烟。”

    李玉欣就拿出来一包子云烟递给他。

    郑大鹏故意大张着手去接,乘此机会以接烟为由捏了一下她的芊芊玉手。

    李玉欣忍着恶心赶忙抽回手,等他给钱。

    郑大鹏就慢条斯理地掏出来十块钱给了她。给了钱后他却没忙着走,而是站在柜台外面没话找话地说:“欣欣,你今天穿的这套衣服真好看!”

    李玉欣淡淡的说:“啥子好看不好看的嘛,我每天都是这样穿的。”

    郑大鹏:“你就是会打扮嘛,穿啥子都好看,不像我那个傻婆娘,一点都不会打扮,几百块钱一套的衣服拿给她也穿得不好看。”

    李玉欣:“那是你自己觉得不好看,我看见嫂子过年时穿的那件黑色羽绒服就挺好看的嘛!”

    郑大鹏:“那件羽绒服花了老子五百多呢,我还是觉得她穿着不咋的。还是你人漂亮,穿的衣服都显身材,你看你,这套衣服穿在身上要腰有腰要胸有胸,看了都让人想那个……嘿嘿……”

    李玉欣:“你想那个了,就快回去找婆娘嘛,还呆在这儿干嘛呢?”

    郑大鹏:“嘿嘿,当然当然,我那婆娘想那个得很呢,每次都大呼小叫的,嘿嘿,欣欣,你呢?”

    李玉欣没好气地说:“看看,你又来了,没点正经的,不给你说了。”

    郑大鹏嘻嘻哈哈地笑着走了。

    夜幕降临,不时有村里的乡亲来没东西,很快就九点过了,一般九点以后就没什么生意了,于是李玉欣就关了卷帘门。

    看了一阵电视就洗漱睡觉了,很快躺在身边的宝贝儿子就睡熟了,可她却睡不着。

    儿子已经五岁了,每天晚上一到就酣然入睡,而她却常常失眠,她这的种失眠症是丈夫去广州以后才患上的。

    一失眠她就胡思乱想,现在她又犯了老毛病胡思乱想起来,她从郑大鹏来买烟的时候那些极具的话联想到了今天上午陈建军的手臂碰上自己胸-脯的事情……后来她感到自己的身上燥热起来,而且越来越强烈了,终于她忍不住用自己的手抚-摸起自己的身体来,由上而下地直到私密处就不走了,抚-摸起那个地方来……

    ( 乡村留守女人的韵事  p:///0/442/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