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52.第一百五十一章 家门外的车震

作者:云飞居士更新时间:
    [第1章正文]

    第152节第一百五十一章 家门外的车震

    林玲家是四个排列的二层楼房,封闭式的,也就是楼上楼下各三空的那种格式。[网 &;a r=&;p://&; ar=&;_ban&;&;&;/a&;]楼房距离马路大概十五米左右远,两边也是差不多一样样式的楼房。此时此刻家家户户都还亮着灯。

    面包车就停在距离马路两三米远的地方,而这个位置距离林玲家大概有十一二米的样子。

    林玲一直坐在后面的位置上没动,她伏在第二排的靠背上痴迷地望着陈建军。

    陈建军转头望着后面的林玲,见她一动不动地那样痴望着自己,就轻声地问:“林玲,到家了,你还不下去啊?”

    林玲撒娇地摇摇头道:“嗯,我还不想回去呢?我想就这样坐坐嘛,未必你要赶我下去啊?”

    陈建军笑道:“不敢不敢,我就是赶别人下去,借我十个胆子也不敢赶林玲你下去嘛!”

    林玲娇嗔道:“油嘴滑舌的,尽会说好听的。过来,陪我说说话。”

    陈建军立刻一低头仿佛在部队时接受上级的命令一般:“是,遵命。”

    林玲忍俊不禁地笑出了声。

    陈建军就关了全部的灯,打开门走下去,然后又打开中间的门上去关于好门后就和林玲坐在一起了。

    林玲却默然无语,一动不动似在想什么?

    陈建军忍不住问:“林玲,你怎么啦,咋个一声不吭了?”

    林玲调皮地“嘘”了一声说:“别说话,没听说过吗?此时无声胜有声。[网 &;a r=&;p://&; ar=&;_ban&;&;&;/a&;]”

    陈建军笑了笑道:“明白,白居易的琵琶行里的一句。好,不说话了。”

    林玲就那样坐着一动不动。

    陈建军是挨着她坐着的,因为听从了她的话,不能说话,只好这样坐着一动不动了。可是身体挨着她的身体,虽然挨得不是很紧,不过因为衣衫单薄,透过薄薄的衣衫能够感受到她身体的柔软和温热。

    两人就这样坐着一动不动,车里宁静极了,只听得到彼此的呼吸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玲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哈哈哈,你真是个大傻瓜,我叫你不说话,没说不准你动啊,你咋个这么老实不说话也不动呢,你看你简直是个木头人。”

    陈建军一本正经地道:“我是个正人君子嘛,不经过你同样我是不会乱动的。”

    林玲别别嘴:“哼,还正人君子呢?我看你是故意装的吧,你倒挺逗的哈,装得真像,说得冠冕堂皇的,其实说不定你心里正在想着该怎样把我给……”

    陈建军一下抓起了她的一只芊芊玉手摸弄着说:“嗯,我是有这种想法,想着怎样把你给……那样了呢?如果我没有这种想法我就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不过我已经说过了了,我是个正人君子,如果你不同样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强求的。”

    林玲默然。一任他的摸弄。

    陈建军:“嗯,林玲,你没反对,就是同意了,嘿嘿嘿。竟然你同意了,我就要开始行动了,前天晚上你袭吻了我一下就逃之夭夭了,今天晚上我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要狠狠地吻你……”

    林玲扭扭捏捏道:“不要……”

    陈建军已然捧着她的脸猛地把嘴巴压在了她的樱桃小嘴上拼命地吸咀起来。

    林玲浑身一软趴在了他的怀里,并且不停地还吻他。

    两人缠绵一阵。彼此的身上像着了火一般不可抑止了,似乎不脱下衣服干那种事情就不足以表达自己的感情。很快两人就亟不可待地解下了衣服紧紧地搂在一起。

    陈建军的双手一边尽情地在林玲的身上游走一边细心地感受着她的身体带给自己的触感,他感到她的身体显然是与自己经历过的几个女人不一样的,她的身体虽然比较瘦弱,但肌肤却是那么的柔软和细腻,光滑和温润,尤其是她娇臀上的肌肉是那么的柔嫩而富有弹性。

    林玲也在感受着这种肌肤相触带来的舒服感,当她经接触到了对方那种硬邦邦的东西时,身上更是激情翻涌不可抑止了,恨不得立刻被插入。

    陈建军终于憋不住了,猛然把她的双脚一分长驱直入。

    林玲不禁欢叫一声:“啊……哦……”

    陈建军激烈地动作起来,而面包车就随着他的不停而不停地摇摇晃晃地震动起来。

    突然一阵悦耳动听的手机铃声音响了起来,虽然这种声音悦耳动听,可在此时此刻却让两个正激情正酣的俊男靓女觉得是如此的刺耳和难听。

    一听到这讨厌的声音,陈建军立刻像触电般一动不动了,而林玲也是如此。

    陈建军不快地嘀咕了一声:“哪个的电话?”

    林玲虽然躺在下面,却准确地找到了自己的挎包说:“肯定是我爸妈来的,我没准时回家,他们就打电话来追问了。”

    陈建军一激灵就迅速离开了她的身体,然后忍不住向旁边的玻璃窗望过去,看到林玲家的大门依然紧闭着,可是楼上却是灯火通明。他还真的担心她的父母打开窗子看外面呢,幸好楼上的窗子前面没出现什么人。

    林玲已经掏出手机接电话了,果然是她母亲打来的。她故做懒洋洋地问:“哦,妈,啥子事嘛?”

    那边当然就问她为什么还没有回家了。

    林玲信口开河地说:“哦,妈,马上就回家,其实我已经回来了,现在朋友请我吃烧烤,我正在烧烤店呢,一会儿就回来。”

    那边自然问她是啥子朋友了,林玲就继续信口开河说是一起上班的同事了,因为她的同事都是女孩儿,于是母亲就不再追问了,只是叫她快一点回家而已。

    虚惊一场,两人很快又紧紧抱在一起,继续没有完成的好事,于是面包车又开始震动起来,不过震动的幅度不是很大。

    终于面包车突然不动了,车内也回归于宁静。

    好一阵,只见林玲穿戴整齐地下来了,款款向十几米的家门走去。直到她消失在门里。面包车才倏地一下开走了。

    陈建军开着车子到家后,他没有立刻去开家里的大门,而是去打开了中间的门,他在后面的座位上收拾打扫战场的卫生纸,他借着车内的灯光没有看到他想看到的那种红,他明白了林玲并不是处女,不禁深感失望。

    之后他有些情绪低落地收拾好就关好了车门。

    ( 乡村留守女人的韵事  p:///0/442/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